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鹤染神医毒妃在线阅读 - 第1071章 留在白惊鸿身边

第1071章 留在白惊鸿身边

        白鹤染下意识地往默语身后躲了一下,她眼下扮的是丫鬟小菊,是员外夫人身边年纪最小的丫鬟,所以她的一举一动都得仿着小菊来,不可以表现得太有主意,太大胆。

        见她往后躲,白惊鸿反而有些高兴,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不住地点头:“不错,是个好孩子。

        不如妹妹把她送给我,让我身边也添一位得力的人,如何?”

        “你做梦!想都别想!”

        默语急了,“你屋里院儿里有这么多人侍候还不够,还想要抢我的丫鬟?

        我一共才带了两个丫鬟,你一张嘴就给要去一个,那谁来侍候我?”

        “我送两个丫鬟给妹妹,如何?”

        白惊鸿开始与默语讨价还价,“你给我一个丫鬟,我返给你两个,如此你还多赚了一个,这样不好吗?

        妹妹,凡事都要观时世,识时务,得懂得取舍得退让。

        你说你在这府里与我作对能得着什么好?

        你死了男人回老家投奔哥哥,可若我这做大嫂的嫌弃你寡妇身份,不让你留下,你又当如何?”

        白惊鸿一边说一边笑,“当然了,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就算我瞧着你晦气,可小天那孩子却是无辜的,咱们做长辈的总不能因为怕晦气就把个小孩子也给赶出去。

        所以到时候只能委屈你一个人走,小天留下,由我亲自抚养。

        妹妹你觉得这样如何?”

        默语做出极其气愤的样子,“你在威胁我?”

        白惊鸿摇头,“算不上威胁,只是在讲一个事实,也是在教给你做人的道理。

        一个是丫鬟一个是儿子,该如何取舍你心里肯定有数。”

        “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我的丫鬟?”

        默语不解,“你已经有那么多丫鬟了。”

        白惊鸿说:“没有为什么,就是想要,别人的东西抢过来我心里就舒坦。”

        说完,又看向白鹤染,“小姑娘,跟着我吧,平时陪我说说话聊聊天,我会给你很多好东西,一定比你家主子待你更好。”

        说着,还真就从手腕上撸下来一只镯子,“给,这个送你。”

        白鹤染看着塞进手里的镯子就有些发懵,继而看向默语,哭丧着脸问:“夫人,怎么办?”

        很显然,她家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如果不舍了这个丫头就得舍了儿子,然后自己还得被赶出去。

        默语哭丧着脸指责白惊鸿:“你太过份了,这里是我的家,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耀武扬威?

        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威胁我?”

        白惊鸿还是跟她讲道理:“这里怎么是你的家呢?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里只是你的娘家,你的家在张家镇。

        而我是嫁到这里的人,所以这里是我的家才对。

        我在我自己的家里,自然是可以耀武扬威的,何且这个家的主人是我的相公。”

        默语捂着脸呜呜哭泣,白鹤染跪了下来,不停地求她:“夫人不要扔下小菊,小菊害怕。”

        可是怎么求都没用,她家夫人就只是哭,什么法子都没有。

        白惊鸿很满意这个结果,伸手把白鹤染给拽了起来,“别求了,很明显,你们家主子已经选择了保她自己和她的儿子。

        你不过是个奴才而已,原本就是用来抛弃的。”

        于是白鹤染眼睁睁看着默语头也不回地走了,虽然口中还在咒骂,却再没提把她要回来的事。

        她心头暗笑,只道默语的演技确实是越来越好,如此一闹腾,她留在白惊鸿身边就有了更充足的理由,甚至还有了怨恨旧主亲近新主的理由。

        默语走了,白惊鸿依然坐在梳台前,对面摆着一面铜镜,镜面打磨得十分光滑,照人很好看,既能通过凹凸角度问题把她的脸照得更瘦,又因为铜制材料本身的朦胧感,让镜子里的那张脸显得皮肤特别的好。

        而事实上,白惊鸿的皮肤却是不如以前了,虽然她上了很重的胭脂,但离近了看依然能看出脸颊两侧细小的疙瘩,还有眼角淡淡的皱纹。

        白鹤染也挺惊讶的,这白惊鸿才多大?

        满打满算还不到十七,怎的皮肤看起来竟是有三十岁的老化程度了?

