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陨石阵

第一百零四章 陨石阵

        看来非常有必要找个机会问问她为什么这样做了,帮忙归帮忙,你要是拿我当傻子忽悠就不好了。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便大包小包地向着河套出发了。

        也多亏来的人多,不然这么多东西就算把张影累死,她一个人也弄不到河套去。

        路过村长家的时候我发现村长站在窗前偷看我们,我装作没有发现他,残忍一点说,他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带着他不仅耽误赶路的速度,而且可能会刺激到张影的父母。

        从村西头进入河套,我们沿着昨天的痕迹前进着。

        草这种植物不愧是最顽强的生命,昨天被我们踩趴在地上,今天就全部站起来了。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古人对其总结得很到位。

        虽然荒草顽强的生命力给我们辨认路况造成了一些麻烦,但认真观察还是能够发现痕迹的。

        晨露还没有完全蒸发干净,所以没走多远我们的身上就挂上了不少的草籽。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蜘蛛网,也多亏上面没有蜘蛛,但挂了不少的小飞虫也是够恶心的。

        面对这种情况,我只能不时地将两只手上的东西交到一只手上,然后拍掉粘在身上的杂物。

        其他人也都是相似的操作,毕竟任凭那些东西粘在身上会很难受。

        “把东西拿高点儿,烧纸湿了还能用吗?”周彤对提着烧纸的肥龙吆喝道。

        肥龙看了一眼手中已经被打湿一层的烧纸,苦逼地将其顶在了头上。

        我扫了一眼左手的猪头和右手的烧鸡熟鱼,还好我拿的都套了塑料袋,也不怕被露水打湿。

        就这样,一行人维持着一字长蛇阵,在荒草中穿行着。

        我因为昨晚被拍了一巴掌,有些不精神,耷拉着脑袋赶路。

        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空气的温度已经升高了,而且露水也没有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太阳已经老高,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我前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是走在最后一个的,在我前面的是小白,可是如今前面又哪里有人?

        靠!掉队了?我有点慌了,可是我明明一直都盯着小白的小腿在赶路啊,抬头前我还记得她脚踝的位置挂着一个刺刺球,怎么一抬头人就没了?

        “黄哥?黄哥?”我情急之下在心中呼唤起来。

        没有回应,他居然又失联了,此时一首诗完美地总结了我的心情,当真是手拿小灵通,站在风雨中,左手换右手,就是打不通。

        “小白!”我扯着嗓子喊道。

        声音在旷野中越传越远,直到完全消失,依旧没有回应传来。

        我停下了脚步,有些纠结,难不成是我掉队了,可是我的步速很快,他们没可能甩下我的,而且我刚刚那嗓子估计方圆一里地都能听见。

        眼下我面临着一个选择,是继续向前走,期待能够遇到他们,还是就此返回。

        内心挣扎了好一阵,我选择了前者,毕竟我手里还拿着三样贡品呢,就算真的走散了,我也得把贡品送到地方,权当感谢张影她爹昨晚的不杀之恩了。

        打定主意,我继续沿着昨天留下的痕迹前进,可能是因为心里紧张,所以我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虫鸣鸟叫混合着微风吹动荒草发出的窸窣声,一种空灵悠远的气息渐渐笼罩了我。

        紧张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我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宁静感,上次体会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我已经忘记了,也许是十年前,也许是更久。

        生活的嘈杂与纷乱让我迷失在了红尘中,我已经很久没有安静下来好好地感受一下自己的心灵了。

        就在我一边赶路一边怅然若失时,余光忽然扫到右前方有个人影一闪而逝,我想了想便朝着那边走去。

        虽然这样会偏离正确的方向,但在我看来找到同伴明显更为重要。

        退一步讲,我之所以和其他人失散,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就是张影她父母搞的,那么我往墓地走和去追那人影最终的结局貌似没啥区别。

        约摸走了十多分钟,看着四周极为相似的环境,我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我并没有村长那种定位的方法,现在在我已经记不住刚刚那人影是在哪里出现的了。

        站在荒草中看着四周并无区别的情景,我茫然了,马德!草率了!

