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从火影开始的无限技能树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是爱

第二百九十五章 是爱

        “...这就开启了?就这?”林泉奈茫然的蹲下来仔细打量鼬的双眼:“我果然是个育儿天才。”

        听到这话的鼬额头上青筋暴起,刚刚开启的三勾玉险些进化成万花筒。

        年幼的宇智波鼬,从出生到现在第一件知道世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以他的写轮眼作为凭证,他要不停的努力,超越林泉奈,将所有屈辱与仇恨百倍奉还!

        林泉奈领着鼬来到了客厅:“富岳,鼬已经开眼了,不得不说他确实有着超出常人的努力和天赋,若非如此,即便是我亲自花费大量时间教导他,也不敢保证他百分百的一夜开启三勾玉。”

        宇智波鼬:???

        你TM是在夸我天赋优秀还是变着法的说你教育方法超出常人?

        “噢噢噢!”宇智波富岳一脸激动的站了起来,六岁,三勾玉,即便是他的祖宗宇智波斑也不及分毫啊!

        凭借着三勾玉的写轮眼,只要鼬在其他方面不落下,在十岁之前成为上忍也是很有希望的。

        虽说,一般来讲单勾玉对应下忍,双勾玉对应中忍,而三勾玉对应上忍,但这不能一概而论。

        只是宇智波忍者大多数都是在合适的年龄和实力下才开启了同样勾玉的写轮眼。

        除了万花筒写轮眼外,普通的写轮眼终究只是辅助,并不能直接带来不可抗衡的力量。

        拥有三勾玉写轮眼的鼬,足以在进阶上忍之前完美的掌控自己的身体和忍术。

        一般忍者只能发挥出自身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九十的实力,而宇智波鼬在写轮眼的等级不够匹配自身实力前,可以发挥出自己百分百的实力。

        “既然开启了写轮眼,那幻术的修行就可以提前加入训练计划了。”宇智波富岳摩挲着下巴说道。

        他原本是打算让鼬先修习宇智波一族擅长的火遁忍术,但这是建立在没有开启写轮眼的基础上的。

        但开启了写轮眼,那火遁的修行完全可以延后,先行开始修习宇智波一族更擅长的幻术。

        可以说,宇智波鼬已经领先了所有宇智波同龄人几乎不可能追赶上的一大步。

        “嗯,幻术的话我其实不是很擅长。”林泉奈拢了拢头发:“忍校的招生也快开始了吧,鼬已经六岁了,可以加入忍校修习了。”

        听到这话,富岳的身体一僵,表情一垮:“泉奈,你不打算再继续教他了吗?”

        林泉奈的话对宇智波富岳来説无异于一记晴天霹雳,忍校的教导哪比得上林泉奈,只要林泉奈继续教,保不准鼬在七岁就能开启万花筒啊!

        何况,现在的鼬在忍校还能学得到东西吗?如果只是为了忍者证明的话,他身为火影,完全可以单独开一张证明给鼬。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继续教他?”林泉奈一愣,旋即扭头看向了鼬。

        果然,鼬因林泉奈之前的话而泛起微笑的表情瞬间变得苦大仇深。

        好不容易逃出了深渊,可他的父亲还拦在深渊出口前方把他往回推!?

        弑父!必须要弑父!

        鼬冥冥之中有了些莫名的感受,慢慢扭头看向了富岳。

        他感觉到了,他的写轮眼可以获得更强大力量,而关键,就在富岳身上。

        “嗯…倒也不是不行。”看到鼬那不情愿的表情,林泉奈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富岳的提议呢?

        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天降大任于鼬神也,必先毁其心智,废其筋骨,剥其体肤……

        总之,林泉奈全是为了鼬好。

        这时,一名宇智波敲门打断了对话。

        “族长,打扰了。”宇智波族人进屋后鞠了一躬,转头对林泉奈道:“有暗部忍者找您。”

        “哦?”林泉奈眯了下眼睛,旋即离开了宇智波族地。

        林泉奈走后,宇智波鼬拉了拉富岳的衣角:“父亲,我不要林泉奈当我的老师。”

        “嗯!?”富岳当即就皱起了眉头:“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林泉奈实力高强,天赋过人,自然是有一套专门为像他自己那样的天才量身定做的训练方法。

        由她来教导鼬是再合适不过的,鼬能在六岁开启三勾玉写轮眼就是最好的证明。

        诶?等等,富岳的眼中闪过了疑惑。

        如果他的理解没有错,那根据他自己和一众开启了三勾玉写轮眼的族人的经验来看,开启写轮眼的契机,应该是和情绪有关的。

        越强烈的情绪,就越有机会开启写轮眼。

        有超过半数的族人开启写轮眼的原因,都在于队友的死亡或是重创。

        可…鼬呢?他经历了什么?

        宇智波富岳低头看向鼬眼中的勾玉:“鼬,在开启写轮眼时你有没有…”

        富岳顿住,想了想后觉得年纪小小的鼬见证了同伴的死亡不太可能,而且鼬也没有队友啊,他都没上学呢。

        他换了一种问法:“你开启写轮眼时,想的是谁?”

        “是林泉奈。”宇智波鼬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这是无需去想就能得到答案的事,写轮眼,是为了洗刷他的屈辱与无奈才开启的力量。

        宇智波鼬的那句“是林泉奈”在富岳耳中自动转化成了“是爱。”

        原来如此,富岳了然的点了点头。

        看来,鼬对林泉奈的爱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这样来看,也确实该和林泉奈商量一下未来的事了,虽然对鼬来说或许还早,但林泉奈也该考虑这些事了。

        同时,鼬不希望林泉奈做他的老师的这个疑问也得到了答复了,这很合理,如果林泉奈继续做鼬的老师,那岂不是成了师生恋了吗?

        富岳嘴角含笑的拍了拍鼬的肩膀:“好,我尊重你的意愿,林泉奈不再是你的老师了。”

        听到富岳的话,鼬就明白,他的父亲终于了解到他的痛楚了。

        鼬的表情从大悲转化为大喜:“是!父亲!”

        看到鼬的这幅表情,富岳就明白,他的儿子已经明白他话中潜藏的那层意思了。

        ……

        宇智波族地外。

        “什么事?”林泉奈抱着右臂询问道。

        “有您的信。”暗部递出了一封未被开启过的信件:“是土之国那边送来的,送信者已经被缉拿,但对方并非忍者。”

        林泉奈拆开信件,扫了一眼寄信人的名字后摆了摆手道:“放了吧。”

        “是。”暗部低头回应道,然后立刻瞬身离去。

        忍界大战虽然已经结束了三年,但忍界的局势还仍有波动,对于从土之国寄来的信件,暗部难免有些防备和怀疑。

        林泉奈看完信件后将信纸折好,指尖擦出火苗将纸燃成了碎屑。

        这是弥彦寄来的信,信中的话不光含有关切的问询,和一些日常的趣事话题,但林泉奈一眼就看出,最后那段明显包含着被鸽了数年充满怨气的话才是重点。

        “土之国吗…”林泉奈点了下头:“确实该去看看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