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509章 509买房

第509章 509买房

        这下两人都不说话了,一下子花这么多钱,确实是大手笔了。

        曹学连把两人送到了旅店,这才开车离开。

        魏开云帮着媳妇打水,让她洗澡。

        等到一个小时后,两人躺在一张床上。

        “咱们可以住在自己家里了。”

        魏开云看着媳妇高兴的样子,也笑了。

        “是啊,你高兴就好了。”

        “其实我是担心的,咱们应该十几二十年的都不会过来,我一是怕有人占了咱们的房子,二是担心房子放这么长时间有破损,要是漏雨就麻烦了。”

        “那就找人照看着,时常联系就行了。”

        “可是我怕到时候人家觉得这房子是他的就麻烦了。”

        魏开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我有一个朋友,和我的年纪差不多,我们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他身体受伤了,不能成家了,就一个人孤单的在老家生活,不行就让他过来,帮忙照看着。”

        “你的朋友你知道,如果能够过来那是最好的了,咱们也能放心。”

        “行,明天我给他打电话。写信太慢了。”

        姜心语听了魏开云的话,心里踏实了很多,有自己人在这里照看着当然放心了。

        第二天两人上班后就和带着他们的负责人请假。

        这边当然会同意了,毕竟人还没有到齐,现在也就是带着他们熟悉一下,等到所有人都过来,还是得重复这样的事。

        中午下班两人坐车去了饭店,曹学连非常体贴的换了菜,姜心语才觉得好多了。

        吃完饭,“姜同志,你带着身份证明吗?”

        “带了,两个孩子还有我的。不知道这样可以吗?”

        “可以,不过最后的联系地址肯定是一个吧?”

        姜心语点头“是啊,这样可以吗?”

        “可以,地址一定要写清楚了,有什么事也方便联系。你可以多留两个。”

        姜心语点头,决定把王爱玲的联系地址也留下,这样就安全多了。

        曹学连开车直接去了房管局,姜心语在后面看着他在这里和所有人打招呼,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

        手续办的非常的顺利,最后姜心语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办手续的那位同志“同志,这房子就是我的了吧?”

        “是啊,是你的了。”

        “以后不会有别人跳出来说这房子是他们的了吧?”

        “只要你有这个房产证明,而且证明上是你的名字,任何人也不能抢走的。”

        这下姜心语放心了。笑着和人家道谢。

        她这样主要是因为没有底气,现在这个时候太乱,而且魏开云的身份还比较敏感,到时候如果真的查下来还就真的麻烦了。

        姜心语和魏开云随着曹学连上车,“曹同志,请送我回旅店。”

        “没问题的,姜同志真是胆子不小。”

        姜心语只是笑笑,心说就算有人去找也找不到,珍贵的东西在自己手里是最安全的。

        到了旅店的门口“你先去供销社买锁头,我上去拿,回来后摁下喇叭我就下来。之后咱们去家里。”

        魏开云点头,两人看着姜心语进了旅店,然后开车离开了。

        姜心语回到旅店,拉上窗帘,从空间里渡出三十九刀的大团结,本来就是小市民思想的她,真心舍不得。最后还是装进包里,眼睛都不敢看了,实在是舍不得。

        坐在床上安慰自己,没什么,以后这三幢房子就是百元大钞摞起来也会比自己高。

        等了大概有一刻钟,听到了敲门声。

        “心语,是我。”

        姜心语拎着包开门,魏开云接过去。两人一起下楼。

        “曹同志,给你,你点一下。”

        “呵呵,还是我送你们去你们的新家吧。”

        三人坐在了客厅,魏开云把包递给曹学连“曹同志,你数数。”

        “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样最好,当面算清楚才最好。”

        十分钟后,曹学连拎着包离开了。

        “现在刚刚三点,咱们去准备用品吧,最好今天晚上就搬过来。”魏开云拉着姜心语的手就往外走。

        “今天肯定住不进来的,被褥没有现成的,咱们先去大楼看看吧。”姜心语也不愿意住在旅店,太难受了。她的那点小洁癖真的不愿意躺在别人睡过的被褥上。

        两人半个小时后到了大楼,里面的人真的不少,厨房用品还不着急,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被褥。

        两人看了路标,知道针织品在三楼,也没有在一楼看日用品,直接上去。

        “咱们手里的布票不可以用吧?”魏开云皱着眉头说,失算了,没想着换点本地的布票。

        “先问问再说,咱们手里的是一定不能用的,但是我手里的粮票多,而且大部分是细粮的,咱们认吃亏,应该有人会换给咱们的。”姜心语安慰他。

        到了三楼以后,姜心语直接奔着棉花的柜台去了。

        “同志,棉花要不要票?”

        “当然要的啊。”

        “同志,外地的棉花票不能用吧?”

        “不能用?”

        “同志,我再问下,现在买棉花限量吗?”

        “不限量。”

        这下姜心语放心了,她趴在柜台上,小声的说“同志,我是外地的,没有本地的棉花票,布票。不知道能不能用粮票换呢?全国粮票,而且都是细粮的。”

        现在虽然自然灾害过去了,但是细粮还是很少的。

        这位服务员摇头“在这里是不可以的,但是我可以帮你问问。”

        “同志,你能不能找个说话方便的地方,咱们谈谈。”

        姜心语也知道,现在细粮供应差很多,有时候就算你有细粮票,但是也不一定能够买到,可是身边跟着魏开云,她也不能大大咧咧的直接问出来。

        售货员看了一眼姜心语“你跟我过来。”

        姜心语砖头看了一眼魏开云,“我过去一趟,你在这里等我。”

        魏开云点头,看着媳妇随着售货员离开。

        两人进了一间屋子,就是临时的库房。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同志,我手里有大米,白面,挂面。不知道能不能用来换棉花和布呢,我想要做几套被褥。”

        “你有大米白面?”

        “对,白面我没有带着,你看看这是大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