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524章 524监视

第524章 524监视

        潘金良这下不说话了,他是怕姜心语得罪太多的人到时候对她不好。

        不过姜副厂长说的也对,前怕狼后怕虎的也不行,既然现在站在这个位置,就要对得起这个职位。

        “我明白,我马上就传达下去。”

        这边会议结束后,姜心语回到了办公室。她给老杨打电话,告诉他火车到站的时间,还有让他直接的去找列车长。

        放下电话以后才踏实,孩子们能穿上自己做的棉衣了,现在那边应该是零下二十多度了吧?就怕两个孩子生病,不过想着他们天天的锻炼,身体应该挺好的。

        桌上的电话响了,“你好,姜心语。”

        “心语,是我,刘宇伟。”

        “有什么事?”

        “我已经查到了,举报信是你们纺织厂的赵忠锁写的。”

        “我猜也是他。”

        “心语,我打听到他们找到了证据了,就是吕北光的前妻胡雪凤作证的,她的工作是你安排的吧?”

        “是啊,我安排工作怎么了?”

        “胡雪凤说她用了两根紫檀木换的工作。”

        姜心语听到这里皱着眉头。“谢谢你了,我知道了,我得想想。”

        “吕北光现在非常的自责,他要作证。证明那紫檀木是你用粮食换的。”

        “他作证不管用吧?”

        “你放心,既然那个女人这样说,那我们几个就都作证,就说这粮食是我们给你凑的,省的到时候解释不清楚。

        心语,你放心,我们几个都研究好了,你什么都不用管,反正你是真的没有收贿赂,到时候如果胡雪凤不承认,那么到时候她势必会说出很多的。”

        “这赵忠锁还有点本事,行了,我知道。

        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干,我去找钱军,一会儿给市长打电话,给管理局打电话。

        我还就不信了,一个工人能凭着子虚乌有的东西把我怎么样?”

        “行,你心里有数就行了,还有孙宝胜和梁友发两位厂长都说了,有什么需要他们的,他们都会出面的。”

        姜心语鼻子有点酸,嗯了一声就放下了电话。

        她平静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去了钱军的办公室。

        两人说了很多,最后姜心语在钱军的办公室给陶君成打电话。

        “陶副书记,我是姜心语,我是跟您辞职的。”

        “辞职?”陶君成愣住了。“为什么要辞职?”

        姜心语更咽着说“我干不下去了,居然有纺织厂的前工人举报我?而且昨天革委会的还过来抓我?我冒着生命危险,居然被别人说我贪污了?

        陶副书记,我已经把辞职信交给钱厂长了。”

        姜心语说完放下了电话,然后又给朱培山打过去。

        “朱局长,我是姜心语。”

        “小姜,找我什么事?”

        “朱局长,我是跟你辞职的,我干不下去了。”

        “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朱局长,有人举报我,我害怕,昨天革委会的过来抓我,要不是有钱厂长,我估计都被抓走了,我只是普通的一个女同志,我胆子小,我不干总是可以了吧?”

        “小姜,你先别激动。没事的,我给钱军打电话了解下情况。别害怕,没事,一切有我呢。”朱培山一边安抚姜心语,一边心里骂街,这都是什么事?

        “朱局长,我现在就和钱厂长在一起,我把电话给他。”

        钱军接过电话以后,姜心语直接出去了,但是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宋青青和方向学的对面。

        “心语,没事的,他们根本就查不出来什么?你的表现大家心里都清楚。”

        姜心语笑着摇头“我知道,就是我也不能就这么吃了哑巴亏了。”

        方向学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同志,还是这么的年轻,不过刚才的话却是非常的霸气。

        “姜副厂长,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宋秘书,你给潘科长打电话,我突然想起来,我刚来的时候,赵忠锁因为和赖志强的案子有牵连。不回敬点什么,实在是对不起他上蹿下跳的。”

        宋青青从心里信服姜心语的,听到了她的话,立马的给潘金良打电话。

        这边办公室就剩下钱军一个人在打电话。

        “嗯,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

        嗯,我明白的,姜副厂长的辞职报告我虽然收了,但是我并没有同意。

        是,我明白的。不过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应该是上面有人找姜副厂长的麻烦。朱局长你查查吧。”

        钱军放下电话以后,桌上的电话马上就响了。

        “你好,钱军。”

        “刚才怎么回事?我一直打不进去?给姜心语办公室打也没有人接听?”陶君成气疯了。

        “姜心语在我办公室,她是先给你打的电话,然后给管理局的打电话辞职。”

        “你跟我说说具体情况?到底怎么回事?”

        陶君成手里有关于革委会的市里大头的,还有孔德民的犯罪证据。不过他还没有想过要动,没想到出了这事了。

        这姜心语可是知道的太多了,不管是魏开云在时,还是钱军,自己拿的那几笔钱姜心语都知道。虽然这钱不是自己花的,但是真的不能放在明面上。

        这要是魏开云和钱军被审查,他还真的不担心,他们绝对不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但是姜心语就不一样了,女同志胆子小,刚出事就被吓哭了,要是真的找人审,就怕说出什么不该说的。

        钱军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当然还有自己的猜测,最后关于上面有人要整姜心语的的猜测也说了。

        “我知道了,你先安抚姜心语,如果她非要辞职,你就同意了吧。”

        “陶副书记,管理局那边不同意啊。”

        陶君成皱着眉头。这就是一定要保下姜心语了?

        钱军拿着占线的话筒笑了,心说你陶君成想要明哲保身,那怎么能行?

        钱军知道,姜心语被整倒了,下一个最有可能的就是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出门,正好和潘金良走了一个对头。

        “钱厂长,我要不回自己的办公室吧?”姜心语站起来说。

        “不用,就在这里,我也能帮着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