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406章 406解决

第406章 406解决

        喻文苏看到姚世民根本就没有停下来,这下着急了。

        “姚世民,你站住,你说清楚。”

        “就是你现在只要我不告你你就没事,也就是隔段时间要来这里报道。”姚世民都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

        喻文苏咬了咬牙“好,我同意离婚。马上就离,我真的受够了你了。哪哪都不行,到现在我还没有怀上孩子。”

        姚世民看着恶言相向的喻文苏,释然一笑“你怀不上孩子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现在每天晚上都和孙文勤在一起,也没有怀上吧?”

        喻文苏愣住了,是啊,和孙文勤在一起也两年多了,怎么也没有怀孕?

        看着发愣的喻文苏,“那你就在这里等我吧,我去找民政局的工作人员。”

        半个小时后,姚世民拿着手里的离婚证,释然的笑了笑,自己又是单身了。

        他揣好离婚证,决定要去喻家一趟,无论怎么样,都得说一声的。

        到了喻家,老两口子都在家里,他们已经退休了,喻文苏是他们最小的孩子,上面的大姐比她大了十二岁。

        “世民,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你好不容易回家,这丫头怎么不请假在家里陪你?”喻母拉着姚世民的手往家里走。还絮絮叨叨的说。

        “世民来了?赶紧的去买菜。”姑爷来了,喻爸也挺高兴的。

        “我和喻文苏离婚了。”

        两位老人吃惊的看着姚世民。

        “世民,你说什么?”喻母不确定的问了一遍。

        “我和喻文苏离婚了,她在两年以前就跟了别的男人,而且近期有两个多月根本就没有在家里。她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要离婚,我才急匆匆的回来的。

        昨天晚上抓住了她和那个男人的现行。

        现在他们两个都在革委会,好了,你们二老以后多保重。”姚世民说完转身大步的离开。

        喻家父母在姚世民离开一会儿才纷纷反应过来。

        “老头子,咱们赶紧得去革委会看看。”喻母哭着说。

        “咳!家门不幸,走吧,去看看。”

        他还纳闷,姑爷怎么大晚上来家里找闺女,原来是这样?怎么这么的不自爱?

        老两口子哆哆嗦嗦的收拾了吃的,急匆匆的去了革委会。

        他们老两口也只是普通的工人,这里根本就没有认识的人,说了很多的好话。

        正好赶上勇哥过来,“怎么了?”

        “勇哥,这两位老人要来看喻文苏。”

        “你们二位是?”

        “我们是喻文苏的父母,刚刚听说她在这里,过来看看她,给她带点吃的。”喻父小心翼翼的说。

        “同志,你行行好,让我们见见她吧。”喻母哭着恳求。

        “行,我带你们去看看。不过吃的是不能给她,这是纪律。”

        勇哥带着他们老两口子进去,“你们识字吗?”

        老两口子都点头。

        “那你们看看他们的笔录吧。还真是让人无语。”勇哥要不是看着这两位老人可怜,一句话都不会说的。

        两口子交换着看完这两人的口供,气的两位老人直哆嗦。

        “两位也别生气,我带你们去看看喻文苏吧,她一周后也能放回去了,不过不能离开,每个月都要来这里报道,以后有什么活动,都要被游街的。”

        两位老人搭楞着脑袋,臊的都抬不起头来了。

        喻文苏被带出来,看着自己的父母,扑过去抱着他们就哇哇大哭。

        喻母推开她,狠狠地扇了她一嘴巴。

        “妈?”

        “不知道羞耻的东西,你怎么能干出这件事?你不愿意可以不结婚?那时候我就问你,你怎么说的,你说你不在乎世民不在身边。

        世民要你过去跟他一起,你不去,那你为什么不干脆离婚?那样也不至于丢人。”

        “你以为我不想离婚,是孙文勤不让。”喻文苏哭着大喊。

        喻母气的就要倒下,被喻父扶住了。

        “别生气,她都这样了,生气也没用。走吧,以后就当没有这个女儿吧。”

        “老头子,都是我惯坏了她。”喻母说完哇哇大哭。

        “爸,你怎么能这样?你们都逼我?”

        “那是你不自爱,你是有夫之妇。”

        喻父说完扶着老妻离开了。他听到后面老闺女哇哇大哭,心里也不好受。

        老两口子在外面的长椅上坐了好一会儿,喻母才好了。

        “老头子,咋们去姚家一趟吧,咱们对不起人家,养出这样的闺女,出了这样的事。”

        喻父点头,“咱们还是晚上去吧,这个时间人家都上班呢。”

        老两口子没有一点精气神,颤颤巍巍的回家了。

        到家后,都躺下了,出了这样的事,就怕将来对家里的孙女,外孙女有影响,真是造虐了。

        这儿媳妇还不知道,要是知道,以后想要让他们照顾着文苏那是不可能的了。

        老两口子都没有吃饭,都躺在炕上发愁,虽然说气话,就当没有这个闺女,可是那也就是气话。

        姚世民从喻家出来,去了邮局,给钱军打电话。

        “我三天后坐火车回去。”

        “都解决好了。”

        姚世民笑了笑“嗯。离了。好了,我先放了。”

        他去了供销社,买了鸡蛋,菜,肉没有。

        放回家以后,又找出粮票,去粮站买了高粱米,高粱米,白面,小米。

        中午两口子不回来,姚世民把家里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一遍。自己不在老人身边,能够干的事,多干点,要不然心里太过意不去了。

        本来想要包饺子的,可是这种费事的饭不会做,想了想和面擀面条。

        等到两口子回来,看到明亮的窗户,会心一笑,只要儿子没事就行了。

        “爸妈你们吃饭,我擀的面条,就是卤一般,没弄好。”

        “已经很好了,比你爸强,他啥都不会。”

        “我会煮粥。”

        “世民,你不吃?”

        “妈,我今天要去外面吃饭,昨天晚上那么多人帮忙,我也不能就这样过去,今天请他们喝酒,你们不用担心我。”

        “行,都别喝太多了。”姚爸嘱咐儿子。

        “知道了。”这么大了还有老人嘱咐,也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