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145章 敷衍

第145章 敷衍

        秦落羽憋着气对付完五公主,眼见得五公主被陵君行说跑了,心里那口气一松,气力早就不济了。

        她这正打算告退走人,谁知陵君行和裴蓁蓁俩人在说话,她只好站在旁边等着,腿有点发软,眼前也有点冒金星。

        一时没能控制好平衡,身子晃了两晃,然后,然后就被大魔头抱在怀里了。

        她也是有点懵,微微挣了挣,没挣开:“皇上?”

        陵君行低眸凝视着怀中的女孩。

        这么近距离地对上她的脸,就见她原本花瓣一般粉嫩的脸颊,苍白了不少,看上去身体发虚,有气无力的那种。

        他轻轻松开秦落羽,默了片刻:“秋水宫,不是朕安排的。”

        “臣妾知道,是五公主背着皇上做的。”

        秦落羽本来是打算去乾元殿找他好好沟通下的,从两国议和大计出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实在不行,就稍稍牺牲一下,拿出大婚之夜的厚脸皮,撒娇发嗲装可怜一番,哄着点大魔头,他总也不至于太过为难她。

        大魔头貌似还挺吃这一套的。

        当初大婚之夜她不过撒了撒娇,他就把那杯药酒喝了;昭王府掉了几滴泪,他就同意她自由出入了。

        不过她也没想到秋水宫这事从头到尾跟他没关系,那她准备好的那些话自然就用不着了。

        眼下两国议和,她这个大秦公主算是个比较重要的筹码,想必陵君行暂时也不会怎么为难她。

        她也正好先缓缓,好好筹谋下一步的计划。

        “其实秋水宫也挺好的,虽说简陋了点,胜在幽静自在。”

        秦落羽对住的地方没什么要求,对吃的却是不能忍,“就是膳食方面,皇上能不能给臣妾改善一下?臣妾最好美食,无美食不欢,只吃馒头,对臣妾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

        本来被关在这破皇宫里就挺郁闷了,再要是没点好吃的,那不是太亏了。

        陵君行很爽快地就应了她这个要求:“好。”

        秦落羽松了口气,“那臣妾告退。”

        转身要走,却被男人叫住,探究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似是没想到她真就打算这么走了。

        “真不换地方?”

        “不用了。”

        搬来搬去麻烦。再说秋水宫位置僻静,离着其他宫殿远,也就离着是非远。

        男人注视着她,“秋水宫幽静自在?”

        秦落羽不知他问这句话什么意思,随口道:“还行。院子里那颗楸树,臣妾挺喜欢的。”

        “是吗。”陵君行看了她一眼,“那朕随你去看看。”

        秦落羽:“……”

        她现在收回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回去的路上,秦落羽走得比较慢。

        男人起先放缓了步伐与她保持一致,后来见她越走越慢,光洁的额头上冷汗直冒,微微皱了皱眉。

        似是忍无可忍,陵君行干脆走到她面前,长臂一揽,直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秦落羽骤然失重悬空,心里慌得一批,“皇上你这是干嘛?”

        她嘴里喊出这句话的同时,脑袋先下意识左顾右盼了一下,见四下无人,这才稍稍放心。

        虽说以前他在昭王府时,也这样抱着她去院子里晒过太阳,可那是昭王府。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陵国皇宫。

        人多嘴杂不说,太后、五公主,还有别的妃子知道了会怎么想?

        本来她身份特殊,这个皇后之位得来就名不正言不顺,她这什么都没做呢,五公主就先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他再这样明目张胆地抱着她招摇过市,是想干嘛?

        嫌众人对她憎恨的怒火不够旺,要亲自添把火?

        秦落羽使劲挣扎:“皇上,你赶紧放臣妾下来,别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男人不为所动:“不是说朕是你夫君?拜过天地,入过洞房,朕抱你又有何不妥。”

        秦落羽:“……”

        果然她对五公主说的那些话,他听到了。

        秦落羽咳了咳,正色道:“臣妾身份特殊,皇上这样容易引起别人误会。”

        陵君行抱着她,脚下未停,淡淡道:“朕看不出会有什么误会。”

        秦落羽有点服了这人,平时不是城府那么深心思那么重脑子那么清醒吗,怎么这其中的关窍就想不明白?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别说大魔头只是因为议和封她做皇后,就算她真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也不是可以高枕无忧的。

        皇宫中水太深,最难测是人心。

        搞不好这宫中有人看她不顺眼,暗中使个什么绊子,她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何况对眼前这位皇帝,秦落羽老实说也不太懂他是个什么心思。

        忽冷忽热,若即若离。

        虽说有些时候貌似对她挺好,但背后藏着什么样的机心,怕是只有天晓得。

        此人于她,绝非可以倾心依靠之人。

        能利用则利用,不能用就要另找其他门路了。

        至少在她想出下一步完整的逃跑计划前,她还不想引起其他任何人的注意,更不想成为五公主、太后以及那两个妃子瞩目的焦点。

        她只想安安静静韬光养晦,等待时机藏锋待出。

        “皇上对臣妾好,臣妾很感激。”

        秦落羽认真道:“皇上封臣妾做了皇后,众人本就很难接受,若是皇上当着大家的面再对臣妾这么亲近,他们会怎么想?这不是把臣妾架在火上烤吗?”

        陵君行的脚步陡然顿住,深黑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怀中的女孩:“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朕离你远一点?”

        秦落羽抿了抿嘴,没说话。

        是这个意思来着。但她话不能这样说。

        秦落羽露出个甜笑:“皇上平日公务繁忙,日理万机,臣妾无才无德,帮不上皇上什么忙,也就只能安安静静呆在秋水宫,不给皇上添乱了。”

        嗯,所以你也不要来给我添乱。等我把自己的事情捋清楚了再说。

        陵君行俊脸微沉,将怀中的女孩放了下来。

        这回他总算是明白了她话里潜藏的意思,“朕对你好,反而是给你添乱?”

        秦落羽小脸堆起笑容,瞎话信口胡诌:“那哪儿能呢?臣妾没这么说。”

        男人冷着脸没说话。

        这敷衍的语气,她是糊弄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