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刺芒在线阅读 - 第279章 新出路

第279章 新出路

        虽然艰难地说服了白教授,但佟童依然对这个新的办公场所并不满意。如果疫情消失了,跆拳道馆重新开课了,那就会变得很吵,白教授办公一定会受到影响。

        所以,他跟白教授说好了,在疫情结束之前,他会找一个新的办公场所。白教授让他不要再费心思了,佟童只是笑笑。他还有一个新的计划,能将白教授的老年生活安排得妥妥当当,但是在计划实现之前,他选择保持沉默,以免再度成为一场空欢喜。

        话说,谁也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结束,学生都不上学,大人们在家里办公。高小宝想念那些在跆拳道馆里挥洒汗水的时光,好多次偷摸来到道馆里,将卫生打扫得干干净净,好像下一分钟就会有人来上课一样。但是他呆坐很久,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在迎接白教授之前,佟童和妈妈计划着将道馆来一次大扫除,但是在打开门的那一刻,佟童不免有些惊讶——卫生保持得跟平时一样,几乎没有什么落尘,物品也摆放得很整齐。佟童明白,肯定是高小宝打扫的。

        高小宝在朋友圈伤春悲秋,记录着关门的日子,不知哪天才能重新见到孩子们。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我一直把这里打扫得很干净,消好了毒,哪怕明天就上课,也不需要额外打扫了。

        此举让人感动,也让人心酸。

        其实佟童最担心的原本是孙丞材,因为他囤了很多食材,想在春节期间大赚一笔。佟童劝过他,让他悠着点儿,不必准备那么多,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没有。但是,在众人一片哀叹之际,孙丞材却表现出了顽强的意志力。从大年初三开始,他就在朋友圈发了菜单——承接各种外卖盒饭,希望新老朋友们捧个场!

        一连发了十条,他的迫切可见一斑。同时,他又是淡定从容的,没有怨天尤人,没有呼天抢地,只是尽快想办法自救。上有父母,下有儿女,他根本没有时间脆弱。而他的所作所为,的确担得起“顶梁柱”三个字。

        佟童最先照顾他的生意,但不是直接打电话订的,而是让姥爷的秘书订的。佟童说,这位老板家的五花肉盖饭、孜然牛肉盖饭都是一绝,可以点来尝尝。秘书将信将疑,点完之后,将自己的地址告诉孙丞材。听到“海大附属医院”几个字之后,孙丞材愣了,秘书问道:“是太远了吗?”

        “不远!不远!肯定能送!”孙丞材急切地说道:“要是订单满一百,港城所有市区都能送!”

        挂了电话之后,秘书也感叹:“餐饮业真是很不好过啊!”

        据说那天是阿美来送餐的,她开着车,后座上坐着两个孩子。因为时间有点长,出于歉意,她还送了两瓶饮料。佟童始终没有露面,但他充分能想象孙家人团结一致,共渡难关的情景。想到那些,他不由得热泪盈眶。

        这一家人在危难时刻迸发出的力量,足以让人感动。而这样的人家,绝对不在少数。

        孙丞材转型成功,依旧在过年期间忙个不停。而佟童开的跆拳道馆又不能进行线上课程,高小宝闲得要命,犹豫着要不要找一份保安的工作,补贴一下家用。但是保安都失业了,他怎么可能找到保安的工作?生活太艰难,他不止一次流露出了悲观厌世的念头。

        高小宝早就知道佟童的身世了,但是迄今为止,他都没有开口拜托过佟童,让佟童带着他一起发达。在跟佟童联系的时候,他顶多说一句——有合适的工作帮我留意着,我去试试。

        高小宝有着习武之人的自尊心,不肯轻易向别人低头,不肯轻易开口借钱,更没有因为佟童“小少爷”的身份,就理所当然地让他安排一份工作。佟童珍惜这个朋友,所以很认真地帮他打听了。不过确实很难找,苏昌和的工厂也只开工了一半,还有另一半人徘徊在失业的边缘。

        高小宝说,如果再年轻五岁,他可能会选择参军,现在他将近三十岁了,养家糊口的压力太大了,已经没有勇气一走了之了。他的妈妈还需要医药费,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妈妈也活不下去了,真的太难了。在初七那天,佟童一声不吭地往他支付宝里面转了五千块钱,让他暂时度过难关。高小宝默默地收下了,过了好长时间,才打来电话,闷闷地说了声“谢了”。

        佟童说道:“我还稍微有点积蓄,要是钱不够了,再跟我说。没有过不去的坎,有事别自己扛着。千万别想不开啊,想想你妈,再想想那些孩子,还有好多孩子的学费没到期,人家可都是冲着高老师才交学费的。”

        高小宝郁闷得直喘粗气:“如果我能穿越回去,我会跟你一起考大学。就像你当时那样,不考上誓不罢休。上了大学,我就可以考公务员了,就能有稳定的收入了。就算考不上,也能学个一技之长,找别的工作。当时我还取笑你来着,现在想想真不应该。还是你有远见,年轻的时候就该多读点书。多读书肯定不会吃亏。”

        人总是在经历波折之后才会真心地感悟,可年轻的时候不听劝,人到中年又举步维艰,来不及后悔。如果没有遇到孟老师,现在的佟童是不是也会跟高小宝一样,为当初那个虚度时光的自己而感到懊悔?

