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117章 117回家

第117章 117回家

        姜心语就小跑的跟在刑天的身后,实在是人家走路太快了。还是进了刚才的办公室。

        “电话号码!”

        姜心语傻眼了,傻愣愣的看着刑天“同志,我没有我们魏厂长的电话,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就是我们钱厂长也在外国,联系不上。”

        刑天看清楚了这个小姑娘,那个可怜的模样,让自己心软了。

        他抄起电话问了魏开云的电话。

        再次拨通,电话响了很久,终于被夜班的人接起来,“找魏开云。”

        “稍等,我去找魏厂长,五分钟后再打。”

        刑天放下电话,看了一眼时间,大马金刀的坐下了。

        姜心语就跟着受气的小丫鬟似的站在一边。五分钟后刑天再次拨通了电话。

        “魏开云?”

        “对,我是。”

        “你等下。你过来确认一下,别说不是魏开云。”

        “喂!”

        “心语?”

        “嗯,是你我就放心了。”这句话都带着哭音了。

        刑天看了一眼红着眼圈的丫头,任命的接过电话。“魏开云,我是刑天。”

        “知道。”

        “我来接货,你的秘书不放心,非要你确定,你现在告诉她吧。”

        魏开云在电话的另一头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姜心语接过电话“心语,你可以交给他,你的任务完成了。”

        “好。”

        “我在省纺织厂等你。”

        姜心语都没有搭理他,直接放下电话了。

        朝着刑天鞠躬“谢谢同志。”

        刑天深深的看了一眼姜心语,一句话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姜心语赶忙的追出去了,她得告诉孙宝胜和吕北光一声。

        出去一看,人家这边已经卸下了他们剩下的四节车皮。

        他们两个就在一边看着。

        “姜心语,这是接手了?”

        “是啊,没咱们什么事了。”

        一直到他们出发,姜心语才瘫坐在站台的椅子上。

        心跳的厉害。要是再来一次,自己估计都得未老先衰了。

        “姜心语,这里给咱们安排的房间,你去睡。”孙宝胜看着没有一点精神的小姑娘,这个和自己的闺女差不多大小的孩子,挺心疼的。

        “孙厂长,我真的得去休息,我不舒服。”

        “去吧,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姜心语晕晕乎乎的进了刚才孙宝胜指的房间。

        倒在床上抻上被子就睡,她的洁癖也没有了。

        而火车上的刑天却被手下取笑。

        “头,你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不过那个小姑娘挺有胆子的。”

        刑天瞪了一眼他,也不说话,心里也在奇怪,自己怎么就心软了?就是因为她带着哭腔,还坚定的跟着自己吧?

        魏开云放下电话以后真是心疼死了,就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丫头不乐观的时候,可是这次却是带着哭腔给自己打电话,真恨不得自己就在她身边。

        回去宿舍,怎么也睡不着,看来领导非常的重视这货,居然让刑天过去了。

        不过刑天是出了名的难缠,怎么就同意打电话了?

        姜心语一直睡到了早上六点,还是觉得头昏脑涨的,不过还是坚持着起来了,毕竟孙厂长和吕北光一夜没有合眼了。出去洗漱后去找他们了。

        “孙厂长,吕秘书,你们去休息?”

        “北光你去休息,晚上还得值夜,我去联系木材。”

        吕北光也没有客气,他真的睁不开眼了。

        姜心语就坐在站台上的长椅上,盯着这四节车皮,这可是很多人的希望,绝对不能出差错。

        一直等到了中午,孙宝胜才回来。

        “心语,我联系好了,他们下午送木材过来。”

        “太好了,这下路上安全多了。

        孙厂长,你赶紧的去吃饭休息,我在这里守着。”

        “嗯,我去睡一觉,他们过来你叫我。”

        “好,我知道了。”

        下午过来四辆卡车,满满的都是松木。

        车站有天车,孙宝胜指挥着一车皮上放一车的木材。这样刚好的能盖住,一个成年男人想要搬动那是不可能的。

        这下三个人都踏实了,两人睡觉,姜心语也觉得非常的疲惫,但是睡不着,担心那八十吨的棉花。

        钱军却是遇上麻烦了,最后也是花了一万块钱,这五十节的车皮才通过。

        他心里也是非常紧张,这种阵仗真吓人。

        等到后半夜到了站点。姜心语根本就没有睡踏实,听到了火车的动静,从床上跳下来,跑出去。

        钱军看着跑出来的姜心语,放心了。

        “不要急,没事,安全到达。”

        这时候孙宝胜和吕北光两人也出来,看到钱军都松了一口气。

        “孙厂长,咱们现在出发。”

        然后是工作人员把四节车皮挂在棉花后面。

        “这个办法好,有扒火车的也损失也不会太大。”

        “这是姜秘书想出来的办法。”

        钱军看了一眼姜心语,发觉她很不正常。

        “姜秘书,你怎么了?”

        “我头晕,没事的,一会儿上车睡一觉就好了。”

        因为是夜里,钱军也看不清姜心语,也就听她的了。

        这次姜心语自己分到了一件屋子,她强忍着不舒服打水洗澡。

        早上三个人都醒来,没有发现姜心语出来,以为小姑娘贪睡,也没注意,可是都九点了,还没有动静,这下三人着急了。

        钱军敲门,也没有姜心语的回应。

        吕北光撞开了房门,看到床上直挺挺躺着的姜心语,这下三人吓坏了。

        钱军一个箭步冲过去,发觉姜心语呼吸急促。脸颊通红,伸手摸了摸她得额头,特别的烫。

        “发烧了,吕秘书,你去问问列车长,有没有退烧药?”

        “嗯。”吕北光跑出去了。

        “我去给她倒水,钱副厂长你把心语叫醒,她得多喝水。”

        “姜秘书,姜心语,你醒醒!”

        姜心语迷茫的睁开眼,钱军发现她眼睛都红了。

        “姜秘书,你发烧了,吕秘书去给你找药了。”

        说着吕北光跑进来了,“只有安乃近。”

        “行,安乃近退烧的效果特别好。”

        孙宝胜也端着水进来。钱军看着没有动作的姜心语,知道她这是烧糊涂了。把手伸到她得脖子下,扶起她,让她靠在自己身上,这丫头也太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