        发了一会儿呆,我准备原路返回,然后再继续朝着墓地的方向走。

        就在这时,前方又是一道人影闪过。

        我愣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条鱼,而那人影就是鱼饵,只是不知道钓鱼的人是谁。

        反应过来后我继续朝着刚刚人影出现的位置走去,这次距离比之前近了很多,有道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现在我只能当愿者了。

        为了避免再次忘记位置,我把速度提到了最快,凹凸的塔头让我好几次差点摔倒,不过这并没有打消我一探究竟的想法。

        很快我就来到了那人影出现过的位置,在附近搜索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什么鬼?耍我玩儿的?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忍不住要骂街了,可是那个人影居然又出现了,这一次有几百米的距离,是在大坝旁的树林前面。

        目标比之前要明确,所以这次我不再急匆匆地赶路了,走走停停,时不时放松一下被塑料袋勒得充血的手指。

        拎着东西走过远道的人都知道,越到后来手里的东西就会越沉。

        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已经错过大表哥说的吉时了,也不知道他们都跑哪去了。

        来到树林前的时候我已经是汗水湿透了短袖,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下来,我无比渴望此时能有一瓶矿泉水。

        歇了好一阵,我都不想站起来了,不过在这种地方待着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我本来打算找个草稞把猪头什么的藏起来,但考虑到可能会被野兽叼走,只好放弃,提着袋子进了树林。

        刚刚我就发现树林中的一处有光芒闪烁,此时我便是朝着那光芒前进。

        很快我便看到了发光的物体,那是一个两米左右的三角形柱子,材质像是金属,又像是玻璃。

        而柱子旁边还站着一个人,正是张影。

        “你还真是笨呢。”张影说道。

        我环顾四周,这里再没有其他人了,她是在说我吧,一定是吧!

        “你把我引来这里做什么?”我没有接那个话茬。

        “让你帮我毁了这东西。”张影指了指眼前的柱子。

        我走进看了看,“这是啥东西?为什么不让其他人一起来?”

        “这是一种陨石,不过已经被做成阵眼了,至于其他人,我不想让他们知道。”张影理所当然地说道。

        陨石!我说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不过陨石这东西是不是应该算文物了,毁掉的话岂不是很可惜?

        “为什么要毁掉,我看这东西应该很值钱吧?”我颇为不解。

        “你懂啥,这阵法……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就说帮不帮忙吧。”张影走近两步,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无奈,这是打感情牌吗?好吧,承认自己是个心软的人。

        “怎么操作?用锤子砸吗?可是这里也没锤子啊,另外,大家都是来帮忙的,你为什么瞒着他们,我和其他人走散是你搞得吧,还有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扔出去了一大堆问题。

        张影这货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反问了我一句,“你看过楚门的世界吗?”

        这么出名的电影我自然是看过的,楚门的世界,彼得·威尔导演的作品,派拉蒙影业公司于1998年出品。

        金·凯瑞、劳拉·琳妮、诺亚·艾默里奇、艾德·哈里斯等联袂主演。

        影片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楚门的故事,他身边的所有事情都是虚假的,他的亲人和朋友全都是演员,但他本人对此一无所知。

        他被设定,被限制,被禁锢,活在别人为他设计的世界中,活成别人让他成为的样子。

        最终发现了真相的楚门不惜一切代价走出了这个虚拟的世界。

        当初这部影片可谓红极一时,1999年该片获得了第71届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提名,金·凯瑞也凭借此片获得了第56届美国金球奖最佳男主角奖。

        这是一部致郁的电影,也是一部发人深思的电影,我在初中时于网吧看完了这部电影,当时我一度怀疑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是虚幻的,老师和同学都是演员,为此我还对他们疯狂地试探了一番,并在各种场合寻找拍摄自己的摄像头,像个神经病似的。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久,直到这个电影被我渐渐淡忘。

        我不知道张影为啥提起了这个电影,干脆问道:“你不是要请我看电影吧?”

        张影的脸上出现了一副狰狞的表情,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不过这都不重要,你和我扯犊子也别怪我,反正哥get不到你的引申义。

        深呼吸了好几次,平复下来心情,张影这才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些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