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100章 情绪

第100章 情绪

        有关陵承稷的这段记忆,秦落羽记得无比清楚。

        一来她看过书,二来,原主也隐约有过这段记忆。

        因为当年洛城之盟时,三公主就在洛城。

        说起来,陵承稷的“尸身”之所以三天后被从城楼上放下来,还是因为她的缘故。

        那会儿她岁数还小,找不到大哥秦世安,懵懵懂懂让侍卫带自己去找父皇,却无意间看到城门楼子上吊着个人,顿时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当夜她就高烧不止。她父皇怕再吓着她,干脆让人取下陵承稷的尸身,扔到洛城野外的乱葬岗去了。

        按理说,陵承稷是早已死去,不大可能复活的人。

        可是,红衣,阿盈,陵承稷,纪公子。稷……公子?

        这一切的一切,怎么可能这么巧合。

        再者,当年陵君行可以借着假死药金蝉脱壳,陵承稷又为何不能呢?

        纪公子若不是陵承稷,昨夜怎么会那么深情温柔地望着身穿红衣的她喊“阿盈”?陵君行何以会将他安置在昭王府,又对他如此耐心照顾有加?

        ……

        意识到自己发现了什么秘密,秦落羽手里的杯子差点没拿稳,跌在了地上。

        妈呀,没想到临走之前,还能发现这么个惊天真相。

        啧,这要是真的,原书作者这个伏笔,埋得可真是够长的。

        秦落羽再也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儿,等天一亮,就往后院跑去,想要去找纪公子一探究竟。

        谁知道刚跑到门口就看到陵君行从里面出来,身边还跟着绝影。

        她连忙躲在了角落里,屏息凝神不敢出声。

        只见男人神色有些憔悴,眼下有淡淡的暗青色阴影,似乎一夜没睡。看来他昨晚是守了那位纪公子一夜。

        这下秦落羽更坚定了自己先前的判断,除了陵承稷,还有谁能让陵君行不眠不休殷殷照顾至此?

        男人似乎想起了什么,脚步微微顿了顿:“让许伯告诉三公主,以后不要穿红衣,不要……接近纪公子。”

        虽然明知道大哥心智受损,明知她昨夜任由大哥握住她的手,伏在她的肩头,甚至,任由大哥将她抱在怀里,都只不过是为了安抚大哥的情绪而已。

        可是,他只是想起那一幕来,心头没来由地就有些气闷,那是一种难以言喻,说不清又道不明的情绪。

        绝影答应了,跟着陵君行要继续往外走,男人却制止了:“不必送了。这几日,务必照顾好纪公子和……她。”

        绝影愣了愣,才明白皇上口中的“她”指的是何人。

        经过昨晚的事,他再也不敢对照顾三公主这个任务有任何怠慢,当下恭敬领命:“是。”

        眼看着陵君行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绝影也顷刻间不见了踪影,秦落羽还有些发愣。

        绝影不是向来跟在陵君行身边的吗?陵君行竟然让他留在了昭王府?!

        照顾好纪公子和他,他是谁?

        这偌大的昭王府除了侍卫,就是老管事,难不成“他”指的是老管事?

        嗯,有可能。

        老管事在昭王府呆了多年,可以说是看着陵君行长大的,昨日他又受了伤,自然是要好好照顾的。

        不过,秦落羽还是有点意外,大魔头竟然还能记得让老管事嘱咐她不要穿红衣。

        虽然他出发点或许只是为了不让纪公子受到红衣的刺激,并非是对秦落羽的关心,但他一个国事繁忙心怀天下的人,昨夜又一夜没睡,还能记得这点小事,也勉强算得上是个……温情细致的人。

        只可惜大魔头的温情和细致,全都给了他那位大哥陵承稷。旁人从他这里领略的,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啧,人比人,气死人呀。

        秦落羽吐槽之余,没忘记自己的正事,正打算进后院去找那位纪公子进一步确认一下,绝影却拦住了她:“三公主,这里你不能进。请回吧。”

        “为啥不让我进?纪公子昨日犯病,还是我哄好的,这今天就过河拆桥啦?”

        秦落羽多少也知道绝影的性子,说出这番话也就是发点牢骚,没指望绝影会回答。

        岂知绝影面无表情却很认真地回答了:“不是过河拆桥。是为了三公主的安全。”

        秦落羽:“……”

        为了她的安全??好吧,这个理由找得可以。

        见不着那位纪公子,她只好又顺原路回去,不过心里已基本可以肯定,那位纪公子就是陵承稷无疑了。

        话说,陵承稷当年在城楼上吊了三日,最后都还能活下来,也是命够大的。

        如今看来,他应该就是吃了葛神医的假死药,才能死得以假乱真。

        从时间点上算起来,陵君行是先被救出去的,然后才是陵承稷。

        她记得陵君行在狱中生了一场病,数日不饮不食,然后在某个夜晚,就这么“死”了。

        至于陵承稷,他更绝,在别人殴打的过程中,“气绝”身亡。

        虽然秦落羽到现在也没想明白,那假死药是如何越过重重严密的布防送到天牢里的,但这对兄弟以假死药逃生的经历,还是值得秦落羽好好学习的。

        陵承稷的死法就算了,她经不起那折腾,还是陵君行的“死法”比较靠谱。

        先装病,然后找个时机一命呜呼,等陵君行让人把她给埋了,再让婵娟悄悄接应自己,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嘿嘿,简直完美。

        秦落羽向来是属于执行力比较强的人,一旦想清楚了,立马就付诸行动。

        她匆匆回到西苑,正准备去找婵娟安排她装病事宜,谁知迎头和婵娟撞个正着。

        这丫头满脸惊惶,跟丢了魂儿似的,一见面就抓住她:“公主,你去哪儿了?”

        秦落羽被她这紧张弄得莫名其妙:“去后院了,怎么了?”

        谁知婵娟一听这话,语气都严肃起来了:“公主!你以后不要再去后院了,你离着那纪公子远点!”

        秦落羽:“……”

        这丫头怎么了?

        说起来,昨夜她从后院出来,一路上就觉得婵娟有些不对劲,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昨夜,秦落羽明明吩咐这丫头去拿些点心来哄纪公子的,可她一去竟好一会儿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