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175章 温泉2

第175章 温泉2

        秦落羽靠在池边,微微闭上眼,将自己整个沉入水下,只有脑袋露在水面。

        热水熏得她白皙的脸颊泛着浅淡桃红,本就嫣红的唇瓣更加娇艳如朱。

        墨色的长发在水中翻舞,整个人看来仿若水池中绝色妖娆的小妖精,带了说不出的蛊惑。

        陵君行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眸光顿时深了下去。

        乾元殿没有她的衣服,隗公公去秋水宫吩咐小宫女送了她的衣服过来。

        小宫女站在门外推了半天,没推开门。

        门从里面被闩上,小宫女喊她,她毫无反应。

        陵君行强自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眼前这副景象。

        她貌似是睡着了。

        男人喉结滚了滚,移开视线,便要转身出去。小宫女连忙捧着衣服进来,正要去唤醒娘娘。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女子哭声。

        秦落羽骤然一惊,睁开眼来,正好见到男人还来不及转身的侧影,顿时热血冲顶。

        方才泡温泉泡得不小心眯着了一会儿,她没想到,狗皇帝竟然趁着她泡澡跑进来偷窥。

        “你是不是变态啊你!偷看人家洗澡!!!”

        情绪激动的时候,嘴好像比脑子快。

        秦落羽愤而喊出这句话,那个身影不但没走,反而缓缓转过身来时,她睡迷糊了的脑袋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对方是谁。

        “偷看你洗澡?”

        男人的神色喜怒莫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别忘了,你是朕的皇后。朕要看,用不着偷。就是朕跟你做些别的,那也是理所应当。”

        秦落羽紧张得脚趾头都紧紧地蜷缩了起来。做别的,他想做什么?

        外面的哭声愈发大声起来,听来伤心至极。

        竟是婵娟的声音!这丫头到底怎么了,哭得这么伤心!

        秦落羽急着去看婵娟情况,不得不服了个软:“是臣妾……臣妾错了。臣妾睡糊涂了,口不择言。请皇上出去一下好吗?”

        陵君行动也不动。

        秦落羽咬了咬牙,“算臣妾,求求皇上了。”

        女孩的声音很轻很软,尤其最后一句话说出来时,她本是无心之言,可听在他耳里,却带了说不出的一种意味。

        陵君行嗓子微微发干,转身大步走了。

        乾元殿中,婵娟哭得泣不成声。

        绝影蹲在她身边,脱下她右脚的鞋袜,仔细查看后,握住她脱开的脚踝一用力,“咔哒”一声轻响。

        婵娟惨呼出声,痛得扯着少年一通猛捶。

        “你这人怎么这么坏,怎么这么坏?把我扔在屋顶上,让我吹了那么久的冷风!!害得我的脚都摔断!”

        绝影忍无可忍地起身,“你爬不下来,不知道叫人?”

        “我叫谁?我叫谁?我是秋水宫的人,莫名其妙跑到乾元殿的屋顶上,别人看见了怎么想?不拿我当疯子,也要拿我当刺客!!”

        婵娟怒吼出声,“我是可以不要脸,可我不能给我家公主丢脸!”

        绝影睨了眼婵娟满脸的泪痕狼藉,冷声嘲讽:“那你现在可真够给你家公主长脸的。整个乾元殿都听见你的嚎哭。”

        婵娟:“……”

        她哭的声音有那么大吗?

        婵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在乾元殿外殿的屋顶上,心里是很有些慌的。

        她不敢叫人,怕别人知道她是秋水宫的侍女,给公主带来麻烦。

        只好借着月色,试着慢慢地往下爬。可是爬了没几步就被吓到了,感觉随时可能会摔下去。

        她坐在屋顶吹着冷风等了好半天,眼巴巴到处寻找绝影的身影,心里咬牙切齿地把绝影骂了几百遍,发誓有朝一日定要把这人碎尸万段。

        眼看着月影高升,夜色渐深,婵娟一来冻得受不住,二来也怕公主担心,只好硬着头皮扒着砖瓦往下爬。

        正爬得极为艰难,突然看到绝影浑身湿漉漉地回来了。

        对方身形极快,她刚深吸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喊,人家眨眼就没影了。

        婵娟气得又将此人一通好骂,到底还是决定自力更生,自己爬下去。

        结果没掌握好力度,“哧溜”一下就从几米高的屋顶跌了下来。

        这动静自然惊动了巡逻的侍卫,一圈人将她当做刺客围了起来,对着她怒目而视。

        婵娟死活不肯说出自己是谁,只让他们去找绝影。

        后来绝影来了,她忍着钻心的疼痛站起来,气得冲过去就要揍人家,人没揍到,反而狼狈跌在地上。

        绝影十分嫌弃地将她抱了进来,给她接骨,而她自然也就趁机狂捶绝影,发泄心中怒气。

        秦落羽换好衣服匆匆赶出来时,就见到婵娟单脚蹦着追打绝影,嘴里还嚷道:“我嚎还不是因为你?不是你我能这么丢脸?你别走啊,你有种就给我站着,咱俩好好掰扯清楚!”

        绝影忍无可忍地看着婵娟,心道这疯丫头脚踝都摔脱了还这么不消停。

        要不是看在她腿脚受伤不便,真想现在就将她打晕。

        回去的路上,秦落羽心情甚是复杂。

        所以今晚她和婵娟也真是够惨的。

        一个被人推入湖中遭受不白之冤,一个从屋顶跌下,摔脱了脚踝。

        还真是一对难主难仆。

        许是见她一路沉默不说话,送她的隗公公小心翼翼劝道:“娘娘,其实再过几日,秋祭大典就要开始了,到时娘娘须得跟随皇上去岱山行宫住一阵子呢。”

        娘娘不在宫中,这禁足不禁足的,也就是个虚的,没什么意义。

        经隗公公这么一说,秦落羽倒是想起来秋祭大典这事,不过在岱山行宫住也最多住一个月。

        一个月以后,回到宫里,她还得禁足两个月。

        两个月不能踏出秋水宫,也是够郁闷了。

        *

        两日后,夜深。

        不夜都丞相府侧门轻轻打开,丞相裴元道亲自将门外之人迎进正厅。

        来人与裴元道一番密谈后,裴元道脸色微变:“四殿下,如此,只怕不妥。”

        陵启肇轻蔑笑了笑:“两国议和之盟不是已经定了?她若意外而死,大秦国又能说什么。”

        裴元道神色为难:“殿下,她虽是大秦三公主,可如今是皇后之尊,生死自有皇上定夺……”

        “当初皇兄封她为后,你们在朝堂上不是义愤填膺的?真让你们剪除这敌国公主,却只是推三阻四。”

        陵启肇冷笑着起身,“罢了,你既不愿配合,那就当本王今日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