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206章 206沉默

第206章 206沉默

        两人下车,姜心语看到了郝士超他们几个在一起向自己招手。

        “你去吧,我进去会场。”

        “姜心语,一会儿你开会的时候别生气。”

        “嗯,我知道了。犯不着生气的。

        你们都知道了?”

        “嗯,我们厂长说的。

        我又不是傻子,生气不会的,不值得。走吧,咱们也进去。”

        姜心语坐在钱军身后。这时候会场里已经很多人了,陶县长就坐在钱军的身边。

        和曹秘书笑了笑,安静的坐在那里,笔记本已经放在了膝盖上,做着一个秘书应该做的。

        会议开始了,这次市长,市高官都出席了,这可不是小事。

        姜心语一心二用的,看着热闹,原来无论是谁,无论是白丁还是文化人在吵架的时候都是一个样子,脸红脖子粗的。

        一直到了十二点了,会议一点结束的意思都没有。

        姜心语掏出糖递给曹秘书两颗,递给钱军一颗,甜食真的有让人心情好的功能。至少姜心语是这样认为的。

        除了他们县沉默,别的地方的领导几乎都是扯着嗓子吼的。

        十二点四十,大家也都有点累了,会场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今年虽然有几场雨,可是我们县都没有种麦子,这粮食下来还得两个多月,这要怎么活?”

        “是啊,市长,他们f县有吃的,我们都要有饿死的人了。”

        “市长,让他们借给我们粮食吧,明年麦秋的时候还。”

        陶君成一句话都不说,还是原本的表情坐在那里。

        “市长,这事得你出面解决啊。”

        “陶县长,你也听到了大家的意思了吧?你说说吧。”

        陶君成站起来“我现在是真的无能为力,这次粮食有多一半是各家各户集资弄上来的,还有一部分是县里所有企业捐款的,当时小麦回来的时候两天,所有的小麦都分下去了。

        想要跟我们借,那也得我们有啊,现在粮站有几吨小麦,那是县城居民的供应,拿什么往外借?”

        “那就再去一趟,我们集资。”

        “呵呵,唐县长,这一路上是三个月的时间,就算没有困难运回来也赶不上。

        还有上次差点所有的小麦被扣住,连着乘务员十五个人差点都回不来。

        有几个回来干脆就想辞职不干了,都知道了这个情况,请问谁去?

        还有如果小麦被扣住了,那么损失算谁的?”

        这下会场沉默了。大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人家的话说的明白,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听不懂。

        “大家也听到了陶县长的说的情况了,这件事我也觉得不可行。”

        “市长,那要怎么办?我们集资上来的钱都没影了。”

        “呵呵,那是后话,你们以为这件事你们就没有责任?”

        “市长,就是把我免职了,我也不能对不起广大的老百姓。

        再说这件事要不是市里抻头,我们能集资?

        现在出事了,就是我们两个的责任?

        我们有什么错?不能说是上至下派,也是我们积极的响应上面的号召。”

        这下会场死一般的安静,这位应该是豁出去了,反正最坏的打算就怕被罢免。

        “既然这样,咱们就开始讨论责任归属的问题。”

        这下是上面的领导们说。下面也没有人插话了。

        那次组织集资的副市长直接免职,因为没有别的问题。就没有追究责任。还有参与的几个秘书,科长,全部一撸到底。

        姜心语心里想着就是这样老百姓的损失怎么办?

        接下来是这两位县长的问题。他们两个是记大过,并没有免职。不过这辈子想要升是没有希望了。

        好在职位还在,其实姜心语觉得两人并不希望不被免职。十万啊,在现在这个时代,那可不是小钱。这些有一部分应该是老百姓自己的钱,要是闹,他们还真的承受不起。

        已经快两点了,会议还没有结束的势头,姜心语又掏出四块糖,四人一人一块,没敢给佘小云他们,离得有点远,也不能隔山迈岭的给。

        一直持续到三点半,才总算结束。这几个小时坐的姜心语腰酸背痛的。

        这次吕北光和梁友发两人跟他们一起。

        还是姜心语开车,吕北光坐在前面,后面的两位厂长讨论了一下这件事。

        “钱厂长,陶县长有希望升上去吗?这一下少了两位副市长。”

        钱军摇头“谁知道呢?不过陶县长还是不错的。如果真的升上去咱们这里不知道谁来呢?”

        “是啊,还不知道来个什么样的。晚上一起吃饭?”

        “我不去了,我这两天有事,昨晚上一宿没睡,今天我回去睡觉了。”

        “行,下次吧。”

        姜心语先把钱军送回去,再开车送吕北光他们。

        “姜心语,你周六有时间吗?”

        “怎么了?”

        “去我家吃饭,两个孩子让我请你去我家。”

        “晚上吧,我白天有事,告诉他们我给他们带好吃的,还有如果你不会做饭就等着我去做。”

        “你们两个搞对象呢?”梁友发八卦的凑过来。

        “梁厂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搞对象了?我们就是朋友,朋友。”

        “哦!其实我们北光还是挺好的。”

        “呵呵,您给他介绍吧。”

        吕北光还是那个样子。遇上自己不喜欢的话题就变成了哑巴。

        他们两人下车,姜心语说了一句就开车离开了。

        “北光啊,这姜主任真的非常的好。”

        “我们只是朋友。”

        “你是笨蛋。算了,跟傻子说这些有什么用?”

        吕北光笑了笑,他其实有点喜欢姜心语的,但是是介于朋友之上那么一点点的喜欢。既然人家只把自己当朋友,那以后就是朋友,好朋友。

        姜心语回来后没一会儿也下班了,急匆匆的回家,饿了。

        她刚进家,大门被敲响了。

        “钱厂长,你在怎么来了?”

        “我饿了,来你家蹭饭。”

        “那你想吃什么?”

        “吃什么都行。”

        “凉面?我还有芝麻酱,还有腊肠。红咸菜炒鸡蛋?”

        “行,我帮忙,两个人快点,我太饿了。”

        “行,那你先吃个桃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