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115章 115能力

第115章 115能力

        “村长。你也吃,这就是我的一点意思。”最后姜心语还是没有买到十个馒头,做饭也是定量的。能卖给她十个已经够意思了。

        吃完饭,姜心语带着他们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给两人倒水。

        “村长,我周日就要离开了,具体回来的时间不能确定,但是我觉得两个月应该差不多。

        还有咱们村有多少人家想要买粮食?”

        “心语,我们带过来八千块钱,这是村里这么多年的存款,我们都拿过来了,等到粮食买到了给大家伙分。”

        “那可是太好了,村长,我丑话说到前面,能不能买回来不确定,买什么回来也不能确定,但是我保证,要是不能买回来,我会把八千块钱一分不少的交还村里,要是可以买,我就买最便宜的粮食这样大家能多挺一段时间。”

        “好,我们相信你。”

        正说着,电话响起来了。

        “你好!厂长办公室。”

        “是我。”

        “魏厂长?你……”

        “姜秘书,我听说你要一起去俄国?”

        “对,周日出发。”

        “我派人给你送过去五十万,全部买小麦。”

        “是卢布?”

        “人民币”

        “好!”姜心语知道现在魏开云一定是说话不方便。

        放下电话后,姜心语看到两位已经把钱放在桌上了。

        “心语,钱都在这,这是我们去银行支出来的。”

        “嗯,我一定会保护好这些钱的。”摸着还有体温的八捆钱,姜心语心里不是滋味。

        送走了两位老人,姜心语直接去了钱军的办公室。

        “钱厂长,咱们全部带现金,我们村里今天送钱过来,但是都是人民币。”

        “咱们都带着人民币,那边有朋友负责这件事。”

        “那我就放心了。”姜心语看着钱军,但是他并没有什么话,疑惑的回了办公室。

        魏开云说过钱军跟他是一起的,怎么买怎么多小麦钱军不知道?

        下午她就盯着电话。一直也没有等到魏开云的电话。

        明天周六了,可以在家里休息,明天去找建筑师傅,把家里整理好了。

        周六,又来了两个师傅,堂屋的炉子改了。这样生炉子也能热炕了,洗澡间的窗户门也装上了。还把堂屋的铁皮炉子移到了洗澡间,所有的活就算完成了。

        姜心语给钱被对方拒绝了,“那位男同志已经给钱了,小姑娘,有事再找我。”

        “行。谢谢师傅了。”

        下午姜心语就留在家里种上豆角,黄瓜。挨着墙边种了一排玉米,留着煮着吃的。

        晚上大门被敲响,“我是魏开云的朋友。”

        姜心语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两个中年男人。“这是魏开云要给你的。”说完放下一个大的布包,离开了。

        姜心语头一次没有拎起来,这也是大意了,也太重了。

        回到屋里打开布包,里面都是打着捆的钱。里面还有一封信。

        “钱军知道,他会去找你。”

        姜心语这个郁闷啊,怎么就这几个字?

        丧气的收起来。又听到了敲门声。

        “姜秘书,我是钱军。”

        “钱厂长,这就是刚才送过来的钱,这么多要我怎么带?”

        “我带就好了。实在是不方便送去厂子,只好送来你这里了。”

        “嗯,行,这一大包就是扔在外面,有人第一眼看到也不会觉得是钱的。”

        “姜秘书,你就不好奇吗?”

        姜心语赶忙的摇头“钱厂长我不好奇。我就是听你们的命令办事。”

        钱军笑了笑,“钱今天晚上就放到你这里了,我明天中午过来找你。有人会去送咱们的。”

        “不坐公共汽车了?”

        “不坐了,你等我来就行了。”

        “好。”还真是小心,都不知道哪句是实话了。

        送走钱军,姜心语把钱收进空间里。想着自己空间怎么也能装进去十吨左右,就是不敢装,还是走明路吧。

        她躺在被窝睡着了,可是魏开云却是望着房顶发呆,见到了领导,还没有等到自己说想要从政,上头就发话让他去省里纺织厂当厂长。

        在知道袁新云的情况后,魏开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谢谢那位报警的女孩子了。

        要不是有人报警,没准袁新云还是纺织厂的厂长,可是有了这一出,他是厂长当不成了,自己却要过去。

        在别人眼里是高升,但是自己并不是多想要。

        想着媳妇说的让自己脱离纺织厂,现在不但没有脱离,反而陷的更深了。

        明天自己就出发去省里报道了,和媳妇是碰不上了。真觉得可惜。

        不过还是挺惊讶的,没想到她居然还懂俄语?

        对于今天下午钱军利用他们两个,他非常的不满意,可是也没有办法,上面这样要求,身不由己。

        这次出去应该没有问题。就是这这么多的小麦,希望这傻丫头不要掺和。

        周日姜心语就在家里休息,中午吃了饭后等着钱军了。

        居然开的是大卡车,姜心语心说这是要带多少钱?现在就是不方便,后世动几下手指就完成了。

        姜心语还是一个包,“姜秘书,你去驾驶室坐。”

        姜心语当然听话,爬上副驾驶,稳稳的坐在那里。剩下的三人直接去了后车斗了。

        下午两点他们到了市火车站。铁路局给他们安排了一间休息室。里面有四张床。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毕竟他们带的钱太多了。为了避免麻烦,只能这样。

        姜心语也没有矫情,直接脱鞋骈腿坐在床上,从包里抽出一本书,坐在那里看。

        其余的三个人看到这样的姜心语,也就不拘束了,都躺在了床上。

        屋里静悄悄的,三个人都闭着眼,姜心语只好负责守着了。

        晚饭是吕北光打回来的,窝头,咸菜,拌菠菜。

        “姜秘书,我看你一点也不紧张。”

        “孙厂长,我这为什么紧张的,不是有你们三个吗?嘿嘿,要是真的有人抢劫,也没有人会关注我的,到时候我会非常没有义气的先跑。”

        “哈哈哈,对到时候你就先跑。”对于姜心语的回答,三人都笑了。

        是啊,一个小姑娘能干什么?唯一的优势是她懂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