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白鹤染神医毒妃在线阅读 - 第1050章 你生女儿是为了什么?

第1050章 你生女儿是为了什么?

        君长宁站在大殿下,看着天和帝,天和帝也看着她。

        两人心里都在回忆这十几年能想起来的点点滴滴,都在一遍又一遍地假设,如果当初不是那样,今日会不会是另一番结局?

        天和帝想起君长宁五岁半那年发生的事,那时的君灵犀才一岁多,对这个跟她年龄最接近的六姐姐十分的依赖,每每见到君长宁都会张起小手要她抱抱。

        君长宁那时也小,也不怎么抱得动她,但还是抗拒不了可爱的灵犀。

        于是陈皇后就让她们在榻上玩儿,滚滚抱抱的也摔不了哪去。

        那个时候的君灵犀跟君长宁是很好的伙伴,连带着陈皇后也对君长宁喜欢起来。

        又因为君长宁也还小,出来时去的都有白明珠跟着,所以君长宁来跟灵犀玩,白明珠就跟陈皇后在旁边坐着说话,一来二去的,两人到也亲近不少。

        陈皇后这人就这样,你要是对我不好,那我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但你要是能给我一个好,我就能真心实意地还回去一百个。

        因为白明珠有照顾女儿的经验,长宁小时候她总会自己亲自动手做些小衣服小鞋子之类的玩意儿,常来昭仁宫之后她就给君灵犀也做了不少,还会教给陈皇后,两人一起研究花样,一起琢磨怎么能把小小的女儿家给打扮得漂亮又可爱。

        一来二去的,两人关系便亲近了许多。

        原本天和帝同陈皇后都觉得这样挺好,甚至陈皇后还劝过天和帝,白家是白家,白明珠是白明珠,毕竟人已经嫁进宫来,就不能算是白家的人了。

        所以不管白家人怎么样,白兴言怎么样,就看在长宁跟灵犀玩得如此好的份儿上,待康嫔好一些吧!                天和帝听了劝,虽说恩宠什么的不可能再给,但也因着小女儿的可爱,心里也琢磨着寻个机会晋一晋康嫔的位份,晋升为康妃。

        都打算好好的,甚至日子都挑选好了,就在君长宁生日那天宣布。

        却没想到,君长宁跟君灵犀玩了半年,突然有一天,陈皇后在君灵犀的小床榻上发现了好多针尖儿。

        针就是缝衣服的绣花针的针尖儿,是从绣花针上面掐下来的小尖儿,无数无数,根本数不清有多少,全部撒在君灵犀的小褥子上,被子上也有。

        陈皇后吓坏了,怪不得孩子一夜都睡得不踏实,不是哭就是闹,和着是遭了暗算。

        可是这么小的孩子,谁会暗算她呢?

        莫非是冲着她陈静姝来的?

        陈皇后坚决认为是冲着她来的,还将这件事情跟天和帝说了,可是两人说着说着就觉得不对劲,毕竟能接触到君灵犀小床榻的人并不多,除了宫里的下人之外,就只有每日都来跟灵犀一起玩的君长宁了。

        一想到这儿,两人都冒了冷汗,再一查问,果然是君长宁做的,原因就是她认为皇后生下的女儿是嫡公主,原本她是宫里唯一的公主,会得到万千宠爱,不只父皇,连那些哥哥们也会偏疼她。

        可是皇后一生下嫡公主,她的这些幻想就都不存在了。

        所有本该属于她的独宠都被分了出去,所有本该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东西,都要再跟君灵犀去分。

        甚至因为灵犀是嫡公主,所以好的都要可着君灵犀来。

        她觉得自己每天像个宫女似的来昭仁宫报道,根本不是在陪君灵犀玩耍,而是在侍候君灵犀。

        也觉得白明珠不是在陪着陈皇后说话,而是在侍候陈皇后。

        这样的想法在心中久了,渐渐的就越演越烈,让她的心态更加扭曲,终于犯了大错。

        天和帝记得自己当时气得直哆嗦,觉得自己对这个六女儿的宠爱真是白费了,没想到这孩子小小年纪居然就如此阴毒,连君灵犀那样一岁多的孩子都下得去手。

        也是从那一次事件起,陈皇后对君灵犀愈发的小心翼翼,走到哪里都紧紧看护,更是堤防起君长宁和白明珠,半步都不让她们靠近。

        天和帝直到现在想起这些事情来都痛心疾首,他都想不明白小小的君长宁为何心思会那么歪,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是因为白明珠从小的教导有问题吗?

        他就不该让白明珠自己带孩子,白家的女人能教出什么好孩子来?

