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239章 239纸包不住火

第239章 239纸包不住火

        两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三人都低头吃饭。

        就算天再热,姜心语也不敢开电扇,怕感冒了,对孩子不好。

        还有一周的时间就要去学校看成绩了。希望自己的政审能够通过吧。

        钱军来到姜心语的办公室,“姜心语,你怀孕了是吗?”

        听到钱军的话,姜心语眼泪刷的留下来。

        “走,咱们去你家。”

        姜心语听到他压抑的怒气。

        钱军拿着车钥匙,两人一路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两人沉默的面对面的坐着。

        “到底怎么回事?”钱军做了好一会儿的心里建设,这才开口。

        姜心语就是低着头坐在那里,根本就不能说。

        “姜心语,我不知道你有要好的男同志,还有看着你的样子应该是在放假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对吗?”

        姜心语还是不说话,不过眼泪却是下来了。

        钱军看着这样的她,心里难受。

        “那我这么问,那个男人知道你怀孕了吗?”

        还是没有反应。

        “姜心语,你是自愿的吗?”

        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你什么都不说是吗?可是你要知道,这件事根本就瞒不住的。你想过孩子以后怎么样吗?”

        钱军就看到姜心语的眼泪掉的更凶了。

        “拿出你平时的做派来,你想想以后怎么办吧?

        姜心语,你可以跟我说实话,我来想办法。”

        “钱厂长,我什么都不会说,这事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至于以后怎么样?就顺其自然吧。”

        “姜心语,你做好心里准备了吗?你难道不知道人言可畏?”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怎么办?

        我是一定会留下这个孩子的,无论怎么样,我都是爱他的。”

        “可是你刚刚十八岁,你以后的日子要怎么办?能找到那个男人吗?”

        姜心语眼泪流的更凶了。

        “那你就是准备一个人照顾这个孩子了?”

        “是,我要照顾他,她是我的。”

        “难道你一辈子想要一个人带着孩子过?”

        “有什么不可以?就算我失去了工作,我也能够养活他。”

        钱军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忍住没有暴跳如雷。

        “你怎么还是这么幼稚?孩子也会受到人家的白眼的。”

        “那我就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我就说我离婚独自带着孩子。”

        “孩子的户口呢?”

        “我再想办法。总会解决的。”

        “你喜欢那个男人?你要这样的维护他?”

        姜心语摇头,她喜欢魏开云,但是现在心里还是埋怨他的。自己现在就是想要维护他都找不到人。

        “以你的成绩,马上就要接受政审了。你要怎么办?”

        还是低着头不说话,钱军又深吸了好几口气。压了压自己的火气。

        “姜心语你告诉我,你想要上大学吗?”

        姜心语点头“我想去上学,选一个选的学校,那样就会到一个没人人认识我的地方。这样对孩子的伤害最小。”

        “那你就没有想过马上找个男人嫁了?”

        “我不要!”姜心语的语气非常的坚决。

        “那你去找那个男人。”

        姜心语泪眼朦胧的摇头。

        看着她这样的表情,钱军猜想姜心语应该是被强迫的。是不想提起那段伤心的往事吧?

        “姜心语,你请假吧,一直到了政审过去,我给你安排,要是实在不行,也没有办法了。你选的哪个大学?”

        姜心语说了一遍。

        “那就西北工业大学吧,那里最远。”

        “嗯,谢谢钱厂长。”

        “不用,还是别请假了,就说我派你去山东下市场收棉花吧,至于成绩我去给你看,志愿我替你勾。

        你就老实的待在家里。我每天都会过来,你有什么需要跟我说,等到录取通知书下来后,你就直接去学校。”

        姜心语心里挺感动的。无论钱军怎么样,对自己真是好。

        “好。”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不用,我没有胃口,一会儿饿了再说。”

        “行,我跟外面说有紧急情况要你去处理。”

        钱军说完离开了。他帮着姜心语锁上大门。坐在车上,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都崩起了。

        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送她离开,等几年过去以后,什么都淡了。

        在钱军离开后,姜心语压抑的心情少了很多。有钱军帮忙,她这次应该能够度过去。

        洗了个澡,舒服的躺在炕上睡了一觉。

        下午醒来也没有什么事,给孩子准备要用的被褥,衣服。

        钱军回到了办公室。“宋秘书,姜主任被我派到了山东处理一些事情,你记录一下。”

        “是。”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是有电风扇,还是觉得燥热。

        抄起桌上的电话。“朱局长,我是钱军。

        嗯,姜主任的意思现在先不过去了,她前几天参加了高考,成绩还可以,估计五百三。

        嗯,确实是挺踏实的。我想着她现在过去,也干不了几天,还得去上学,就让她的关系先放在我们这吧。

        是啊,是喜事,一定的,最少二百的奖励。

        山东那边货源出了点问题,我让她过去解决了。”

        他放下电话,心里的火气也下去了,姜心语还年轻,等几年再说吧。

        之后他又找到了市里高中校长办公室的电话。

        “刘校长,我是纺织厂厂长钱军,因为有些特殊的情况,姜心语被我派出去了。

        嗯,我知道她要选择志愿的,我可以替她的,刘校长放心,我二十八那天会去学校的。

        她有意于西北工业大学。对,她的关系一直就在纺织厂。

        好,谢谢刘校长了,我不会耽误事的。”

        姜心语这边的事全是解决的差不多了,政审一定会来纺织厂的,姜心语绝对没有问题的。

        而此时的田明艳,浑浑噩噩的在贾行之的家里躺着。

        什么都完了,一定是有人害自己,一定是这样的,可是究竟是谁呢?

        要不然怎么大晚上的那么多人聚集在自己的办公室?这绝对不正常的。自己的副厂长的职位也没有了,因为这是个人问题,所以自己还能在车间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