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鹤染神医毒妃在线阅读 - 第1135章 谁欺负你,就去报仇

第1135章 谁欺负你,就去报仇

        提美做为歌布距离东秦最近的一座城池,往来盘查十分严格,即便是提美人与铜城人通了婚,但铜城亲眷来提美探亲也不是一件易事,多数时候是不被允许的。

        也就是说,歌布人到东秦易,东秦人到歌布却是极难。

        不过好在康学文送亲的车队里坐着个林寒生和白惊鸿,故而立即就得到了放行,可见林寒生在歌布是有一定地位的,又或是歌布人对这位大蛊师是有一定忌惮的。

        经过了城门,才往前行不到半里,忽就听到有一女子的惊呼声传了来,叫的是——“是康大人到了吗?

        求康大人为民妇做主!求康大人为民妇做主啊!”

        康学文此时是跟田开朗坐一辆马车的,同车的还有那个歌布护送的头领,名为年回。

        听到女子的叫喊声时,康学文一愣,下意识就说了句:“怎么回事?

        是谁在叫本府?”

        同时伸出手去掀车窗帘子,很快就看到一位年轻妇人正扑到车前,扒着马车不停哭喊。

        康学文心头一紧,他看得出,那妇人是东秦长相。

        在提美城看到东秦长相的女子,那多半就是被嫁到这里来的了。

        只是不知为何这女子脸上手上尽是伤痕,新伤旧伤都有。

        那年回发了怒,冲着外头大声喝斥:“是什么人在闹腾?

        竟赶拦送亲车队,不想活了吗?

        不想活就拖出去乱棍打死,作什么留在街上又吵又闹?”

        这话一出,外头立即就有官差上前来缉人,可那女子嗷嗷大叫,奋力抗拒,说什么也不松开扒着马车的手。

        马车不得已停了下来,后头跟着的冬天雪的马车便也停了下来。

        那小妇人见车窗帘子被掀开了,探着头就往这边瞅,正好看到康学文朝她看过来,当时就激动了:“康大人,你是康大人对不对?

        我以前见过你,我知道你就是我们宁州府的知府,是我们的父母官。

        康大人,求求你为我们做主,我们在提美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呀!大人要是不救我,我今天就得被人打死,就算今天不死,明日也要死。

        铜城嫁过来的姑娘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是一个也活不成的呀大人!求求大人为我们做主,带我们回家吧!”

        康学文心里一揪一揪的疼,这是他犯下的错误,铜城女子之所以大量的嫁入歌布,都是因为他中了蛊毒,整日向铜城百姓灌输歌布有多好,整日给他们讲歌布跟铜城一家亲。

        是他鼓励姑娘们嫁过去的,还说嫁过去之后就会有更好的生活,甚至到后来,歌布人就像选妃一样,看中了哪个铜城女子,只要伸手一点,他就会派人强行将那姑娘掳走,送到提美城去。

        眼前这个女子显然不是自愿嫁过来的,或者说,自愿嫁过来的人极少,多半都是被强嫁,甚至是用家里人的性命做以威胁,才把她们送到了提美城。

        可是万没想到,姑娘们嫁过来,竟是这般境况,死得差不多了是什么意思?

        嫁过来的姑娘都已经死了吗?

        怎么死的?

        歌布人娶了媳妇儿为什么还要让她们死?

        康学文脑子里划了无数个问号,下意识地就往后面那辆车瞅去。

        他是想瞅白鹤染,他想让白鹤染给他拿个主意,此刻此刻该怎么办。

        说起来,他也是做知府做了几十年的人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知府,是真正的封疆大吏。

        从前他不管是做事还是办案,都是杀罚果断公正严明的,不管遇着什么事,都有自己的一套解决方法,绝不会让自己陷入无措的境地。

        可是自从摊上了林寒生整出来的这些事,他就对自己开始产生怀疑,也对自己在中蛊毒期间做过的事情无限懊恼,故而开始变得不再自信,当然,这也是因为曾经的失误造成的后果,他有些承受不住了,不知该如何去解决和弥补了。

        更何况,眼下还在戏中呢,他究竟该怎么办,他是真的一点儿主意都没有,只能习惯性地去依赖白鹤染。

        可是这种情况白鹤染又能如何?

        她到是也正掀着帘子往外看着,康学文的目光让她有些无奈,只好收回头来对白惊鸿道:“你出面吧,就当是好奇,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惊鸿点头,弯腰出了车厢,开口相问:“你刚刚那话是何意?

        什么叫做在提美城活不下去?