        他越想越生气,渐渐地,对着下方站在大殿上、穿着水红嫁衣的女人也没了好脸色。

        君长宁看着天和帝的神色变化,起初微微一愣,渐渐地就明白过来她的父皇一定是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事情。

        没错,那些事是她做的,甚至她还做了一些没有被发现过的事。

        比如说趁人不备偷掐君灵犀一把,再比如说动手去掰君灵犀才长出来的小牙齿,她甚至往陈皇后的茶水里吐过口水。

        但是这又如何?

        本来就是陈皇后母女欠她的,本来就是她们夺走了本该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父爱。

        是她们让她不再被父皇喜欢,是她们让她失去了本来享有的一切尊容。

        君长宁的眼神也开始怨毒起来,她望着高高在上的皇帝皇后,脸上尽是讥讽。

        “我要出嫁了,这下你们满意了?

        终于再也没有人同你们的宝贝嫡女争宠,终于宫里头只剩下她一位公主了。

        她不是就想得到万千宠爱么,不就是想要父皇兄长都只疼她一个么,这愿意终于实现了,再没有人与她分享,再没有人跟她争什么了。”

        她一边说一边扯了扯手里攥着的盖头,连盖头都是水红色的,可见君家是有多看不起她,可见寒甘也没有把她当一回事。

        她就这么嫁过去,就算有命活到寒甘,又有什么意义?

        天和帝被她气得直咳,这几日原本就上火,叫君长宁这一气,咳得都带了血丝。

        陈皇后见了就心慌,一边顺着他的背一边开口对君长宁道:“从未有人想要与你争过什么,是你存了独爱的心思,容不下妹妹的出生。

        皇家规矩本就是子嗣兴旺为上佳,怎么可能只有你一个?

        当年你父皇本想晋升你母妃为康妃,就是你一闹,一切都没了。”

        天和帝摆了摆手,“你同她说这些作甚?

        这种没有良心的小畜生你跟她说再多,她也不会明白,她依然会认为你是在教训她,是在指责她。”

        老皇帝的手指向了君长宁,“你给朕听着,若有命到寒甘,就给朕老老实实的完婚,从此以后踏踏实实的侍候夫君,维我东秦与寒甘之和睦。

        倘若你生出二心,倘若你背叛母族,朕有一百种方法了结你的性命。

        还有你二皇姐留下的那两个孩子,你也得给朕当成亲生的养,但凡让朕知道你虐待继子,朕绝不留你!”

        君长宁望着上方咬牙切齿说话的父亲,心头阵阵发凉。

        她问天和帝:“女儿要远嫁了,您除了告诫之外,就没有其它的话想要对我说吗?

        你让我维两国和睦,让我善待二皇姐留下的孩子,那么我呢?

        您对我就没有一点点祝愿和担忧吗?

        寒甘山高路远,满目冰川,您怕不怕我被冻死?

        又或是我在翻那雪山的时候就掉下去摔死?”

        天和帝闷哼一声,“所以朕说的是,若你有命到寒甘!如若没那个命,死了也就死了。”

        “死了也就死了?”

        君长宁歪着头琢磨这句话,琢磨琢磨就掉了眼泪,“原来我在您眼里就是可有可无的,甚至生死都无所谓。

        那父皇为何还要生我?

        既然不爱我,为何还要让我降生下来?

        难道就是为了养我到大,然后送我去和亲,让我跟你其它的女儿一样,生来就是为了帮你铺就锦绣山河的吗?

        我们的使命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被送去和亲,然后再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在异国他乡?

        那些嫁出去的女儿,你后来可曾又见到过她们一面?

        可曾知道她们过得好不好?

        她们在异国他乡吃得习惯不习惯?

        生的孩子是像父亲多一些还是像母多一些?”

        君长宁一边说一边笑,“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知道生下一个又一个女儿,然后再送走一个又一个女儿,只管送她们到偏远小国,只管让她们带着使命、扛着整个东秦的江山去与一个根本没有爱的男人渡过一生。

        你只让她们做了十几年的公主,过了十几年的好日子,就为了这十几年恩情,她们就要用葬送一生的代价来偿还,凭什么啊?”

        她不再笑,声音凄厉,双目含泪,“没错,我是想多得宠爱,我是曾经幻想过我的父亲只疼爱我一个女儿。

        可是我有什么错?

        那时我才几岁?

        我懂什么?

        哪个孩子不是这么想的?

        哪个孩子不想得到父皇完完整整的爱呢?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家要这么复杂,为什么我的父皇会有那么多的女人,为什么别的女人也可以为他生下孩子。

        我不懂,也没有人告诉我,你们只知道在我做了错事之后打我骂我,只知道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恶毒,说我是个坏孩子。

        可是从来也没有人给我讲过我的家族,从来也没有人跟我说过我同我那些兄姐弟妹们之间的关系。

        我当年一个无知孩子童,被你们厌弃,被你们指责,凭什么?

        啊?

        凭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