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41章 41闭关

第41章 41闭关

        姜心语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不该有的,也就放心了。

        开门,看到外面的王爱玲。“姐,你怎么这么早?”

        “不早了,我就是怕打扰你,才忍到现在才过来。你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

        “到家都九点了吧?”

        “怎么这么晚?你一个人回来的?要知道这样,我陪着你一起了。”

        “不是,是魏厂长骑车送我回来的。

        姐,你吃饭没有?咱俩喝麦乳精?”

        “我吃过了,你自己喝。我刚才来的时候,孔忠友来我家找我爸。怎么回事?”

        “孔梦洁和你一起,周一去报名,工作。”

        “你说下来了?”

        “这有什么难的?其实纺织厂这个时间段应该是挺忙的,有工人去上班还不好吗?

        我的那份工作是我自己要求的,想要在过完年才去工作。到纺织厂说一声就行。

        还有我的户口昨天已经办好了。”

        “这么快?我爸说得让孔忠友想清楚吗?”

        “嘿嘿,孔梦洁担心她的工作泡汤,所以昨天一大早就过来找我,我就顺水推舟,说如果想让我去纺织厂给她办事,就把户口的证明给我开好了。

        她为了自己的工作,当然同意我迁出户口了。”

        “呵呵,这么说孔梦洁还是你的助攻了?”

        “差不多。”

        “那孔忠友去我家干啥?”

        “我估计是跟你爸商量怎么去县里吧?我大伯跟你说了吗?你要怎么过去,行礼不少吧?”

        “嗯,被褥,衣服,用品。我爸说跟队里借驴车。

        这孔梦洁跟着一起去也挺好的。至少孔忠友不会阻拦的。”

        “你们两个的行礼得一大车,我还想着搬过去一些行礼呢?还是算了。等到时候再说。”

        “你要搬什么?往哪里搬?”

        “我昨天找好住处了,就等着我过去了。”

        “行啊,挺厉害的。”

        “魏厂长帮忙的。要不我哪里认识县里的人?”

        两人一边聊天,姜心语一边收拾卫生,然后去地窖取了几根断的山药上来,她想吃山药饼了。

        反正柴火也够烧了,干嘛还委屈自己?

        “心语,我回去了,今天中午去我姥姥家。”

        “嗯,我今天要休息,昨天太累了。”

        姜心语送走了王爱玲后插上大门。坐在灶台前烧火看书。

        等到山药熟了,放下一边,等到放凉了,剥皮直接下手抓碎了,让后放上白面,淀粉。

        可惜不能用油煎,只能蒸了,红糖花生碎的,吃起来一定特别的香。

        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出锅。

        姜心语一口气吃了两个,剩下的都收起来。

        接着发面。趁着冬天冷生火,多做饭。到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县城生活,也不一定有时间做饭。

        她在家里忙碌着,孔家却是在全家人忙碌。

        田淑兰给闺女准备被褥,因为怕别人笑话,所以带去的被褥都是新背面,新棉花的。

        她这样,孔梦洁的妹妹孔梦琳不愿意了,因为她是最小的孩子,在家里还是非常的受宠的,看着妈妈把好东西都给姐姐了,就开始耍疯。

        “梦琳,等你长大有工作了,我也给你这样准备。”知子莫若母,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小闺女的想法。

        “妈,将来我大了,你也给我花钱找工作?”

        “只要有机会,我也会这样的,女孩子有了好工作就能找到好婆家。

        梦琳啊,这有好工作,也得有学问,所以你可是得好好学习。”

        “嗯,妈我知道了,我可是比我小哥学习好。”

        “只要你们好好学,我砸锅卖铁也让你们读书。”

        孔梦洁就在一边听着,也不说话。妹妹嫉妒自己,她是知道的。不过想着自己的这工作花的钱,自己得还的,怎么就是家里出钱的?

        不过孔梦洁这人不会把事情弄的尴尬的,所以干脆就不说话。

        她们娘俩在准备,孔忠友大队部开会。

        现在村里人都没有粮食了,社员们开始闹事。这都没有饭吃了,谁该我了顾及?

        “村长,这要怎么办?我家里也没有吃的了。”周嘉兴哭丧着脸说。

        “社员们闹,但是他们家里都应该有吃的,也就是你这个懒蛋是真的没有吃的了。

        分完粮食以后,大家伙都上山找吃的,就你家懒。现在没有吃的怨谁?

        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咱们库房里根本就没有粮食了,就是再怎么闹,也拿不出来了。”

        “村长,这不是还有两千斤的粮食呢吗?”周兴旺猥琐的开口。

        “你放屁,那是明年种子,这谁也不能动,要不明年怎么种地?不种地哪来的粮食?

        我跟你们说,谁要是敢打种子的主意,到时候出事了就是挨枪子的。”

        “村长,有这么严重?”

        “上次开会的时候,乡长专门说了这个问题,让各个村子一定留够了明年的种子。要是有人敢动,到时候就直接派出所待着去,说这种行为了挖社会主义墙角。

        你们两个机灵点,手脚给我放干净了。”

        “咳!这以后怎么活?”周家兴叹气,真的发愁了。

        “你还是抓紧上山看看吧,要是到时候饿死也没有能救济的了你。

        我跟你们说,现在就是有钱,有粮票,也不一定能够买到粮食。”

        “村长。这么严重了?”

        “嗯,全国都受灾,这粮食收上来,得先可着部队吃,然后说工厂的工人,市里的非农业。”

        “那我赶紧叫着一家人上山。不知道能有什么吃的?”周家兴急匆匆的跑了。

        “火不烧灶门都不着急,活该。”

        “村长,我也回家了,我们两家一起上山,这样还能有照应。

        村长,昨天姜家的人找到我,想要那个小丫头的房子,我没有答应。”

        “见钱眼开的东西。这要是平时把关系找好了,人家都离开了,还能不关照他们。就想着不劳而获,别搭理他们。”

        “嗯。我知道了。”周兴旺也离开了。他和周家兴是亲叔伯的哥们,就是一个爷爷的。

        “去吧,注意安全。”

        “对了。村长咱们村的猪还要送去供销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