        如今提美与铜城互通往来,不只你们来到提美,这边的人也去了铜城,大家都生活得很好,为何独独你要拦康大人的车驾?”

        看到白惊鸿说了话,本来要将那妇人赶走的官差也都停了下来,因为他们中为首的人认得白惊鸿,知道这位是个什么身份,还是有些忌惮的。

        那扒着马车的妇人看向白惊鸿,目光一下就沉了,“你是康大人的小妾,我知道,你叫林冰肌。

        以前我们铜城一切都好好的,可就是因为康大人娶了你,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铜城也变了。

        歌布就是地狱,你们打开了地狱的大门,将那些鬼怪都放到了铜城来,抢夺了我们的家园,还将我们这些女子都赶到歌布,嫁给他们。

        你如今还有脸问我为什么拦着车驾?

        因为我想活着!我不想死!林冰肌,你究竟是什么人?

        明明长着一张中原人的脸,却为何要跟歌布人一起祸害我们铜城?

        那么多人都是死在你手里了,你这个凶手!”

        妇人几乎发疯了,冲过来就要撕打白惊鸿。

        官差们吓了一跳,赶紧又把人给抓了起来,然后焦急地问白惊鸿:“夫人还有话要问吗?

        没有的话我们就把人带下去了。”

        白惊鸿要下车,白鹤染扮做的小菊赶紧跟在后面搀扶她。

        在白鹤染的示意下,白惊鸿走近了那个妇人,继续问道:“是谁让你死?”

        那妇人哭了,“是我嫁的那家人,他们让我死。

        我不愿意嫁到歌布,我在铜城有我的青梅竹马,我们都已经订了亲了,只要再等两个月我就可以嫁给他。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大量的歌布人涌入了铜城,把我们的生活彻底的打乱了。

        有一个傻子相中了我,非要抢我做媳妇儿,我娘拦着不让他抢,他推了我娘一把,力气特别大,我娘的头一下子撞到石头上,再也没醒过来。

        我爹叫官差救命,可是官差根本就不管,还说我嫁到歌布是件光宗耀祖的事。”

        她哭着哭着又笑了,“嫁了个傻子,怎么就光宗耀祖了?

        康大人——”她又冲着康学文的马车大喊起来,“康大人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些被迫嫁到提美城的女子,一个比一个凄惨,歌布人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婆家所有人都欺负我们,有的人怀了孕还要被打,嫁过来的姑娘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要被他们虐待。

        还有上门女婿,他们就是来当劳力的,昨天还累死了一个。

        康大人,你为什么要让我们变成这样?

        你为什么要让铜城跟歌布通婚?

        我们好好的国家,为什么要打开大门让他们进来?”

        她开始大骂康学文:“你这就是卖国求荣,就是巴结歌布人。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歌布到底哪里好?

        我们东秦国土那么大,你的官位那么高,你为什么要巴结歌布人啊?

        你毁了铜城,毁了我们所有人,你就是个恶鬼!”

        原本还指望康大人救她的妇人,这会儿已经没什么指望了,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把她们送到歌布来的就是这位知府,如今她凭什么相信知府大人良心发现,能再把她们救出去呢?

        与其求救,还不如大骂一顿过过瘾,反正她也活不成了。

        康学文的心都在滴血,这妇人每说一句话都像拿把刀子往他心上捅一样。

        可是他还不能表现出来,他还得站在歌布这一边。

        亲还没送到,戏还没演完,一切都不能白废。

        “简直一派胡言!”

        康学文大怒,“提美与铜城通婚,这是千百年来的盛况,岂容你胡说八道?”

        他说完,一指那些官差,“还等什么?

        还不快把她给抓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风媳妇儿不好好看着,惊了本府的夫人,本府定不轻饶!”

        说罢,匆匆下了马车走到白惊鸿身边,关切地问:“冰肌,有没有吓到你?

        快上车吧,下面危险。”

        有康学文陪着白惊鸿,白鹤染便能腾出手来。

        她走向了那个妇人,开口相劝:“既然已经嫁过来了,就得认命,好好与你夫家沟通,才能让自己生活得更好。”

        那妇人扑过来与她撕扯,“你懂什么?

        我们都是要死的人,他们不把我们当人。”

        “我知道。”

        白鹤染被她拉扯着,微微扬头,嘴巴凑近她的耳朵,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说:“所以你不用忍,谁虐待你,就杀了谁,谁欺负你,就找谁去报仇。”

        一只小瓶子悄悄塞到那女子的手里,“剧毒,沾上就死。

        要不要报仇就在今晚,事成之后我会安排人送你出城。

        放心,铜城已经没事了,家园还是我们自己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