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鹤染神医毒妃在线阅读 - 第1141章 退完人就开始退钱了

第1141章 退完人就开始退钱了

        在年回看来,皮万民这属于聊着聊着就把自己给聊傻了。

        可人怎么可能聊着聊着就傻了呢?

        他回皮万民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本身就是多花城的官员,这次就是奉了皮万民之命去接康小姐到多花的,走之前明明还嘱咐过他,如果对方不主动来就明抢。

        可如今人都坐到府里了,喜服都穿上了,皮万民自己后悔了?

        年回觉得这不是皮万民的风格,于是赶紧开口提醒:“大人三思,已经送入府的新娘怎么可能再还回去。

        且这是多花与铜城的通婚,您做为多花城的城主,娶了铜城知府的女儿,这对于歌布来说,是有很大意义的。”

        他还特地强调,“国君陛下知道了,一定会赞扬您。”

        皮万民听得直皱眉,“就因为想要得到国君陛下的赞扬,我就能祸害人家闺女了?

        年回,你跟了我这么些年,本城主在你眼里就是那样的人?”

        年回一脸问号,难道您不是那样的人吗?

        “做人要讲良心。”

        皮万民苦口婆心地给年回讲道理,“你没有做过城主你不知道,城主是一方父母,是要保护自己治下的百姓安居乐业。

        可是如果我强娶了东秦知府的女儿,万一东秦知府气不过,派了边境驻守来攻打多花,那么我们的百姓何辜?

        他们的家园凭什么因为我的一己私欲就那么毁了?

        难道国泰民安不应该是国君陛下更希望看到的吗?”

        年回真觉得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假城主,可眼前这人分明就是真的,分明刚刚进城的时候皮城主还不是这个态度啊?

        他不甘心:“那些都是城主您的臆想,铜城驻军不会攻打过来,多花百姓的家园也不会被破坏,相反的,铜城知府他还很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到您身边,他对我们歌布是很亲近和向往的。”

        说到这,看了康学文一眼,“康大人,在下说得对吗?”

        康学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拍了两下桌子,力气有点儿大,上头的茶碗都跟着跳起来几下。

        他反问年回:“你说你说得对吗?

        你当我是傻子还是什么?

        哪个正常人会乐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老头子?

        哪个知府会眼看着自己的百姓被欺负不找对家算帐的?

        说我亲近歌布?

        我亲近个屁!我是东秦的知府,我吃饱了撑的我亲近歌布?

        是你傻还是你当我傻?”

        康学文的话把年回彻底给说懵了,直缓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然后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康学文,再瞅瞅皮万民,最终,目光终于落在了田开朗扮作的林寒生身上。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想问问是不是这位林国医动了什么手脚,否则为何城主大人人突然就变了?

        为何康学文也突然就变了?

        他不是中了蛊已经被控制了吗?

        能够凑成这一切的,只有大蛊师才做得到,莫非是林寒生有问题?

        但他终究是没敢问出口的,因为他也是人,他也怕死,他长了几个脑袋敢跟大蛊师做对?

        那不是找死么!所以虽然心中存着疑惑,虽然震惊已经无法掩饰,但他终究还是没有把话给问出来,终究还是没舍得把自己推到林寒生的对立面去。

        这时,皮万民已经开始给康学文道歉了,他从座位上走下来,到康学文面前鞠了一躬,“康大人,都是我治下不严,才让手下的人敢这样同你说话,都是我的错。”

        康学文大气地挥挥手,“罢了,本府不与小人计较。”

        皮万民满脸堆笑,“那是那是,您大人大量,不与他那等小人一般见识。”

        说完,还对年回道,“还不快向康大人认错!”

        年回被这种诡异的气氛弄得头皮都发麻,他不想认错,也不想再坐在这前厅里。

        他得离开,得去想想办法如何让城主大人恢复如常。

        再或者,实在不行他就要跑了,跑到京都去报信,兴许他会因为报了这个消息得到国君赏识,升官发财。

        这样一想,他立即开口道:“属下想起来还有点事情,就不多陪了,大人们慢坐。”

        说罢就要起身。

        却没想到,就在他起身的时候,一只手轻轻压在他的肩头,只这么一压,他竟神使鬼差般止住了起身的动作。

        随即,这只轻轻压上来的手突然之间似有千斤重,一下子就把他抬了一半的身子给压了回去,让他又老老实实坐到了坐位上。

        这年回惊出一身冷汗,立即回头去看,发现按住自己肩膀的人竟是一直跟在白惊鸿身边的那个小丫鬟!之前一直怀疑的事这一下便得到了证实,他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林寒生已经叛变了,连带着白惊鸿也叛变了,这个丫鬟根本不是普通人,他今天跑不掉了。