        虽然这张脸依然倾国倾城,但也绝不会有人认为她只有十七岁不到,至少也要猜测是二十岁往上、二十五岁左右的模样。

        她看出白惊鸿的脸上有用药物修复过的痕迹,并不是留了疤痕,而是在药物的刺激下皮肤进行过一次再次生长。

        她猜想应该是当初在东秦皇宫里白惊鸿毁了脸,之后有人用秘药去治,最后治成了这样的结果。

        其实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因为没有人的脸毁到那种程度还能治好的,这种秘药手段想必不存在于东秦,要么是歌布,要么是罗夜,只有这种番邦小国才有一些秘密手段。

        如今白惊鸿的脸还是那么貌美动人,即便看起来年岁大了一些,可长成如此模样也是世间少有,任何一个十五六的花季少女都是无法与之媲美的。

        可是白惊鸿不满意,她只要一看到自己现在这张脸,就能想像到曾经的她是多么的娇美动人。

        如果曾经的容貌再回来,至少比现在要好看十倍。

        所以她很悲伤,悲伤的同时也会想到从前京城里的那些事情。

        但如今她身在兰城,兰城离京都是那么的遥远,她几乎听不到任何有关于东秦京都的消息,所以她将主意打到了从张家镇来的姑奶奶身上。

        她想跟员外夫人问问京都的事,可惜员外夫人不配合。

        不过没关系,这不是留下了一个丫鬟么,丫鬟知道得兴许没有员外夫人多,但聊胜于无,消息能问出一句是一句,事情能听到一件是一件。

        她已经离开京都太久了,久到做梦都会梦见从前的生活。

        趁着今儿卫景同去了衙门,她有的是时辰同这丫鬟好好说话。

        “还没用早膳吧?”

        她问白鹤染,却也不等答,便已经又扬声却吩咐下来:“把早膳端来,多端一些,我要与这位……你叫什么来着?”

        白鹤染立即怯生生地答:“奴婢叫小,小菊。”

        “小菊,你别怕,我只吃饭不吃人,只想与你说说话而已。”

        说罢,又扬了声吩咐:“我要与小菊一起用早膳,你们端两人的份例进来。”

        外头立即有丫鬟应了“是”,不多时便端了早膳进屋,很快就摆满了一大张桌子。

        白鹤染看着都乍舌,这是什么排场?

        不过是个知府的小妾,用个早膳却能摆满整张桌子。

        就算有她同用,却也太多了些,这白惊鸿从前在文国公府时也没有这样奢侈过。

        许是她盯着一桌子早饭看的模样有点儿傻,白惊鸿竟也看笑了,“镇子上来的丫头就是没见过世面,一桌子早膳而已经,就能将你惊成这样。

        这算什么,虽然样式多,但没几盘儿是珍奇之物,可比不得我从前在文……”她说到这里自觉失言,就收住了话没有再往下说,却转而问白鹤染,“怎么,以前在柳家没见过这场面?

        那柳大富可是张家镇首富。”

        白鹤染立即摇头,“从未见过,我家老爷一向节俭,别说早饭,就是午饭和晚饭也从未上过这么多碗碟,最多四菜一汤就够了,且四道菜里还有两道得是素菜。”

        白惊鸿挤了一个讥讽的笑,“果然是个守财奴,可惜啊,守了一辈子的财,到最后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所以说这人哪,有银子就得花,别到最后连棺材都带不进去。”

        她走到桌前,招呼白鹤染:“过来吃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白鹤染跟到了桌前,却没有坐,只觉现在的白惊鸿确实变化不小,比之从前在文国公府进而,不说判若两人也差不太多了。

        就比如说这种跟丫鬟同桌用膳的情况,以前在做白家大小姐时,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别说她自己就做不出这样的事,即便是她自己想做,她的母亲大叶氏也会立即喝斥。

        金枝玉叶养大的孩子,如何能跟奴婢同桌而食?

        “奴婢不能跟主子同桌用膳,这是规矩,小菊不敢。”

        她往后退了半步,一脸胆怯。

        “奴婢就该听主子的话,主子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包括一起用膳。”

        白惊鸿勾着眼睛看她,不停催促,“快坐下,我可没多少工夫与你在这处扯皮,要是连主子的吩咐都不听,那我要你何用?

        还不如把你丢到海里去喂鱼。”

        白鹤染打了个哆嗦,赶紧坐到了桌前,“夫人不要把我丢去喂鱼,小菊一定听话。”

        “听话就好。”

        白惊鸿拿起碗筷,还给她夹了张肉饼,“尝尝吧,这是一个在京都待过的老厨子做的肉饼,自称做得地道,我吃着却根本没有京都肉饼的味儿。

        你吃吃看味道如何,也不知道你以前有没有吃过京城里的肉饼。”

        白鹤染赶紧谢过她,然后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之后摇了头,“还真是没有京都肉饼的味儿,而且饼皮太厚了,还没有烙进去肉汁。

        京都的肉饼奴婢吃过,比这个好吃多了。”

        “哦?”

        白惊鸿明显的眼一亮,“你同我说说,你如何吃过京都肉饼的?

        你经常进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