        佟童没有嘲笑高小宝,依旧鼓励他:“你也别后悔了,有后悔的工夫,还不如想个出路。现在所有人都宅在家里,每个人都很无聊,比你凄惨的也大有人在。要我说,你在网上搞个直播得了,教人们一些简单的健身方法,让孩子跟着你的视频做运动,如果你火了,那就成网红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高小宝怎么就没想到呢?

        给佟童打电话的时候,高小宝正像一条咸鱼一样躺在床上,在找到新的出路之后,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差点儿闪着腰。他从小练跆拳道,科班出身,不光教过小孩子,还有在健身房打工的经历。在这个特殊时期,运动和健康变得格外重要,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做出自己的频道。

        他在屋里走来走去,因为激动而变得语无伦次:“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你聪明啊,你怎么这么聪明啊……人还是得读书,才能更聪明啊……你真聪明啊,佟老板,我真服了你了……”

        这样碎碎念了很久,佟童才打断了他的话:“别说这些了,赶紧做个计划吧!”

        “行,我这就想几个动作——不对,是想一系列,至少够拍几天的分量。既然拍了,就别断更。”

        “嗯,这样最好。”佟童说道:“最开始,你要想着怎么吸引眼球,比如用脚开矿泉水瓶之类的,总之让人看到你有点儿东西。然后,我可以利用‘刺芒’的平台给你做宣传,让读者在读书的同时,跟着高老师做运动。”

        如果真能打开这样一条出路,那真是太好了。

        不过,佟童也给高小宝打了预防针:“千万别抱太大期望,刚开始人气不会很高的,也别指望多赚钱。”

        “知道,我又不是小屁孩,这种心理准备还是有的。”

        能帮高小宝想出一条出路,佟童也觉得很开心。虽然生活不容易,但是他希望朋友们都能过得好一点。

        苏子珊从来都没想到,小时候柔弱的儿子居然练了好多年的跆拳道,还去体校挑战过专业运动员。她一直以为儿子在音乐方面有天赋,小时候一点都不爱动。佟童笑着跟妈妈说,其实那时候也不爱运动,是曾海明主动教他的。如今想来,曾海明肯定是故意接近他的,教给他防身的本领,让他学会保护自己。

        在少年时期,佟童被很多人欺负过,多亏曾海明教给他拳脚工夫,他才没有被同学欺负得死死的。也多亏了这么多年的锻炼,他才把身体练得很结实,几乎没有生病过。

        “可是曾海明是怎么找到你的呢?”苏子珊想不明白:“为什么找到你了,又不把身世告诉你,让你徘徊了这么多年?”

        “我姥爷和苏子龙一直监视着我,也知道曾海明正在教我跆拳道。可能他们警告过他,让他不要说出来,否则就会做些对我不利的事。也有可能,是师父自己想保护我,如果我知道了真想,肯定会想办法报复,那样我一辈子就搭进去了。所以,他选择了隐瞒,等我长大成人之后再告诉我。只是没等到我成人,他就因为意外去世了。这些都是我猜测的,不知道真假。”

        “又是意外……”苏子珊轻轻摇头:“人生在世,怎么那么多意外。唉,小时候在合唱团唱的歌,到现在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什么歌?”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苏子珊笑笑:“知道这首歌吗?这首歌叫《送别》,高中排练合唱节目,都是我弹钢琴伴奏的。”

        “听说过。我也是长大了以后,才明白这些歌词的含义。”

        苏子珊歪着头想了想:“可是我们这一群人,意外也太多了些。”

        “妈,你的意思是,这些意外有可能是人为的?”

        “你爸爸就是得了一场重感冒,然后就得了病毒性脑膜炎,几天的工夫就走了。医生都说,这么多年来,因为病毒性脑膜炎走的青年屈指可数,可你爸爸偏偏就是其中一个。曾海明是因为酗酒走了,平时那么强壮的人,喝酒喝死了……唉,如果说意外,确实太多了;但如果不是意外,这些病也没法插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