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64章 64不忍直视

第64章 64不忍直视

        “我也希望好,可是咱们纺织厂没有那个能力。”

        卢长春也是没有话了,自己也知道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不过下面有人递申请,那么自己就得在会上说说。

        会议结束后,姜心语跟在魏开云身后回了办公室,她把会议记录递过去。

        “魏厂长,今天会议内容都在这里。”

        “嗯,我知道,姜秘书,最后工会会长的提议你怎么想?”

        “这个也不是不可以满足他们,纺织厂可以建宿舍楼,就是不能让纺织厂都把钱出了。”

        “哦?那要怎么办?”

        “厂子可以先垫付建楼房的费用,但是谁要的话,就得交钱,根据工龄确定价钱,自行购买。不过今年不行吧?这个困难的时候,还是稳妥点好。”

        “嗯,你有时间,具体写份计划。”

        “是!没什么事我出去了。”

        姜心语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想着这份计划。

        大概有了思路以后,计划在下班以前交到了魏开云手里。

        “姜心语,你今天晚上请我吃饭。”

        “魏厂长,这样不好。对你我都有影响。”

        “怎么不好?咱们是上下属讨论工作。”

        “这是在自欺欺人。”姜心语心里鄙视他。

        “这样吧,姜心语我请你给我做饭,每个月给你十五块钱,当然了,我会出粮食的。”

        “魏厂长,这样好像我非常不近人情似的,就是你给我钱,也掩盖不了孤男寡女相处的事实。”

        “那你想个办法,早饭,中午饭忍了,晚饭和周六日我想吃点好的。”

        “魏厂长,不用你给钱了,直接给粮食吧。”

        “那行,谢谢姜心语了。”

        魏开云都快感激涕零了,自从记事以后,糊弄了这么多年了。

        姜心语其实想说,魏厂长可以成家,但是自己还是大姑娘,还是人家下属,这样的话真的不能说。

        “其实你给我做晚饭也是有好处的,从今之后我会尽量不让你加班,这样不好吗?”

        以公谋私,绝对是这样的,要不说他让人抓到把柄呢。

        “魏厂长,时间到了,我下班了。”

        回家后决定吃大米粥,葱花饼,辣椒爆炒萝卜片。

        等到七点魏开云敲门,饭菜已经全部上桌了。

        “魏厂长食材有限,你将就下。”

        “已经非常不错了,我一会儿回家给你取一些干海货,你会做不?”

        “应该会。不用特意的送过来,明天你吃饭时带过来就行了。”

        “那不行,我明天还等着吃呢。”

        就你嘴急,以前没有我给你做饭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急?

        饭后魏开云急匆匆的离开,过了十分钟,他拎着两个蛇皮袋子过来。

        “里面有干虾,虾皮,还有海带,两条干鱼。

        这个袋子里是小米,江米,还有一些红薯面。

        都给你送过来了,我放哪里?”

        “放在厢房好了,不过你先拿进来,你明天想吃什么?

        我这里还有炖熟的的猪脊骨,我把海带泡发上,明天晚上炖海带,窝头。”

        “行,多吃海带好,省的得大脖子病。”

        你啥都知道!现在的姜心语如果不在心里腹诽一下魏开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姜心语看着白花花的江米,想着要是能磨成面,就可以吃上炸年糕了。

        自己空间里还就真的没有准备这些。

        魏开云帮着都挂在了墙上,骑车离开了。

        第二天,姜心语刚到办公室,发现地上有一封信,并没有署名。

        那就不是给自己的。这个情况用脚指头想都不是好事,还是留给领导好了。自己就是小虾米,没有话语权。

        等到帮着魏开云泡上茶,钱军他们两个前后脚的到了。

        “魏厂长,我发现一封匿名信,放在你的办公桌上了。”

        “姜秘书,以后再有这种情况,你可以看着解决。”

        “是!”秘书的守则绝对服从吩咐。

        魏厂长摸了摸茶缸子,想着还是有个女秘书好,琐事都打理好,还能管饭。

        “姜秘书,明天周六,有个聚会你要不要去?”

        “什么聚会?”

        “嗯,就是关系好的秘书一起吃了饭交换下信息。你能明白的,咱们是纺织厂。”

        “各取所长?”

        “就是这个意思。”

        “粮站和供销社,大楼的去不去?”

        “你有想要买的?”钱军挑眉。

        “是啊,我想问问自行车票的事,咱们纺织厂我这个级别没有自行车票。”

        “你可以和魏厂长借,他手里有。”

        “不太好。如果我自己能搞到,还是不要麻烦领导了。周六在哪里?”

        “在钢铁厂附近的一个大院里。我去接你?”钱军想要讨好姜心语。

        “不近,你带我去方便吗?”

        “上次开会你已经露面了,也就是秘书们差不多都认识你了,有什么不方便的?”

        “那行,不过不用你来接了,那样影响不好。我自己过去就行了,你就告诉我几点开始?”

        “下午一点,以前好的时候,终于秘书们都会聚餐的,但是现在的供应这么紧张,这个惯例就取消了。”

        “哦,明白了,我一点一定到,就是钢铁厂附近的大院吗?”

        “对,那是钢铁厂的库房。”

        这时候传来了魏开云的叫声,两人赶忙的止住话题,进了厂长办公室。

        “你们两个看看这封匿名举报信吧。”

        钱军先接过来,看了一遍,递给姜心语。

        看完后姜心语挑眉,不过钱军这老牌的秘书都没有说话,自己这个菜鸟还是闭嘴听领导说吧。

        “你们两个什么看法?钱军你先说。”

        “魏厂长,这个情节非常的严重,咱们绝对不允许这种蛀虫的存在。”

        “那好,这件事交给你去调查取证。什么都得以事实说话。”

        “是!”钱军出去了。

        “姜秘书。你的看法呢?”

        “我对工人们的个人情况还不是特别了解,这是关于人品问题。再还不能确定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慎重处理。

        这件事有可能也是打击报复,或者排挤打压,更大的可能还是打击对手上位。”

        “嗯,等着钱军的调查吧。你一会儿去县里开会,就是例行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