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179章 长风醉1

第179章 长风醉1

        去岱山行宫的路其实并不远,但因为此次出行队伍太过庞大,所以行进极为缓慢。

        中途祭天队伍分为两路,文武百官随皇帝直接前往岱山祭天,皇后及百官家眷等由护卫送入岱山行宫。

        秦落羽到了地方才发现,寝殿很大,布置精美,然里面只有一张床,便连软塌都没有一张。

        她有些无语,所以她这是不得不和陵君行睡一起了?

        隗公公含笑说:“历来在岱山行宫,皇上都是和皇后同住的,所以今年也不例外。”

        秦落羽:“……”

        书里倒是没提过,还有这么个规矩。

        好在大魔头带着百官去祭天了,得过几日才回来。

        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能随机应变,再想办法了。就是真得躺在同一张床上,也须得保证井水不犯河水。

        祭天大礼结束,已是三日后。

        帝王携百官归来的那天傍晚,于岱山行宫前殿宴饮群臣,场面甚是热闹。

        秦落羽作为皇后之尊,也不得不坐在陵君行身侧,出席了宴饮。

        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在文武百官面前,文武百官打量她的眼神,或平静,或复杂,或不掩厌恶,或带了恨意。

        只可惜,她坐在帝王身边,乃是皇后之尊。

        百官就是再讨厌她,却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喊着“皇后娘娘千千岁”,举杯朝贺。

        嗯,就喜欢看你们看不惯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秦落羽脸上始终努力保持着得体的笑容,笑得脸上肌肉都酸了。

        她跟随帝王盈盈举杯,含笑接受群臣朝贺,被迫饮了几杯酒。

        这酒初入口尚不觉如何,只是下肚后便觉腹中有如火烧。

        她自然不知,这酒乃是陵国特产,名曰长风醉,最是性猛如火,后劲甚烈。

        酒量稍差的人,哪怕只是一杯,酒劲儿上来也得晕菜。何况秦落羽这不怎么喝酒的人,傻不愣登喝了三杯。

        秦落羽只觉心口烧得慌,脸颊甚是发烫。

        好在接受完朝臣的祝贺后,帝王也无意久留,与秦落羽先行退席,回了寝殿。

        因帝后同寝,婵娟不敢久呆,服侍秦落羽更衣洗漱完后就匆匆退下了。

        寝殿外厅,陵君行与卫无忌和绝影正在说事。

        “明日岱山猎场……”

        卫无忌刚说了这几个字,目光落在皇上身后的屏风处,突然老大不自在,咳了咳,竟侧过身去,不往下说了。

        绝影抬头只看了一眼,也立即垂下视线。

        陵君行回头时,眼皮猛地一跳。

        女孩穿着一身月白寝衣,黑色长发如瀑倾泻而下,身子软软地倚着云水屏风,仿佛站不住似的,不胜娇弱。

        那张绝美精致的小脸两颊染了酡红,如烟似霞,水眸似氤氲着一层雾气般,懵懂迷离。

        她这是,喝醉了?

        女孩目光直勾勾望向离她最近的卫无忌,露出个笑容,含糊道:“卫将军。”

        卫无忌吓得后背冒出一层冷汗,立刻拱手告退:“皇上,岱山猎场之事臣明日再来向皇上禀报,臣告退!”

        话未落音,人已仓惶逃了。

        女孩的目光转到绝影的身上,“绝……”

        绝影身形一闪,比风还快地闪离了这是非之地。

        秦落羽委屈巴巴地眨了眨眼,他们干嘛都走了啊。

        她又不是怪物,他们怎么见了她就跑,还跑得那么快。

        她愣愣地站了一会儿,觉得身上有些冷,顺着冷源传来的方向看过去,皇帝正眼神森冷地看着她。

        明知道他和卫无忌在谈事,却还穿成这样就走了出来。

        这里站了三个人,她第一个去看的是卫无忌,第一个喊出的人,也是卫无忌。

        他这么大个人站在这里,是他不够明显?还是她根本不想看他?

        喝醉的人,言行之间表露的才是内心真正的想法。

        所以在她心里,他甚至还不如卫无忌和绝影吗?

        男人冷着脸,眸光阴沉。

        却不提防下一刻,女孩跌跌撞撞朝他走来,委屈巴巴地喊了一声:“夫君。”

        这一声夫君,伴随着女孩柔软馨香的身体跌入怀中,陵君行的心仿佛刹那间停跳了一瞬。

        她还记得。记得他是她的夫君。

        眸光落在女孩身上时,漆黑眼底的阴霾顷刻散尽,染上不自知的一点宠溺与温柔。

        “怎么不睡觉?”

        “我渴了,找,找水找不到……”

        女孩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巴,声音软软地控诉着卫无忌和绝影,“我想问问他们水在哪儿,可是他们不理我,都,都走了……”

        陵君行扶着女孩来到桌边坐下,声音有些喑哑:“朕回头罚他们。”

        提起桌上茶壶倒了杯茶,本想递给她自己喝的,可是她似乎坐都坐不稳,半倚在他怀里,杯子端得摇摇晃晃的。

        无奈他只好握着她的手,喂她喝了些水。

        女孩喝得急了些,唇边沾了些水,陵君行迟疑了一下,指腹落在女孩唇瓣,轻轻擦去了那些水渍。

        她喝够了水,心满意足地合上眼,将脑袋埋在他怀里,一只手还揪着他的衣袍,就这么靠在他身上,似乎是要睡了。

        陵君行失笑,她这是把他当什么了?

        方才在宴席上,看她不过喝了两三杯酒,就醉成这样了,看来以后,酒这种东西,还是少让她碰为好。

        他静静站了一会儿,俯身要去揽她起来,她却突然轻轻地喊了一声:“夫君。”

        但是却又似乎不是在喊他,只是仰着小脸看他,有些迷惑般,想着什么。

        那双黑葡萄般的眼眸仿若浸润在水雾里,水汪汪的惹人怜爱,鸦翅般的睫毛轻颤着。

        他可以从她的眼里,清楚看到跳动的烛火,还有他的影子。

        满满的,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

        秦落羽怔怔地盯着他瞧了一会儿,突然拉过他的手,举到眼前歪着头看了看,随即,“吧唧”一口,咬住了他的一根手指。

        很轻地咬下来,带了几分小心和试探,仿佛某种小动物的啃啮。

        柔软的舌轻轻忝过,陵君行僵在原地,浑身的血液似乎被冻结住。

        下一刻,女孩咬下来的力道陡然加重。

        男人蹙紧了眉头,却,只是一动不动,任她咬着自己。

        她松开来,好像愈发困惑,自言自语地轻声道:“是真的咬到了……原来不是幻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