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姜心语在线阅读 - 第9章 9深思

第9章 9深思

        炕柜是锁着的,姜心语从脖子上拉出了钥匙,打开锁。

        第一个炕柜里面有几块布。看着都是那种厚重的棉布,还有两身没有补丁的衣服。等到我自己闲下来做两身衣服。在柜子的最下面发现了一个木头盒子。

        姜心语拿出来,知道这是家里的家当了,就是县里给的五十块钱的丧葬费都放在这里。

        姜心语最先注意到的就是盒子里的一个银钗,两个银戒指,还有一副耳环。

        一边还有两张布票,两张粮票,都是十斤一张的。还有五张煤油票,一张油票。这些都是县里给的补偿。然后就看到了那崭新的五张大团结。

        旁边还有一卷钱,姜心语拿出来,数了数,有五张大团结,还有五张两块的,十张一块的,五毛的有五张,剩下的两毛,一毛,有二十张。五分的,二分的,一分的有纸票,还有钢镚。

        这些钱就是这个家全部家当了。

        姜心语直接收进了空间,照着今天的情况。自己的生活不会太平了,除非这工作不在自己的手里。

        又把柜子里的新布,也收起来。第二个柜子里是老两口的棉被,棉衣,都是拆洗过的,姜心语又锁上。第三个柜子里是老两口的旧衣服,都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看了一眼,又关上,这个柜子没有上锁,是经常开的。

        然后把窗户支起来,这窗户不是后世对开的玻璃窗,而是那种木头框架,上面有折页,可以从下面支起来的茅草纸糊的窗户。

        衣服也也泡的差不多了,又用了一个小时,衣服也都晾上了。

        水缸已经见底了,挑着水桶去打水。

        在路上见到了很多人,年纪大的聚在一起,年轻的在一起。

        姜心语打水的时候,还有小伙子过来想要帮忙,被她拒绝了,这个还是自己辛苦点吧,现在是非常时期,可是不能让人误会了。

        磕磕绊绊的一缸水挑满了,家里也没事,决定还是去拾柴。

        看着太阳的位置,应该快要中午了,没有午饭的中午和别的时间段没有区别。

        带上所有的装备,准备去自己清醒过来的那个小山谷。那里就是大山里,上次自己是一个人也没有看到,这样有利于自己偷渡。

        山路上还是遇到了几个半大的小姑娘,姜心语都是笑了笑就过去了。

        感觉走了有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地方。空间里有手表,也有自己曾经用过的电子表,但是也不能拿出来用,空间的时间是静止的,就是想要私下看时间都不行。

        拿着砍刀开始砍树枝。估计着地上有一捆了,这才坐下来招出肉包子吃。

        又歇了一会儿,开始干活,心中鼓励自己,不怕慢就怕站,干吧,干吧,要不然冬天熬不过去。

        就算感觉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还是没有停下,就怕停下后根本就没有干的尽头了。

        看着地上铺满了树枝,估摸着时间也有四点左右了,这才决定不再砍。

        把所有树枝都拢在一起,挥手收进空间,这比昨天的五捆还要多很多。

        然后也不敢磨蹭,又搂了很多的树叶,也都收进去,最后背着满满的一筐树叶回家。

        到家后,看到村里都没有人了,这是开饭了,赶忙的回家放下筐洗手拿着碗去了食堂。

        她到了以后,有很多人都吃完了,前面还有两三个孩子排队。姜心语是最后一个,看着这稀粥,也没有说话低着头端着回家。

        还没有到家,就看到自家门口的王爱玲。

        “姐,你吃完了?”

        “嗯,我吃饭前来找你,家里锁着门,你去拾柴了?”

        “嗯。姐进屋。”

        “我本来想帮你挑水的,但是我大表哥过来接我和我妈去我姥姥家。”王爱玲看着晾衣绳上的被面,褥面还有衣服,就知道这丫头没有闲着,这样才对。

        “姐,这真没事,挑水我还是可以的,我先吃饭太饿了。”

        “你去吃,我给你烧火。”

        姜心语也没有客气。放上桌子,拿出咸菜碗,坐下大口大口的喝粥。

        吃完后刷碗,两人坐在灶台边。“心语,今天早饭的事我也知道了,你不要掺和到村长和村支书中间,他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

        “姐,我知道的,我就是不聪明,也没有那么缺心眼。

        姐,我想问问你的意见。昨天晚上孔梦洁过来找我了,想要让我把工作给她,她给我十块钱,之后的两年每个月还给我五块钱。”

        “嗬!她的脸真大。”王爱玲讽刺的说。

        “她告诉我,她去县里工作一定比我强,她爸是村长,我觉得她这是在威胁我,这不是今天早上就是下马威吗?”

        “对,你想的对。孔梦洁就是会装,她可是心黑着呢。”

        姜心语点头“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

        姐,我答应她这几天给她答案。你能不能帮我问问有没有人想要买这个工作?我怕我保不住,还是卖了吧,不过是谁给的钱多,就卖给谁。毕竟这是一辈子的工作,还能去县里生活。那就不是农村人了。”

        “心语,你考虑清楚了?”

        “嗯,我昨天跟你就是这样说的,我就想着把工作卖出去以后不但不用被人惦记,还能有钱花。

        我听说纺织厂的工作非常不好,有些细小的棉絮吸进肺里,将来得病。”

        “说这话的人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纺织厂那不是谁都可以进的。

        心语,就你这小身板,下地干活也不行,还是你自己去纺织厂工作吧,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你就可以脱离这里,去县里生活了。”

        姜心语摇头“不要,我可以慢慢适应。就我自己,再说还有食堂,我饿不死的。

        姐,我就怕有人算计我。到时候我就得苦一辈子。”

        这是今天姜心语在砍树的时候想清楚的。她不想真的疯疯癫癫的过一辈子。

        “行,我帮你偷偷的问问。”

        “姐,不用偷偷的问。你就光明正大的问。对了,就说我身体不好,得买药吃。”

        “胡说,还有这样咒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