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82章 82回村

第82章 82回村

        王爱玲更是脸色刷白。

        “姐,你晕车了?”

        王爱玲咽了咽口水,也没敢说话,就是点了点头。最后还冲着姜心语笑了笑。

        半个小时后到了乡里,终于下车了,王爱玲冲到道边,干呕了起来,姜心语的脸色也不好看。

        孔梦洁是最先下来的,她看起来倒是没事。也不搭理她们两个,现在到了这里,孔梦洁心里踏实了。

        自己的爸爸是村长,自己生来就应该比她们地位高,在县里自己是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踏上这片土地,让她恢复了高傲,自信。

        两人蔫蔫的跟在她身后,走了一段,姜心语脱下大衣抱在怀里,要是出汗了,怕感冒。现在也就是她还穿棉大衣。

        “心语,晚上去我家吃饭吧?”

        “不去了,我得烧火。”

        “家里还有吃的?”

        “地窖里有,放心吧,我还能饿到我自己。半夜你跟我去碾玉米面?”

        “让我哥去吧,我明天早上给你送过去。”

        “行啊,我这次回去带回去,要不你回去跟我大伯说说送咱们回去?家里还有很多的劈柴,这夏天也得烧不是?”

        “行啊,咱们坐牛车过去,还省的晕车了。”

        孔梦洁憋着一口气,可是毕竟这两包的布头也是挺重的,让她有点吃不消了,后面还有两人的说笑声,更是让她的火气蹭蹭的。

        不过也拉不下脸来求她们两个帮忙。

        天越来越黑了,等到她们到家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她们分散开,各自回家。

        姜心语开门,感觉院子里特别的萧条,破败。

        开门进了堂屋,闻到了一股清凉味。赶忙的打开手电筒,点上煤油灯。

        缸里的水还是大冰坨,没有办法,只好先去挑水。

        刚开门,王爱玲和王孝龙过来了。

        “心语,我哥来给你挑水。”

        “那太好了,谢谢孝龙大哥了。”

        小伙子干活都不算事,没一会儿挑回来两桶水。

        姜心语刷锅,倒进锅里,王孝龙又去挑第二趟,王爱玲帮着烧火。

        “心语,这家里也太冷了。”

        “没事的,用不了两个钟头就暖和了,也不是三九天了。”

        第二挑水还是都倒进锅里,第三挑水放进大盆,小盆里,最后又挑了两桶放着。

        “明天你水缸就可以化开了。”

        哥两背着半袋子玉米粒回去了,家里还等着他们吃饭。

        姜心语坐在灶台边,这里暖和。

        从空间里拿出一个肉包子,喝了一袋奶,晚饭就这样了。

        水开了,赶紧的擦炕,都是灰尘。

        一直忙活到十一点,才总算躺进被窝,虽然屋子里清冷,但是被窝还挺暖和的。

        魏开云也没有休息,而是躺在了炕上,想着心事。

        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她家也没人住,一定冷,回去干什么呢?还不如明天早上走,下午回来呢。

        又想到了自己去首都的事,心里有点没底。

        说是去省城参观学习其实也就是给去首都坐掩护,自己带的钱太多,所以还是先去首都,这样也踏实。

        不知道上面那位能不能同意自己的要求?

        老杨这次回来后差不多可以退下了吧?

        看着这个意思,他们两个应该是立功了。

        这样更好,也不要什么奖励了。

        不过以那位的心胸估计不会有什么为难,但是放不放还不一定。

        魏开云心里不舒服,自己从十岁出来,现在已经十八年了,十八年也算是可以还清了恩情了。

        还是等到见面以后再做决定,实在不行,就当甩手的掌柜好了。

        自己以后要有家庭,老婆孩子。再也不是那种没有牵挂的人了,所以害怕了,要退出了。

        魏开云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真的害怕了,怕连累未来的家人。

        迷迷糊糊的,闻到了枕头上的香味,再次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了。

        第二天姜心语还没有醒过来,听到了敲门声,想睡个懒觉都不可以。

        开门看原来是田淑兰。“大娘,这么早?”

        “嗯,打扰你睡觉了。”

        “没事的,大娘,屋里坐。”

        田淑兰心里差异,这还没有一个月,这个丫头变化真大,白净了,高了,也有肉了。看着漂亮不少,现在就是站在梦洁身边,也不会差多少。

        “心语啊,你去工作怎么没提前说一声?”

        “大娘,我也是发觉自己待够了,所以就去上班了。”

        “你这屋子不行,太凉了,还是赶紧的烧火。”

        “我是这么想的,一会儿先去给我爸妈烧纸,回头烧火。”

        “行,那我不耽误你了,中午去我家吃饭。”

        “不用了大娘,我有吃的,现在家家都不富裕,我不能给你们造成负担。”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见外?”

        “大娘,不是见外,没有别的事,不留你了,我去烧纸。”

        “去吧,下午去我家待着,暖和。”

        “行,我收拾完家里去你家待着。”

        姜心语送走了田淑兰,去柴房的顶上勾下来烧纸袋子。拿出一半,去烧纸。

        蹲在坟前点着烧纸,嘴里小声的嘟囔“我会好好的替姜心语活下去的。”最后跪下磕了三个头才回去。

        到家就看到王爱玲在门口等自己。

        “你去干什么了?”

        “烧纸。我要参观学习一个月的时间,怕是清明节赶不上,提前给他们送钱。”

        “嗯,你要去哪里?”

        “下周出发,去省城的纺织厂学习。”

        “真好,还能去省城看看。”

        “你有啥想要的?我给你捎回来。”

        “我都不知道省城有啥?”

        “我也不知道都有啥?你就告诉我你最想要什么?看到的话给你捎回来。”

        两人说着进了屋里。

        “我就想要一块手表,我爸说给我一百块钱,我三个月攒了四十块钱。就是还缺手表票,你这种高价的我可买不起。”

        “这个啊,我也没有手表票,我和供销社的秘书认识,有机会帮你问问,不过你得攒钱了,看起来好看的,都在一百八以上。”

        “我知道,我会攒钱的,咳!要是没有我爸赞助,我估摸着两年能买上手表就不错了。”

        姜心语只是笑笑,“那也是我大伯大娘对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