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11章 11办法

第11章 11办法

        孔梦洁在外面听着姜心语的话,心里恨得牙痒痒,这钱还嫌少?你值多少钱?

        “那心语你的意思是卖多少钱?”

        “大伯,这纺织厂的正式工作最低也是一个月二十二块钱,将来会根据工龄涨工资。而且这是一辈子的工作。

        最重要的是以后就可以在县里生活,不用风吹日晒的土里刨食了,还能吃上商品粮。

        我觉得这工作最少也得卖一年的工资,然后三年之内每个月给五块钱。”

        “心语啊,你想的太简单了,这就是相当于两年白干,我觉得不会有人同意的。”

        “大伯,没事的,要是村里没人要,我就是县里问问我同学,我觉得应该比咱们村里的人给的钱多。

        还有昨天晚上我让王爱玲也帮忙问了。”

        正说到这里,孔梦洁的妈妈田淑兰急冲冲的进来,看到外屋的闺女,进屋又看到了姜心语坐在自己家。

        “你怎么回来了?”孔忠友瞪了一眼媳妇。

        “饭做熟了,不过我听说心语想要卖工作?还是谁给的钱多就卖给谁?”

        姜心语嗯了一声。“大娘。”接下来就没有话了,还是低着头。

        田淑兰厌恶的看了一眼姜心语,看着坐在一边的丈夫。

        姜心语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了。所以站起来“大伯,大娘,我先回去了,对了大伯,你给我一张介绍信,我想去县里再看看大夫。”

        “行,你等一会儿,我马上给你开,你想咋去?”

        “我就自己走着去吧,大伯你不用担心我。”

        孔忠友拿出纸笔,刷刷几笔,写了一封介绍信,递给了姜心语。

        “谢谢大伯了,如果孔梦洁想要这个工作,我还是先可着她。”说完把证明叠好装进兜里,低着头出去了。

        孔梦洁刚才在爸爸没有写证明的时候就回了自己的屋子。躲开了姜心语,实在现在不想见到她。

        “当家的,这死丫头开价多少?”

        “一年的工资,三年每个月五块钱。”

        “她穷疯了?就是一分钱都不给她,她也得把工作吐出来。”

        孔忠友摇了摇头,“要是上次她不去县里找县长,这事就好办,现在正是县长关注着这事,咱们不能这么干,要不对儿子的影响不好。”

        “梦洁想要这个工作,难道就真的给她这么多钱?”

        “看看再说。”

        “不能再看了,一会儿全村都该知道了,要是真的有人给她钱多了怎么办?”

        “这可不是小钱,现在就得掏出二百二。”

        “家里有这个钱,让梦洁去找她,同意就行了,要是有人跟咱们挣,就按她说的,要是没人要,就压价。”

        “她后天去县里估计也是打听工作的事。县里这个钱绝对有人愿意买这个工作。”

        “那你还给她开证明?”

        孔忠友磕了磕烟袋杆子,“不给更是不行。先让梦洁去跟她定下吧。”

        田淑兰去找了闺女,跟她说明白了,“你去跟她定下来。”

        “妈,就这样便宜她了?”

        “她不离开村里,以后有的是机会,快去。”这大闺女长得好,要是有了好工作,就能找个有实力的婆家,这样对家里好。要不然真的不舍的这几百块钱。

        孔梦洁把饭碗放进了一个布袋里,拎着去找姜心语了,她去食堂吃饭,就从来没有直接的端着碗过去,她认为那是没有素质的人的表现。

        姜心语回到家,把昨天晚上晒上的树枝都垛起来。

        还没有干完,听到了敲门声。

        “谁啊?”

        “心语,是我,孔梦洁。”

        “等一会儿,你找我有事?”

        “咱们进去谈。”

        姜心语在孔梦洁进来后,又插上门,“屋里坐。”

        “心语,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样就是狮子大开口。你明知道我想要这个工作的。”

        “孔梦洁,这个我也是没有办法,家里以后就我自己了,我这肩不能挑的人,要不多打算点,以后怎么办?”

        “行了,这工作我先定下了。”

        姜心语摇了摇头“这个我不能定。”

        “姜心语你什么意思?你不是和我爸说,还是可着我吗?”

        “是啊,我是和大伯是这样说的没错。

        我说的是最低的价格,如果有人给的多了,你也能给那么多,就可着你。”

        “姜心语你?”

        “孔梦洁,希望你能理解我,如果你真的得到这个工作,以后会是什么成就这不用我说吧?就这点钱你买了以后的前程难道不值?”

        孔梦洁心里恨不得掐死姜心语,这是坐地起价。不过还是真的没有办法。

        所以生硬的开口,“好,我知道了,但是这卖工作也要有时间限制的吧?就今天一天的时间。”

        “就两天时间,今天,明天两天。”

        孔梦洁咬了咬牙“明天下午四点确定下来。”

        姜心语点头。“可以。”

        孔梦洁得了消息以后气冲冲的离开了姜家。

        姜心语端着饭碗,锁上门,去找王爱玲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我饿了。”姜心语不想说别的,毕竟解释起来也太麻烦了。

        两人到了食堂,姜心语受到了所有人的注视。不过她就是低着头,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她排在王爱玲的身后,也不在乎别人的注视。

        张艳红站到了姜心语得身边,小声的问“心语,你的工作想要卖?”

        “嗯。我没钱买药吃了。”

        “丫头,我一会儿去你家找你。”

        “大娘,我一会儿得去拾柴,要不我都过不了冬。”

        “没事,我让你庆新哥给你背过去几捆树枝。”

        “那样太麻烦你们了。”

        “一个庄住着,这算啥事?”说完去一边去干活了。

        陆陆续续的又过来几个人,都是过来问工作的事。

        姜心语的答复都是去拾柴,最后几家都说是给她柴。不过都被姜心语拒绝了,让她们去家里找自己就好了。

        要钱家的树枝,那是想要孔家着急,普通家庭的柴,自己说什么也不能要,那样违背了自己的原则。

        轮到姜心语打饭的时候,粥要比昨天的好太多,有一半的粮食。这掌勺的还是田淑兰,这就是工作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