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528章 528准备反击

第528章 528准备反击

        老人家点头同意了,以自己得脚程,就怕自己到了人家也下班了,所以老人家奢侈了一次,坐公共汽车去了纺织厂。

        姜心语接到电话愣了一下,门外有一个老太太找自己?她想着自己也不认识老太太啊?

        不过她还是决定出去看看。宋青青不放心她,跟着一起出来了。

        赵母看到出来两个小姑娘,她也不认识姜心语,颤颤巍巍的走到两人的身边“你们哪位是姜副厂长?”

        “老人家,我就是。”

        “姜副厂长,你跟我去一趟医院吧,我儿子昨天晚上被人打了,他醒来就让我过来叫你去一趟。”

        “大娘,我不认识你。”姜心语皱着眉头。这是什么情况?

        “姜副厂长,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儿子赵忠锁你一定认识,我今天上午发觉他躺在炕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幸亏邻居好心,这才帮着送到医院,一直到了下午两点才醒过来。

        他就让我过来找你,说只有你能帮他了。”

        宋青青拉了一下姜心语的衣服“姜副厂长,可是不能去,他赵忠锁都已经检举你了。谁知道他有什么坏心?”

        “姜副厂长,你们别怕,我们绝对没有什么坏心,我儿子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而且大夫说如果养不好,都不能行动了。”赵母说完就捂着嘴呜呜的哭。

        “老人家你别哭了,我去开车,我去医院看看。”

        姜心语转身进了厂内,她直接的去了钱军的办公室。

        “钱厂长,昨天晚上赵忠锁被人打了,现在住在医院,他母亲在外面,说她儿子让她过来找我,说只有我能帮他。

        所以我决定去一趟,这次要开车去了,老人家也没有办法坐自行车。”

        钱军站起来“方秘书给潘科长打电话,姜副厂长,我们陪着你一起去。”

        等了有五分钟,三人开车出了厂区,在门口叫上了赵母,开车直接去了医院。

        在供销社门口,赵母非要去给儿子买点心,所以潘源良陪着一起去的。

        “心语,你说赵忠锁是不是知道谁打的他?”

        “应该是,而且我觉得应该是孔德民,要不然,他不能找我。这是想要借助我的手报仇?

        我姜心语这次就随了他的心愿了。”

        钱军看着冷笑的姜心语,从来没有看到这个模样的她,原来她也有脾气。

        等到他们到了医院已经是四点了。赵母先把点心给儿子,“小锁,你先吃,一会儿再说。”

        “妈,你去一边歇着,我先和两位厂长聊聊。”

        “赵忠锁,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我们不着急。”姜心语微笑着说。

        看着他喝了些水,然后大口大口的吃着桃酥,整整的吃了一斤。也是真的饿了,今天还没有吃过饭。

        赵母看着儿子狼吞虎咽的,又红了眼眶。

        姜心语坐在椅子上,钱军和潘源良在一边站着。

        吃饱后的赵忠锁看着姜心语“姜副厂长,我对你没有任何意见,在厂子闹事,还有举报你都是孔德民安排的。

        昨天晚上他让王大江来叫我,我八点多去了委会,他想要今天抓你,并且找胡雪凤作证,我告诉他胡雪凤找不到了。

        我提出用你卖给孔梦洁工作的事告你。可是孔梦洁不答应,孔德民说他来办,所以让我回来了。

        等到到家的那条胡同,突然被人罩住了头,然后他们有三个人拿着棍子打我。

        他们就是孔德民派去的人。他们转朝着我的腿打,刚才大夫已经告诉我了,如果我养不好,后半辈子都不一定能够站起来。”

        姜心语一直微笑着,看到他说完了“你怎么知道那三个人是孔德民派去的?”

        “他们给我罩的是麻袋,我透过空隙,看到了王大江,不过那小子并没有动手,而是在一边看着。”

        “你回来已经九点多了吧?你怎么能够看清楚?”姜心语是相信这件事孔德民干的,但是赵忠锁这样说根本就禁不住推敲。

        “我真的看到王大江了,他就在一边抱着胳膊,对了,我还听到了他说话的声音了。”

        姜心语点头“好,我相信你了。可是你找我过来是怎么回事?你赵忠锁不会认为我会在你举报我以后,以德报怨再来帮助你吧?”

        “姜副厂长,我找你来当然是给自己报仇的,我就算去告,也没有人会相信的,但是你不一样,孔德民非常忌惮你。”

        “呵呵,我还是那句话,我凭什么帮你。”

        赵母在一边听的仔细,听到姜心语这样说,老人家扑通一声跪下“姜副厂长,你一定大人不记小人过,帮帮我儿子吧,我没有多长时间的活头了,让他以后怎么办?他还没有成家啊。”

        姜心语扶起了老人家。“不用这样,对付孔德民我还没有把握。”姜心语绝对不会多说的。

        “姜副厂长,我现在知道了你的能力,孔梦洁跟我说过,我们根本就斗不过你。”

        姜心语冷笑了一下“说的挺轻松的。

        赵忠锁,我这次不是为了给你报仇。你自己想要怎么办我不管,我只办我自己的事。”

        赵忠锁看着这样的姜心语,也知道人家是恨透自己了,也是啊,要是有人迫害自己,自己也不会原谅他吧?

        “姜副厂长,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不过你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姜心语站起来,钱军和潘源良也跟着他离开了。

        “姜副厂长,你不是说让他利用你一回吗?”钱军好奇的问。

        “哼,我改主意了,看到赵忠锁,我就忍不住恨意,所以我不愿意让他占便宜了。我不出手收拾他就不错了。”

        钱军心说,这女人还真是太善变了,这还没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改主意了。以后可是记住绝对不能惹姜心语这女人。

        “姜副厂长,你有什么办法吗?”

        姜心语摇头“现在还没有,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这孔德民还是真的能说动孔梦洁了。”潘源良皱着眉头问,毕竟人家是亲兄妹。

        “无所谓,我当时卖工作还不是纺织厂的工人,既然孔梦洁这样,那就别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