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10章 10办法

第10章 10办法

        “姐,这句话你必须的告诉外人,省的我没有工作后还有人惦记我的钱。”

        王爱玲同情的看了一眼姜心语“那这个话要是传出去,你以后找婆家都费劲了,谁愿意娶一个病秧子?”

        “没事,我要的的就是这个效果。等到几年后,谁还记得这事?”

        “心语,那你可就是得罪了村长一家了。”

        “没事,我想好了,明天早上去找村长,你也明天传出消息,这样明面上我可是没有得罪他。

        还有就是没有这事,估摸着村长也不待见我。上次去县里他就跟我透露过要这工作的事,我装傻糊弄过去了。”

        “行,你心里清楚就行了。好了,天不早了,我也回家了。”

        王爱玲心情复杂的离开姜家。对于这纺织厂的工作,她现在也动心了。以前没有想过是因为不屑,不想抢一个无父无母小姑娘的工作。现在既然心语有卖工作这个想法,自己也回去商量。

        到家后,家里的父母哥哥都在,“爱玲,你又去心语家了?”王妈妈问这闺女,这都十五岁的大姑娘了,回来太晚了,家里也担心。

        “嗯,妈,刚才心语跟我说想要把工作卖了。”

        “卖了?”

        “对。昨天晚上孔梦洁去找她,想要给她十块钱,前两年每个月给她五块钱,我看心语的意思是不想给她。

        她跟我说让我往外面张罗,这个工作谁给的钱多,就卖给谁。”

        王父王建强坐在炕上吧嗒吧嗒的抽着大烟袋,“这丫头脑袋够使了,这么办对她最好。”

        “当家的,要不咱们给爱玲买下来?”

        王建强摇头“不买,咱们家不掺和这个,爱玲,你自己想想,这个工作如果到手会是什么样样?”

        “爸,这能去县里工作,就不用留在家里种地了。”

        “爱玲,我不是心疼这钱,我给你一百,你每个月给心语五块钱,给三年都行,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工作这么人盯着,还有我上次县里你姑奶家,听说从纺织厂出来的工人有很多肺上都有毛病。而且根本就治不好。”

        王建强说完就盯着闺女看,虽然屋里点着煤油灯,看不清闺女的表情,但是他还是希望闺女能够理解自己说的话。

        “爸,心语也是这样说,我一开始还不信。”

        “心语这孩子虽然平时不言不语的,但是听你这样说,她是个明白人。”

        “爸,我不要这个工作了,那心语让我帮着问,我要去问谁?”

        “让你妈明天早上去食堂跟几个多事的老娘们说一嘴,让她们去宣传就行了。”

        “行,我明早就去说,反正就说这孩子想要卖了工作换钱。”

        “妈,心语说要说她卖钱后买药吃。”

        年纪小的不知道,但是王建强和孙二妹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当然知道这姜家闺女的意思。

        “行,我就照着这个说,就剩下这一个丫头,也是挺难的,孝龙,你明天再去给她多打点柴。”

        “知道了妈。”王家大哥点头,这是绝对的孝顺,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爱玲知道有家里父母帮忙姜心语,心里也踏实了。想着爸爸的话,也觉得心语这样挺聪明的。

        姜心语送走了王爱玲,插上大门,天已经黑透了,放出空间里的树枝,还有树叶,都摊了半个院子。

        自己明天得早点归拢,要不王爱玲看到不好解释。

        回到屋里兑好洗澡水,还是先把牙刷了,要不嘴里都是苦的。

        洗完后,把今天的衣服也都泡上了,自己空间的洗衣粉都带着香味,突然想起来自己曾经买过一箱子老肥皂,上面还有北京两个字。这个没有香味。

        水还是倒到了院子里的菜畦里,今年这院子收成的白菜,萝卜都在地窖里,不行明天收进空间吧,这样总有新鲜的菜吃,以前青菜根本就没有准备。

        晒在外面后这才坐在被窝上。想着明天早上去孔家的事。

        觉得自己就直接和村长说好了,有时候直接说出来的效果,要比支支吾吾的强。

        头发已经干了,躺在暖和的被窝,看着自己空间里的大量的粮食。

        这些都是自己八年中,一点一点的积攒起来的。感谢自己的收集癖。要不然估计来这里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坐起来,又喝了一袋纯牛奶。以后一点一点的改善身体,这具身体的长相,要比前世的自己强太多了,虽然和美女还有些距离,但是至少是大众脸就已经知足了,前世自己总是作为各类大小美女的陪衬的,想起这个都是眼泪。

        第二天一早,姜心语起来后,把家里的卫生做了一遍,现在摸黑已经习惯了。

        估计得有七点了,这才从柴棚里下了地窖,里面有五十颗白菜,还有一袋子的大萝卜,挥挥手收进空间,这里面太潮了,实在是不适应,赶忙的上去。

        锁上门直接去了村长家。“村长大伯在家不?”

        孔梦洁的小弟从里屋出来,看到姜心语又缩回去了。

        “心语啊,赶紧的进来,找我啥事?”

        “大伯,我是来找你说说我工作的事。”

        “哦?怎么了?”

        “大伯,我想着我这身体也不行,上次我去医院的时候,大夫告诉我必须好好的养着,要不短命。我爸妈都去了,我要好好的活着,将来找个上门女婿,继承我姜家的香火。

        大伯,我想把工作卖给别人,这样我就有钱买药吃了。我就算在村里生活,还有你的照顾,比去外面强太多了。我嘴笨,心眼少,去外面估计也是受欺负。”

        “心语,这工作可是来之不易的。”孔忠友叹了一口气。

        “大伯,我知道,这是我爸妈的命换来的。”姜心语一直低着头,让人看不上她的表情,所以外人看来就是这个姑娘太过伤心。

        “心语,你准备怎么卖工作?”

        “大伯,前天晚上孔梦洁去找我,说给我十块钱,以后两年内每个月给我五块钱。

        这钱其实已经不少了,但是我以后得长期吃药,还得进补,我就觉得这钱有点少,不够我吃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