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546章 546刺激

第546章 546刺激

        会议途中姜心语实在是坐着难受,这会议有自己什么事?陶君成今天并没有来开会,自己还是去找他说说吧。也不算白来。

        和钱军说了一声,弯着腰离开了。

        她直接找到了陶君成的办公室,曹秘书看到姜心语过来,立马的笑着站起来了。

        “姜副厂长来了?副书记在办公室,我去说一声。”

        姜心语笑着点头,规矩的在外面等。

        “姜副厂长,副书记请你进去。”

        姜心语笑着点头,进了陶君成的办公室。

        “你过来有什么事?”

        “陶副书记,我就是来问问你的意见。”

        “怎么?一定要辞职?”

        “是啊,我实在是放心不下自己的两个孩子?”

        姜心语生孩子的事陶君成也是知道的,不过他没好意思问罢了。

        “你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呢?”

        “我也是在苦恼这件事,陶副书记,我是不是把那位得罪狠了,所以才抓着我不放?”

        “嗯,他的心眼很小的。”

        “不知道怎么才能解决这件事?”

        “其实这也不是多困难的事,只要孔德民说是在诬告你就可以了。”

        “可是怎么可能,孔德民现在恨不得我去死,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

        陶副书记,你说我要是直接的走正规的手续,直接的申请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也不知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嗯,那我就这么决定了,也不去找不自在了,我估计他也不想见到我。”

        “你的正规手续准备怎么走?”

        “直接去委会问啊,要是没有我什么事,就不要影响我的生活。”

        姜心语从陶君成的办公室出来,还是回了会议室。这时候已经到了尾声了。她刚坐下没有一刻钟,会议结束了。

        一行人开车回去了。一路上都是钱军和孙宝强在讨论着今天的会议。

        “钱厂长,你们准备出多少钱?”

        “我们?还是和县里结合一下好了。给多了交代不下去,给少了害怕影响工作,让那边出个数吧。”

        “行,我也去县里问问吧。”

        回到厂子,还有半个小时就该下班了。姜心语留在厂子的行礼准备带回去了,这次还有吕北光帮忙。

        “心语,你真的要辞职去陪着孩子们?”

        “是啊,他们还太小,孩子大了就会离开咱们当父母的,他们也会有他们自己的生活,要是在他们小的时候,没有陪伴他们,将来就是你有这个心,也没有机会。”

        吕北光也点头“是啊,这个还真是这个道理。”

        他帮着姜心语收拾了一下,就骑车离开了,现在这个时候,也不适合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还是在意一点的好。

        姜心语也没事,洗澡后,吃了一碗馄饨,炕也热了,直接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她开完早会,骑车去了革委会。

        现在这里已经过来了一位主任。

        姜心语在门卫被拦住“同志,你找哪位?这里可不是随便进的。”

        姜心语笑了“同志你好,我找冯德泉副主任,你就说是纺织厂的姜心语来访。”

        门卫打量了几眼姜心语,这位的大名还是知道的,现在整个系统的人都知道,就是因为孔德民现在动这位,被人家反将一军,现在囫囵入狱了。

        “稍等,我这就给冯副主任打电话。”

        冯德泉听说姜心语过来,让门卫直接放行就行了。

        姜心语找到了冯德泉,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冯副主任,我这件事什么时候能够解决?要是没有证据,就请不要再监视我了,毕竟我还要过正常的生活。”

        “姜副厂长这是很有把握?”

        姜心语点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那我有什么好怕的?”

        “还有一周的时间,如果这边还没有证据,那么姜副厂长就没事了。”

        姜心语笑着点头。“谢谢冯副主任了,希望近期能够称呼你为冯主任。”

        “借姜副厂长的吉言了。”

        得到了准确的消息,姜副厂长心情好了很多,想要离开。

        “等等,姜副厂长,孔德民想要见你一面,我一直没有同意,怕影响姜副厂长的工作,既然今天你来了,那要不要见见孔德民呢?”

        “好啊,不过冯副主任得多派几个人,毕竟我胆子小。”

        “好,我这就安排人过去,放心,我在隔壁听着,没有危险的。”

        姜心语对于冯德泉有了好感了,这位还算是坦荡。

        这边姜心语跟着进了一间只有几把椅子的屋子,没一会儿孔德民被带过来了,还是一样的五花大绑,这样危险系数应该很少吧?

        孔德民已经知道要见到姜心语了,但是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心里的恨意怎么也压不住。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在两人身后都是站着两人。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

        姜心语听了孔德民的笑了“你问我为什么?这还真是你们孔家人的标志。

        你都想要害我了,却来问我为什么?

        难道你们孔家的标准就是你们的想法才是想法,别人的都是无理的?”

        “可是我并没有想要害死你。”

        “那是不是我还得感谢你?你的标准真的奇怪,意思就是你没有害死我,我就应该感恩戴德,还不能走怨言,不能报复了?

        你做梦呢?我姜心语的为人处世的标准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想尽一切办法也会报仇,而且会加倍,会加利息的。”

        “哈哈哈,你也别嚣张,你以为你就能总是全身而退?你就是一个没有根基的女人。我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样的下场?”

        “呵呵,你做梦呢?你还想要看我的结局?你能活着就应该谢天谢地了,想想被你迫害的人吧?”

        姜心语说完站起来就想要离开。

        “姜心语,你不用得意,就算没有我,还是有别人会收拾你的,我坚信,虽然我不能看到,但是我在下面等你。”

        姜心语还是脸上带着笑,不过都是轻视的笑容“就你?我可没有你那么缺德,你下去,我才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