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鹤染神医毒妃在线阅读 - 番外10 冰川

番外10 冰川

        大陆有冰川带,是比寒甘还要严寒的地方。

        极地冰川非常人能去,没有浑厚的内力,一到了那地方就会被冻成冰块。

        即使内力深厚,也不能在冰川上面待太久,否则内力尽失,一身武功就全都废了。

        白鹤染有一枚千年寒冰制成的发簪,就取自那处地方。

        传说中的灵云先生,就住在那处地方。

        白燕语大婚一个月后,有小童来到灵云先生跟前,躬身道:“先生,有上都城的消息。”

        灵云先生末动,身边一青衫男子却微怔了下,半晌,开口问了句:“是何消息?”

        小童答:“九王妃生女,红相得子,凌安郡主大婚。”

        青衫男子闭了下眼睛,复又睁开,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小童退下,青衫男子转动手上扳指,不知在琢磨什么。

        “你信命吗?”

        灵云先生声音空灵,年过百岁,却并不显苍老。

        青衫男子想了想,答:“过去不信,后来慢慢就信了。

        师尊何故有此一问?”

        二人隔桌对坐,桌上有清茶两盏,蓄在冰碗中,泛着寒意。

        “有些事,命里该有,你纵是躲到这冰川上来,依然是躲不过的。”

        “弟子不是躲。”

        青衫男子微微低头,“弟子只是……只是困扰,不知前方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到是随师尊在冰川的这几年,比在俗世中过得更顺意一些。”

        “顺意那就不是人生。”

        灵云先生执起茶盏,寒茶入口,到像是温度刚好。

        “师尊觉得如何才叫人生?”

        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他也没有再问。

        或许对于灵云先生来说,这片冰川就是他的人生,而于他君慕息来讲,这冰川只是避世之地。

        执拗地留在这里,既叨扰了师尊,也深埋了自己。

        “再陪我三年。”

        灵云先生的声音再传来,人却起了身,往不远处的冰屋里走了去。

        “再陪我三年,三年后我阳寿尽,你将我埋骨冰川,便离开这里,回到你原本的地方去吧!”

        他一惊,紧跟着站了起来,想追几步,终究是没能抬起脚步来。

        忽然对“阳寿尽”这三个字生出了一种期待,如果有一天他的阳寿也到了头,他应该会高兴的吧?

        拇指上的板指又转动起来,这已经成为了这些年逐渐养成的一种习惯。

        那扳指里绞着白惊鸿的发丝,每转动一次,都能想到那个姑娘倒在自己怀里闭上眼睛的那一瞬。

        世间之事就是这样难以言说,当年他将自己的一绺发随苏婳宛而葬,如今又把绞着白惊鸿断发的扳指贴身戴着。

        是在怀念,还是在祭奠?

        冰川严寒,他在这里冻了这么些年,却还是冻不住那些曾经过往……                上都城,凌安郡主府                林氏实在是有些佩服她女儿了,这才大婚没两个月,本来以为这座郡主府以后基本就是她住,白燕语偶尔回娘家探个亲。

        结果人家拐着七殿下一起回门,就再没回去过。

        合着她这不是嫁女儿,是娶了个上门女婿?

        对此,林氏十分忐忑,生怕这事儿传到宫里去。

        皇帝皇后到没什么了,都是自家人,不会因为这个有什么想法。

        但问题是宫里还有太上皇和太后娘娘呢!儿子等到三十岁,好不容易大婚,结果媳妇儿没娶进门,到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人家爹娘听了心里能乐意么?

        七殿下到是住得悠然自得。

        他本就是个赋闲的王爷,从前老皇帝在位时,他也甚少上朝,多是游走天下,诗词书画为伴。

        如今虽是从他十弟手上接下了一些担子,但相对于老九来说还是清闲许多,所以有更多的时间留在家里。

        他整日在家,林氏就整日找各种理由往外跑。

        不是去打理生意,就是去红府或是慎王府看孩子。

        直到有一天白燕语问她为何总往外跑,她这才说了实话:“你男人在家,我渗得慌。”

        白燕语不解,“他长得又不吓人,你渗什么?”

        林氏叹气,“孩子,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你看我总去慎王府和红府看孩子,是不是很久都没进宫去看星河跟潇瑶了?

        以前我可是隔三差五就去一趟的,那俩孩子跟我可亲着。”

        白燕语一想,也确实是很久没见林氏进宫了,她更不解,“你为何不进宫了?”

        林氏急得跺脚,“为何不进?

        还不是因为心虚!皇家清了两座国库娶儿媳妇,可你到好,打从三天回门起,就把人家给拐成了上门女婿,你说这要是太上皇跟太后娘娘问起来,我怎么说?

        我好意思进宫吗?

        我哪敢进宫啊!我现在去慎王府和红府之前,都得打听打听太后娘娘在不在,我容易么我?

        闺女,娘求你了,回家吧,你说你老在这儿住着,也不是回事儿啊!”

        白燕语皱眉,“怎么就不是回事了?

        君慕南都没说什么,你怎么就想那么多呢?

        再说,父皇母后知道他住我这儿啊,没反对啊!母后还说九殿下也经常随蓁蓁去红府住,一住就好几个月呢!”

        “那能一样吗?”

        林氏简直要被这个女儿气死,“你这座郡主府是怎么来的你心里没数么?

        你为什么赖这里不走,你以为皇后娘娘心里没谱?

        孩子,你听娘一句劝,回越王府去吧!这几个月我瞅着越王殿下对你是真好,我也放心了,你随他回去,也算是给你父皇母后表个态,就当是给你二姐姐做脸了。

        你看我都心虚,你觉得你二姐姐会不心虚?”

        白燕语想说,她二姐姐真就一点儿都不心虚,太上皇和陈太后让二姐姐哄得跟两个孩子似的,俩人都把她当神仙供着,谁敢给她脸色看?

        不过林氏说得也对,她为何死赖在郡主府不愿意走,其中心思瞒不了人。

        她就是舍不得这里,就是想一辈子都生活在这里。

        可如此一来,对君慕南来说,又是不公的。

        “罢了,我回去。”

        她松了口,林氏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次日,凌安郡主准备打道回越王府,君慕南下朝之后却扯了她的胳膊直接把人给拽回屋。

        林氏捂脸,这俩孩子,大白天的至于这么急么?

        急确实是急,但急的却不是林氏想的那档子事。

        君慕南告诉白燕语:“赶紧的,收拾东西,一路上穿的用的都带一些,咱们要出远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