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375章 375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375章 375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嗯,到时候再说吧,我走了,下午施工队的就会过来,这人你可以放心。”

        魏开云了然的点头,送走了韩相君,去客厅里找三个孩子,想问问他们的意见,中午想吃什么。

        最后决定去吃八大碗,两个大人带着三个孩子在十一点的时候就去了饭店。这是满人开的,挺有那种少数民族的感觉。

        一顿饭下来,三个孩子又吃多了,在中午的烈日下,五人溜达着走了回来。

        于晓丽进了厢房以后,放下自己的包,然后去了饭厅搬出来四把椅子,摆放到了一起。

        躺在硬邦邦的椅子上面,于晓丽满心都是委屈。

        不过想着马上就要和雪松哥哥在一起了,她又觉得这不算什么。

        一晚上都没有合眼,特别的兴奋。

        等到天亮了,她看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半,起来看着厢房里的雨伞还有雨衣。起来把厢房里的挂面,小米,白面装进两个袋子里,搭上肩膀,然后穿上雨衣,厢房的门都没有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外面还在下雨,但是已经小了很多,路面上有积水,不过什么都阻挡不了她离开的脚步。

        在站点等着公共汽车,雪松哥哥一定在家里等着自己。

        于晓丽脸上带着笑容,心里都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高雪松和于晓丽是邻居,他是家里的老二,不受家里的重视,但是这个小伙子长得好,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

        于晓丽也是在家里不受重视,所以从小两人就在一起玩。两人的相貌都非常的出众,让家里的兄弟姐妹都不喜,所以他们就是隐形的存在。

        两人到了十五岁,就有了男女之情,高家也没有不同意的,毕竟还省的再去给他找媳妇了。

        不过于家不愿意,毕竟闺女长得好,还想让她嫁个好人家,将来能够多要聘礼。

        可是两个小年轻商量好了,一定要在一起的。

        可是赶上了灾害。第一年的时候撑过来,可是第二年根本就是一家人扎起了脖子。

        所以于家商量着把于晓丽嫁出去换粮食,毕竟下面的女孩子还小。也就是她够年纪了,而且她长得最好。

        于晓丽知道这个消息,那简直是晴天霹雳,想要私奔,于家母亲也看出了她的想法,语重心长的说“晓丽,现在这个时候如果你们出去,那是一点活路都没有。你们有力气跑?以后靠着什么活着?”

        于晓丽也是真的饿怕了,妈妈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对自己打骂,还和声细语的跟自己说话。

        她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现在饿的头昏眼花的。真的怕了这种饿肚子的滋味了。

        是啊,能跑去哪里?现在活着都已经是奢望了。

        所以她听了家里的安排,这天早上,她破天荒的喝了一碗粥,看着兄弟姐妹们羡慕的眼神,还有他们吞咽的动作,心里还有点优越感。

        爸爸带着她直接去了市里,第一次坐了汽车,晕晕乎乎的跟着爸爸,见了很多的人,自己就好像被卖的牲口,被人转圈看。

        一直到了晚上,才见到了韩相君。

        是这个年轻的男人用了五百斤的粮食换了自己。

        跟着他回去后,看到那么好,那么大的房子,还有桌上的大米粥真是高兴坏了,自己不用饿死了。

        等到十天之后,她已经彻底的缓过来了,这时候更加的想念高雪松了。

        等到一个月后,这个男人想要要自己,她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可是听着要那五百斤的粮食,她屈服了。

        公共汽车过来了,于晓丽带着自己的全部的向往上车了。她不知道,一直有人跟着他。

        在四九城的韩公子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憋屈,韩相君怎么可能受了这个。

        坐上车后的于晓丽突然想起,自己的钱不能这样露出来,刚刚启动后她又下车了。

        直接去了银行,她可是听到过韩相君说过,钱存在银行最安全了。

        可是到了银行,她没有户口本,她也不知道她的户口在哪里,所以没有办法,她又再次的回到了韩家门口,可是她没有勇气敲门,感觉到了身上的粮食,想起了韩相君的手段,想要有转身就跑的冲动。

        可是自己的户口怎么办?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敲门。

        韩相君正在收拾地窖里的东西,得转走了,留在这里不安全。

        听到敲门声,他皱着眉头开门。

        “于晓丽,你是活的腻歪了?”

        “我就是想问我的户口的事。”

        “还在你家里,以后就是有再大的事,哪怕你就要死了,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要不然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于晓丽吓得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转身跑了。

        后面的人一会儿走到韩相君的身后,说了她去银行的事。

        韩相君讽刺一笑,“不用管她,你就看着发生了什么事,回头告诉我就行了。”

        于晓丽吓得一憋气的跑出去很远,但是还是不死心。再次的去了银行。

        “同志,我没有户口本,能不能把钱存上?”

        “不行。”

        没有办法,于晓丽只好再次的到了站点等着,想着这钱一定要藏起来,要是被家里人知道,一定一分钱也不会留给自己。

        她坐在一边等着车,估计还得一个小时,看着手腕上的手表,这个也得藏起来。

        还有自己包里的好衣服,皮鞋都不能带回去。

        可是自己又能藏在哪里?于晓丽真的发愁了。

        她又突然站起来,去了公共厕所,把钱和手表都围在了腰上,回去看看再说。这是自己以后赖以生存得东西,就是家里和雪松哥哥都不能说。

        等到车子再次来的时候,她终于上车了。

        晃悠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终于到了乡里。

        她心里都是雀跃,终于要见到自己喜欢的雪松哥哥了。

        所以就算是饿着肚子她也觉得脚步松快。

        这段路还得走一个小时。又赶上下雨,道路特别的泥泞。在城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还真的不习惯这样了。走着走着觉得脚底板已经打了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