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女主播

第一百零七章 女主播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跳大神和蹦迪有异曲同工之妙,张影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随后就开始维持稳定的频率一直哆嗦。

        原谅我想歪了,这种状态实在是和那啥搞嗨了之后很像。

        “老仙家您来了啊,要点啥不?”大表哥问道。

        张影没有回答,或者说是附在张影身上的老仙没有回答,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了。

        “老仙家你吐口唾沫是个钉,张开虎口放龙声,来都来了咱们可不能不出声。”大表哥眉头微蹙。

        “叫声三海你静听,不是来人不报名,唯恐消息走露丢性命,三海你莫要难为情!”张影终于开口了。

        大表哥的脸色顿时多云转晴,换成任何一个人同别人说话不被搭理都不会高兴,我很能理解他的心情。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我一般将其称为扯皮,也就是闲唠嗑。

        神奇的是张影居然是个纯粹的阴堂口,所谓阴堂口就是清风或者烟魂做教主的堂口,而张影的堂口居然只有鬼仙,没有狐黄白柳灰。

        鬼仙做教主的堂口一般都比较乱,因为鬼仙的脾气普遍不太好,其嗔恨心一点也不比黄家和柳家差,甚至犹有过之。

        这样一来就会出现一种谁也不服谁的情况,凭什么你能做教主而我不行,你是比我多长个脑袋还是多只手?这样的堂口也很容易翻堂子。

        不过我觉得张影的堂口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父母的手段一般的鬼仙也比不了。

        在确定下来张影回家之后就会花红宝案,扎马立营后,这场谈话终于结束了,而张影的父母也答应不再给这个村子打灾。

        经历了二十年的天灾人祸,这个村子已经奄奄一息了,在我看来就算能够安稳下去,想要恢复生息也需要上百年的时间。

        把招待所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之后我们就离开了村子,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村长终于忍不住追到了村口,我们本不打算告诉他真相,但耐不住他苦求,只好说出来了。

        村长在得知村子已经得救之后当场老泪纵横,我们没空安慰他,直接扬长而去。

        张影兑现了承诺,在附近的城里请我们吃了一顿烧烤,点了一堆生蚝和大腰子,从烧烤店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在加上喝了酒不宜赶路,当晚我们便在一个宾馆下榻。

        小白还是很不开心,估计依旧在琢磨白天的事,我想尽一切办法讨好她,可惜不被理睬,无奈之下只好跑到楼道抽烟去了。

        没想到我在楼道遇到了肥龙,这货也是一脸的苦逼。

        “卧槽!你咋也在这儿,老婆不让你上床?”我故作惊讶地问道。

        肥龙狠狠地一弹烟头,把火都弹掉了,垂头丧气地说道:“别特么提了!我们隔壁是一个女主播,应该是在那跳舞呢,我就听了一会儿,也没进去看,周彤那娘们就说我不怀好意,把张影叫了过来,让我去张影的房间住。”

        我闻言哭笑不得,这货还真是倒霉,不过那个女主播居然跑到宾馆来直播,年轻人不讲武德。

        就在我们讨论女主播,呃……讨论如何忽悠老婆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一声尖叫。

        我和肥龙对视一眼,连滚带爬地往过冲,这尖叫声太过短促,也听不出来是不是张影她们,不过这一层一共才几个房间,说不准就是她们遇到麻烦了。

        进入走廊我和肥龙才发现张影和周彤都穿着睡衣站在一扇门前,小白也出来凑热闹了,大表哥叼着牙刷从屋里探出头来张望。

        我瞬间松了口气,我们的人都在这儿,但下一刻我又生出了好奇,既然如此,那尖叫是谁发出来的?

        难不成是肥龙口中的女主播?肥龙不是说她是播跳舞的吗?这叫声怎么听都像是一些带颜色的直播才有的,而且这个女主播居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干啥呢?

