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377章 377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377章 377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于晓丽想着想着睡着了,她是被外面说话的声音惊醒的。

        院子里吵吵闹闹的,她皱着眉头坐了起来。

        以前家里就她们娘俩,韩相君很晚才回来,所以她清净惯了,突然间这么吵闹,真心的感觉太烦了。

        坐起来看到有个女人翻自己的包。里面的衣服,鞋子都扔的满炕都是。于晓丽立马的急了。

        “你干什么?”

        “嘿嘿,我就是看看,这衣服真漂亮,料子摸着舒服,居然还有皮鞋?给我吧。”

        “出去,你给我出去。”于晓丽气疯了。连抢再夺的,把自己的衣服抢过来,看着她那黑手,恶心坏了。

        “你干什么?我可是你大嫂。”

        “滚。”

        “你个贱人,跟谁说滚呢?这是我家。”

        里面的动静惊动了外面的人。于妈急匆匆的冲进来,看着里面的情景,真的恨铁不成钢,这媳妇真是傻子,“朱桂云你干什么?”

        “妈,你看她一个嫁出去的闺女居然敢让我滚。”

        “行了,赶紧的放下出去。”

        “妈!”

        “出去。”

        “这是我屋子,凭啥我出去?”

        于晓丽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知道的,立马的拢住所有的衣服,都没有叠直接装进包里,下地穿鞋的时候。看到自己的鞋子被踩的都是泥,气的又掏出一双布鞋穿上。

        拎着包下地,弯腰拎起鞋子出去了。

        “妈,你看她什么态度?”

        “闭嘴,傻货。”说完追了出去。

        于晓丽拎着包走到院子里,看着大家都在看自己,突然反应过来,以后自己要在这里生活的。看着院子里的六个人,她心都凉了。

        “爸。”

        “嗯,你怎么回来了?我们你也都看过了,还是赶紧的回去吧。”他是真的害怕韩相君,当初就告诉自己以后就当没有这个女儿的。

        于晓丽轻微的点了点头,她还真的不愿意留在这里了。

        “爸,我回来是因为户口的事,我得把户口迁出去。”

        “嗯,我一会儿去村长家给你开证明,你自己去乡里派出所办理迁出就行了。”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离开。”然后和大哥小弟也打了招呼。

        于晓兰过来,“大姐,你跟我凑合一晚上吧,我住和淑华住在厢房里。”

        于晓丽把鞋扔在一边,拎着包跟着于晓兰进了厢房。这哪里是厢房?这就是篷子。

        她把包放下后,直接去了外面,打水把鞋刷了。

        晚饭是玉米水饭,就是玉米粒碾成几瓣,那种大渣子粥。

        于晓丽沉着脸,所以一家人也不说话。

        于爸吃完饭后就出去了,于晓丽感觉松快了点。

        “妈,我明天就离开了,我出来的急,没有带粮票,你明天早上给我烙饼我带着,剩下的是我孝敬你们二老的。”

        “嗯,你今晚上跟小兰凑合一宿吧。”

        “嗯。”

        她坐在那里不动,看着妹妹和侄女收拾桌子。

        过了一会儿,于爸拿着一张纸回来,递给了于晓丽,“这是村里证明,你带着去乡里就可以办迁出证明了。”

        “好,我知道了。”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家里人都睡着了,于晓丽实在受不了满屋的蚊子。

        她坐在院子里,心里一万点的后悔,这以后要怎么办?回去找韩相君是不敢,当然也不敢找建斌。

        要自己留在这里那也是不可能的。本来幻想着雪松哥哥,今天见到后,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现在就是让自己跟着他过,自己也不愿意。

        在外面待了一个多小时,也是蚊子为耳边嗡嗡的叫,实在是太难受了。

        她回了屋子,听到妹妹和侄女的轻微的呼噜声,更加的心烦。

        看着只给自己留下的那点地方,她实在是气闷。又出去坐在院子里。

        突然看到寨子外有人影,吓了一跳。就想着赶紧进屋。

        “晓丽,晓丽!”

        于晓丽听出来这是高雪松的声音。这才没有回屋,而是接着坐下来了。

        “晓丽,晓丽你出来咱们说说话。”

        听着男人小心讨好声音,于晓丽满心都是失望,自己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了。

        “晓丽,你都不想和我说话了吗?”

        于晓丽站起来直接回了屋子,自己怎么会为了这样一个男人走到了这一步?离开了那个给自己七年多优越生活的男人,抛弃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图的是什么?

        躺在妹妹的身边,根本就没有一点睡意。

        摸着自己腰间的钱,心里踏实了很多。不行自己还是回去找韩相君吧,哪怕是他不要自己了,也让他给自己安排好了以后的生活,就算是再害怕他,也必须去找他。

        于晓丽想通以后,觉得轻松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于妈真的早上给于晓丽烙了五张饼。她吃过早饭以后,拎着包,带着饼,和在家里的妈妈说了一声离开了。

        她刚刚出村,就被庄稼地里冒出来的高雪松吓了一跳。

        “晓丽,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高二哥,你我都成家了,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不方便。”

        “晓丽,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高二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她刚想转身,被高雪松拉住了。

        于晓丽用力的甩开手。“你干什么?”

        “晓丽,我就是太想念你了。”

        于晓丽根本就没有回答,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她现在都后悔死了,回来时有多激动向往,现在就有多懊恼,多失望。

        她的脚步非常的快,比回来时还要快,心里急切的想要离开这里。

        一个小时后她到了派出所,拿出了村里的证明,要求开迁出证明。

        小时候没有学习过,现在认字还是和儿子一起。

        想到这里,觉得眼眶刺痛。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和儿子生活在一起。

        这边的证明开好以后,她去了车站,义无反顾的上车。心里想着,以后绝对不会再次的回来这里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到市里已经是十二点了,她手里只有几斤的粮票,她不舍的,可是因为口渴,实在没办法,只好回家。

        可是看着紧锁着的大门,所有的力气都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