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523章 523监视

第523章 523监视

        姜心语还是接着回了财务科继续查账,其实她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了,不过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罢了。

        王健术真的佩服这个女孩子了,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没有哭闹,好像也没有害怕。还能淡定的坐在这里继续工作。

        姜心语加快了速度,今天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就得抓紧,他们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自己现在就应该把一切潜在的危险消除。

        “王科长,今天加班半个小时。”姜心语都没有抬头。

        “是。”

        王健术干了这么多年的会计,当然知道姜心语在担心什么,虽然他有把握这两个月的账绝对没有问题,但是还是得姜副厂长自己确定。

        下班四十分钟后。姜心语终于查完了所有的账“王科长,非常的好,咱们财务科没有问题,你要鼓励所有的科员继续坚持,咱们这里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

        你今天也看到了,有很多人盯着我,盯着我也就相当于你们也在他们的盯着的范围内,所以大家一定要更加的谨慎小心。”

        “明白了姜副厂长,我明天给科员开会。”

        姜心语甩了甩胳膊,还真是酸痛。

        看了看时间,必须马上回家了,一会儿吕北光该去找自己了。

        她骑车还没有到家,就看到吕北光已经在等了。

        “心语,你去干什么了?”

        “没事,今天加班了,赶紧的进来,我还有一点东西没有收进去。”

        进了屋子,姜心语把糖装了慢慢的两个饭盒,然后拆开蛇皮袋子,七点十分,两人骑车去了火车站。

        他们还没有出胡同,就被人拦住了。

        “姜心语同志,你这是想要逃跑?”

        姜心语的火气蹭蹭的往上涨。“你们想太多了,我是去寄东西,你们现在还没有证据,所以只要我不离开县里,你们就没有资格拦着我。

        还有我知道你是普通的办事员,你说了也不算,所以你跟着我一起好了。”

        吕北光已经支上车子,站在了姜心语的前面,颇有一种为她阻挡一切危险的架势。

        “姜副厂长,实在是不好意思,职责所在。”

        姜心语点头“我能够理解的。”

        两人骑车,后面的也跟着两个人。

        姜心语到了火车站,也没有避着,直接找到了张松坡。

        “张站长,可能给你惹麻烦了,后面跟着两位革委会的人。”

        张松坡笑了“这有什么麻烦的,你不是花了车票钱了吗?没事的。”

        姜心语听到这些,才觉得好了很多,就怕给人家惹麻烦。

        张松坡带着他们去买了一张火车票,然后就在月台等着火车的到来。

        因为后面的两人离得近,他也不好意思问。心里清楚,这是姜副厂长得罪人了,或者说有人想要搬倒姜副厂长。

        火车是在八点二十到的,张松坡直接带着姜心语找到了列车长,两人交了票,把东西交给他,并且还有一张写着老杨名字的纸条。

        姜心语问清楚了大概到站的时间,这才离开。

        后面跟着的两个人还就真的怕姜心语跑了。

        一直等到出了火车站,两人才放下心来。

        “心语,究竟怎么回事?”吕北光真的非常的担心。

        “今天下午革委会的去抓我,说是收到了举报信。”

        “举报你什么?”

        “收受贿赂,买卖工作,我觉得应该是说我出国挣了大钱了。”

        “一帮没有人心的畜生,要不是弄回粮食,都饿死他们。”吕北光说的恶狠狠的。

        后面的两个人听的非常的清楚。心里非常的惭愧,不过他们只是听命行事,也没有权利说什么。这也是他们没有检查姜心语送走的包的事。

        当然这件事他们也不会上报的,就在车站的时候,两人已经商量好了。

        到了家门口“心语,要不我住在这里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没事,能发生什么?如果你留下,才是让他们又有理由说我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呢?

        再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坦坦荡荡的,能有什么事?”

        吕北光无奈的回去了,他知道姜心语说的都对,自己还就真的不能给她惹麻烦了,不行,明天要通知他们几个,没得他们得了好处,现在却要姜心语背锅。

        回到家里,那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以前没有发生的时候,还总是提心吊胆的,但是真的发生了,知道就是自己吓死也是一样的。

        烧水的时候吃了一碗八宝粥,等到头发干了,这才睡觉。

        第二天还是去上班。不过在进厂子,收到了许多人关心的询问。

        “没事的,我没有做过,不怕他们查,其实查也不错,还能还我清白。”

        早会上钱军非常严厉的说了一通“咱们纺织厂在最困难的时候,能够有原料,能够完成任务,那都是姜副厂长的功劳,我一个大男人都害怕,她一个小姑娘却能连续三次出去。

        你们那时候吃的也是人家冒着危险带回来的,怎么?站在好了,就成了白眼狼了?”

        下面鸦雀无声,他们现在也知道,这举报信一定是纺织厂的人交上去的。

        “我下面说的话你们都听清楚了,如果让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人在下面搞小动作,那么就给我滚出去。”

        今天的早会是最严肃的一次,大家心里也都清楚了,真的会被开除的。

        早会结束后,姜心语给保卫科开会,她做出了很多要求。条条框框的。限制了很多。

        “姜副厂长,这样会让很多人不满意的。”保卫科长潘源良不赞成这样。

        “潘科长,我作为副厂长,不是一点也不关心工人们的心声的,但是我首要的就是以纺织厂的利益为重心。

        我这样说你们听明白了吗?我的意思就是如果在个人和工厂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工厂。我要对得起我这个位置。

        这些个规章制度,就是对纺织厂以后发展有巨大作用的,所以我不接受你的建议。

        你们同样也要写做到我说的这样,一切都要以工厂的利益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