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102章 102作用

第102章 102作用

        曹秘书笑了笑。

        “这还要批复什么?”姜心语问出来大家并没有吃惊,因为她也就是新人,不懂也正常。

        “咱们还是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吃菜。”

        “刘秘书,粮站可以买粮食不?我准备周六回老家,给邻居带点粮食,你们不知道我们村从去年腊月开始基本上已经断粮了。我想着回去带点粮食。”

        刘宇伟摇头“没有,每个月供应市民的粮食都要断了。”

        这个话题一出,饭桌上安静了。

        姜心语手里还有六十多斤的粮票,这是两个月的票据。

        不行,明天中午去供销社都换成了实物。

        “刘秘书,我手里还有六十多斤的粮票没有换,什么时间可以去粮站换?”

        “你还有这么多?”

        “两个月的,我上次走的急。还没有来得及换,这不是刚回来吗?”

        “你在食堂不用粮票吗?”

        “用啊,不过我这还有出差补贴。”

        “小姜,真羡慕你。”

        “佘秘书,你们不也是这么多的供应量吗?”

        “是,但是哪里够吃,一天的量就是一斤,还不够吃,家里还有老人孩子,不能一点也补贴补吧?”佘小云说的戚戚焉。

        现在姜心语成了桌上最富有的人了,被人火热的看着,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今天这顿饭粮票我出了,谢谢大家的关照。”

        这里的人就没有不是人精的,并不是想要占便宜,但是人家能够敞亮的说出来,他们也就知足了。

        “怎么能用你呢?还没有到要占小姑娘便宜的地步。”

        “我说的是真的,等到以后好了,你们请我就行了。”

        大家就是笑笑,对于姜心语的善意,大家心里都暖暖的,都知情。

        饭后,姜心语真的抢着把粮票和钱都出了,这顿饭十多块钱,就是半个月的工资。

        大家也没有在门口拉拉扯扯的,佘小云送姜心语回到纺织厂门口,塞给了她钱和粮票。

        “傻丫头,大家都知道你是真心的,但是这个时候没有人想要占你便宜的。”

        “佘姐,你要是有难处就来找我,挤挤就能出来,我应该每个月都吃不完。”

        “好,我记住了。谢谢你心语。”

        “客气啥?越是困难的时候咱们越要互相帮助。

        对了,我明天中午去供销社,把手里所有的票都换了。”

        “去吧,明天有大豆油,只是限量,每家半斤。你有多少油票?”

        “五斤。”

        “啧!我给你想办法。还有煤油供应不多了,你记着带瓶子。”

        “好,谢谢佘姐了,我明天给你带好吃的。”

        姜心语美滋滋的送走了佘小云,和门卫打招呼进了厂子。

        魏开云看着满脸笑意的姜心语,心里这个酸,这吃饭怎么吃的这么高兴?

        自己担心了半天,自己可没忘她对着吕北光发花痴。

        姜心语趴在桌子上休息,一点半该上班了。

        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没一会儿就有了睡意了。

        魏开云出来把姜心语抱起来。

        “你放开,这是外面。”

        “你去里面睡,一会儿有事我叫你。”

        “不去。你进去,我没事。”

        魏开云看着媳妇避恐不及的样子不高兴了。不过他也知道这里不是自己随心所欲的地方。

        下午去组织学习。就是一帮先进分子慷慨激昂的演说。

        下班后姜心语急匆匆的去了废品站,买了几个瓶子。明天要去买煤油。

        回家刷干净倒扣在一边,让后想着五斤的豆油要放在哪里?塑料桶自己有,可是不能拿出去吧,想了好一会儿,招出了两个以前收集起来的矿泉水桶,把上面的商标撕下来,瓶盖上的日期刮掉。

        怎么看怎么觉得还是太显眼了,算了,先这样。

        现在天热了,穿着秋衣秋裤出汗,不穿又觉得冷,真是不舒服,烧水,洗澡,洗衣服,这外套明天早上还能干了。

        想吃粥了,不想吃干的,所以点着了堂屋的炉子,烧的煤球,等到他们给自己建洗澡间时,把这炉子放进洗澡间,在堂屋搭两个土炉子。

        建筑师傅怎么还不过来,这都要天快黑了。

        姜心语的山药红枣小米粥已经熬好了,才听到敲门声。

        开门一看是魏开云。今天怎么这么早?

        “你找到了那位建筑的师傅了吗?”

        “找到了,明天早上他拉着材料过来,你只要把家里屋子门锁上就好了。他们在院子里干活也不耽误什么。”

        “嗯,那这周我还想着回老家去看看呢,看来去不成了。”

        “你回去干什么?”魏开云端着粥进了西屋。

        “回家收拾下院子,种粮食。要不也是浪费了。”

        “那我留在家里就行了。你去吧。”

        “谢谢你了。”

        “其实我更想跟你一起回去。可是现在情况还不明朗,过一段时间我再去。”

        “发生了什么事?”

        “我一会儿跟你说。”咸菜丝姜心语特意的放了醋,辣椒油,味道好多了。

        两人吃完饭,魏开云给姜心语准备洗澡水。他在院子里洗。

        “你躲开,我这几天不方便。”

        “怎么了?”

        “告诉你,你也不知道。就是女人不方便的这几天。”

        魏开云都二十八了,还有什么不懂的。

        所以两人就并排躺在炕上。“心语,我一直都是身不由己。我就是人家手下。我想要脱离出来,但是不行。

        我怕他们控制你,来要挟我。我倒是不怕他们对我怎么样,就是怕他们对你不利。”

        “明白了。我无所谓,我认定了你,其余的都不是问题,只要你别对不起我,我就不会背叛你。”

        “媳妇,有你这辈子值了。”魏开云搂着姜心语不撒手。

        “你放开,太热了。”

        “让他们在外面给你搭个炉子?”

        “不用,大锅还是得烧火,要不炕凉,也潮。”

        第二天两人还没有吃早饭,听到了敲门声。

        魏开云跟他们交代的,姜心语也不懂,最后要求堂屋里搭两个炉子。

        “你们得去准备炉箅子,炉盖。”

        姜心语点头,看了看他们带过来的塑料管子太细了,这样埋在下面时间长了出水怕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