        “坐下吧,喝口茶,冷静冷静,毕竟接下来的许多事情都有可能让你惊讶。”

        白鹤染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完全不是从前小菊说话的动静,年回更惊了。

        皮万民的变化更大了,退了亲之后他又想退钱。

        康学文已经被请到了上座,他跟田开朗和康学文说:“先前我收了兰城那边送过来的不少好东西,东西是一车一车的往多花运啊,有一部份我已经送到了朝廷,还有一部份没来得及送,就存在我的城主府里。

        二位,今儿我在这里表个态,这些东西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我们歌布该要的。

        凭什么就坑蒙拐骗东秦的财物啊,东秦的财物那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们歌布拿着心里有愧啊!”

        “那皮城主想要如何?”

        康学文问他,“东西都收了,难不成也能再退回来?”

        “能退!必须能退!”

        皮万民当时就保证,“所以我收过的、还在我府上的,我都会悉数奉还。

        至于那些已经被送到朝廷的,既然是从我手里被送出去的,自然是要由我来赔偿。

        放心,我府里好东西也不少,这些年也存了不少金银,一并都偿还给东秦,您看如何?”

        康学文想了一会儿,“得加利息。”

        皮万民立即点头,“按钱庄的利来加!”

        “成交!皮城主叫人清点吧!”

        康学文挥挥手,“赶紧清点,我们拿了东西也早点回去。”

        皮万民像个奴才似的点头哈腰应下,然后立即吩咐管家去办事。

        管家也懵啊,这是什么情况啊?

        为什么城主大人突然就变了?

        还要把自己家里的财物送给别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城主大人的身上?

        年回觉得,眼下的皮万民就是个翻版的康学文,这种状态跟中了蛊的康学文简直太像了。

        管家不知该怎么办,站在那里发呆,白鹤染提议:“康小姐之前算是府里的新妾,如今又算是城主大人的干孙女,怎么说都不是外人了。

        不如就让康小姐跟着管家一起去库房看看吧!也省得这位老管家不知该从何下手,也不知道该拿取多少。”

        皮万民立即表示同意,还差了人去把新入府的康小姐给请到这边来,特地嘱咐:“先给康小姐准备身新衣裳换了,不要再穿喜袍了。”

        那下人也是懵懵的,但老爷吩咐他不能不听,于是一路小跑地就去办事了。

        不多时,换好了装的冬天雪到了前厅,那位不知如何是好的管家被冬天雪拎着就去了库房。

        而此时,整个城主府已经不进不出了,守着这座宅子的,是白鹤染的暗哨剑影。

        皮城主佛了,对东秦低头了,几乎就成了东秦的一个奴才。

        康学文这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要什么他就给什么,甚至在次日康学文和田开朗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还派了一队亲兵护送,以确定康学文这一队人一路上不会受到歌布人的骚扰。

        多花城里,嫁过来的东秦女子地位开始提升,再没有人敢打骂凌虐她们。

        官府对于有娶了东秦女子的家庭特殊关照,每天巡视三次,但凡发现有虐待东秦女子的,杀无赦。

        一时间,多花城人心惶惶,再加上有提美城的消息传过来,百姓们都听说了提美城遭遇死亡诅咒,一时间对于东秦更加忌惮。

        有人说这就是报应,之前歌布做得那样过份,居然以蛊术去祸害人家两座城池。

        如今报应来了,从前拿了人家多少现在就要还回去多少,东秦是大国,是根本不可能一直受辱的。

        此刻,白鹤染就信步在多花城的大街上,已然不再是小菊的样貌,而是换回了自己本身。

        她本就有一半的歌布血脉,长相上也沾了歌布的特征,所以此刻走在大街上基本没有违合。

        就是她身边跟着的白惊鸿有些出奇了,因为是中原人长相,又生得过于美貌,所以一走一过几乎人人都要停下来看上一眼。

        也有许多人把她给认出来,说她是京都的惊鸿夫人。

        曾经的白惊鸿在上都城里也是这般风光,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称赞,不论男女老少都会因她的美貌而驻足停留。

        可是现在她却不太习惯了,面对这么多人的围观,她只想快快回去,找间屋子把自己给关起来,再也不要见人。

        但是白鹤染不回,她今儿是来逛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