        “喂!美女你没事吧?”周彤想必是奔着报复去的,一边敲门一边问道。

        “咚咚咚……”张影也帮忙敲门。

        我舔了舔嘴唇,这俩黑心的家伙,如果人家是在里面办事,你们这么搞轻则一拍两散,重则男性吓软。

        过了好半天门终于打开,一个女人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她上身穿着一个尚不能完全覆盖篮球的抹胸,下身穿着一个小布片,光着脚,画着妖娆的妆容,长发飘飘。

        这女人一身衣服的布料都凑在一起,估摸也不够缝出来一个正常的女式三角搂子。

        我在对她生出强烈敬佩之心的同时鼻子开始发热,常言道裹得太厚没人看,一点不穿无美感。

        这种在公开耍流氓底线上摩擦的半遮半掩才是致命的诱惑,已经好长时间没和小白探讨人生的我澎湃了。

        啪嗒!身后传来响声,我回头一看,大表哥咬在口中的牙刷已经掉在了地上,白色的牙膏沫子顺着嘴角流到了下巴。

        肥龙这小子大张着手掌,用一种和炮兵瞄准相似的手法比划着,两只眼睛几欲飞出来。

        我看着那女人小腹下方布料旁露出来的“线头”陷入了沉思,那块布是骚紫色的,但“线头”是黑色的,那真的是线头吗?

        张影和周彤作为多年闺蜜,心有灵犀地一同上前一步,挡住了我们三只草原钛合眼狼王的视线,小白则是转头对我们投来了恶狠狠的目光。

        我和肥龙不约而同地仰头看着天花板吹口哨,大表哥蹲下来捡牙刷。

        “阿龙你鼻子……”大表哥善意地提醒道。

        ……

        经过一番协商之后,那女主播穿上宽大的浴袍,将我们邀请进入了房间。

        协商过程大概是这样的,女主播警惕地问我们是干什么的。

        张影答是隔壁的房客,听到她发出声音害怕是色狼入室,所以过来看看。

        女主播表示自己没事,不过看起来就是在说谎,因为她的眼中有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恐惧。

        肥龙出于某种不宜言说的目的,发挥出了柯北一样的洞察力,捕捉到了这一丝异常,热情地表示如果女主播遇到了某种不正常的事情,我们是可以帮忙的。

        女主播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虽然肥龙的做法让周彤很不爽,但她本质是善良的,既然这人真的遇到麻烦了,还被她碰见,自然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进屋之后因为能坐的地方有限,所以四位女士霸占了床和仅有的一个情趣椅子,我和肥龙以及大表哥站在一旁。

        对此我们是没有怨言的,见过浴袍这东西的人都能明白,我们这个高度才是最佳的看球角度。

        女主播没有一上来就说自己遇到什么麻烦了,而是给我们讲起了她的故事。

        事实上女主播的家庭并不是很富裕,在高中毕业之前,她也只是一个安分的学生。

        可是在毕业后,三天两头的同学聚餐改变了这个女孩。

        聚餐这个东西大多是你请一顿我请一顿,可是女孩的生活费很少。

        在一次下半场k歌的时候,女主播的一个闺蜜出了损招,她说自己认识歌厅的老板,在这里做服务员,每天都能赚好几百并邀请女主播也来兼职。

        歌厅的服务员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公主,主要负责的业务有陪酒、陪唱,这个职业和客人之间有些肢体接触是没法避免的,一些积极主动的服务员还会在客人出了合适的价钱后做些别的。

        一开始女主播是不同意的,但是架不住闺蜜总是诱导,再加上对金钱的渴望,她沦陷了。

        最初做这份工作的时候女主播还很腼腆,但架不住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总是有客人愿意出很高的价钱。

        这世上的任何事情都是从无到有难,有一就有三,在女主播忍不住答应了一次之后,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按照女主播的说法,既能舒服又能拿很多钱,何乐而不为?

        假期很快过去,女主播也曾打定主意上了大学就做良家女,可是大学是什么地方,这里的虚荣与攀比甚至比社会上还要严重。

        一个假期积攒下来的积蓄渐渐用光,受不了身边姐妹的轻视,女主播心中生出了重操旧业的念头。

        不过人的眼光是会变化的,亲眼见到很多女同学傍上富二代衣食无忧后,女主播想通了。

        混迹夜场赚的都是小钱,而且需要应酬很多人,有得病的风险,倒不如更好的包装自己。

        于是,她开始在某个短视频平台上做直播。

        她的颜值和身材都是上等,又有在夜场工作的经验,很明白怎样捕捉男人的心。

        在投资一些钱,上了几次热门之后,她已经不再拍短视频,而是每天直播。

        很多人给她打赏,其中不乏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这些人在打赏之后还会讨要她的联系方式。

        至于要联系方式干什么,那就不用说了。

        半学期的时间过去,在赴了数次夜宴,直播n场之后,女主播的身家居然按百万计了。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有了经济基础之后,她的天空变得更加广阔,那当真是财源广进,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她的“事业”如日中天时,意外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