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夜游老宅

第一百零三章 夜游老宅

        就算和张影没处过对象,作为同学我也应该跟去瞧瞧,但小白十有八九会吃醋,干脆就别让她知道了。

        出了门后我打开手机在周围照了照,并没有发现张影的踪迹。

        事实上我已经排除了她在大号的可能性,外边这么厚的蚊子,蹲这么长时间屁股还不被咬成发糕。

        我也很快按灭了手机,光芒实在是太吸引蚊子了。

        走出招待所的院子,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张影家的老宅走去,这也是她在这个村里唯一能去的地方了,当然,这是基于她不会去找村长的麻烦。

        且不说她和村长捂着起来有多少胜算,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也不可能这样做,所以后一种情况完全可以排除。

        此时此刻整个村子已经一点灯火都没有了,多亏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不然我还真不敢这样走夜路。

        村子没多大,所以我很快就来到了张影家的老宅前面,被我和肥龙扫荡过的杂草还堆在院子里。

        刚走进院子我就打了个哆嗦,事实上我并没有感受到寒冷,就是突然哆嗦了一下,让我不明所以。

        能不能是周围有什么东西?我如此想着,在心中呼唤了一下黄天林。

        没有反应,我暗暗骂娘,这到底是什么报马,也太不敬业了!

        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进都进来了,总不能就此回去,何况张影极有可能就在里面,我有啥好怕的。

        深吸口气,壮起胆子,我径直朝着白天去过的那个房子走去。

        距离房子越来越近,我忍不住放慢了脚步,因为里面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出来,虽然听不清到底在说什么,但仅凭声音我就能判断出其中一个是张影。

        为什么说是其中一个呢,因为说话的人很多,起码有三个。

        张影在这个村里应该没有认识的人了,她在和谁说话?不会是她的父母吧?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我听起了墙根,毕竟大表哥说她这事和我有关,可是如果白天张影就联系上了她的父母,为什么不告诉我和大表哥呢,我们来不就是给她办事的吗?

        多年生存的经验告诉我,背人没好事,还是确定张影到底要做什么再说吧。

        靠在门口听了半天,我一句完整的话都没听到,只听到一些模糊的字节,还都是常用语,所以根本就没办法做出任何判断。

        心痒难耐之下,我悄悄地溜进了房子,张影他们在里面的屋子谈话,只要小心一些还是不会被发现的。

        一进屋我就缩了缩脖子,这也太冷了,就和冰箱冷冻层打开后喷出来的冷气一个温度。

        我真想不明白张影在这种温度下是怎么正常说话的,换成我上下牙都会打颤。

        难不成是我被小白榨干了,已经虚了?可是也没有其他迹象啊。

        咬了咬牙,不再胡思乱想,我一步一步地向着那个屋子接近。

        为了降低被发现的可能性,我都是贴着墙走的,当然,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屋子里太黑了,墙壁能够辅助我辨别方向。

        很快我就蹭到了那个屋子的墙壁后,轻轻地靠在墙壁上,我竖起了耳朵。

        然而都离得这么近了,我还是只能听到模糊的声音。

        我的听力是很不错的,高中的时候我还锻炼过一种通过听写字声音判断别人写什么字的本领,虽然最终失败了,但却让听觉变得更敏锐了。

        在这样的距离下我是没可能听不见的,可事实就是如此,让我抓狂。

        没办法,我只好向着门口靠近,虽然这样会导致我被发现的几率成几何倍数增长,且被发现了很难逃走,但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墨菲定律是这样说的,当你越害怕一件事发生时,它就越会发生,我就遭遇了这样的情况。

        因为年久失修,门框已经很不结实了,我靠过去的时候居然发出了咔嚓一声。

        屋子里的谈话声顿时消失不见,当时我浑身的血液都凉透了,一刻没敢耽搁,转身就往外窜。

        可即使如此还是慢了一步,两个人突然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们都穿着古装,一人面如刀削,目露杀机,一人长相和张影极其相似。

        他们好像本来就站在那里一样,可见速度有多快,我想要躲闪都来不及,直接被那男的一巴掌拍在了头顶。

        这一下并不疼,可我却被拍得头晕目眩,身体摇晃了几下就倒了下来。

        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张影从屋里走了出来,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我。

        ……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我正躺在招待所的床上,其他人都还没起来,只有周彤和肥龙的床空着,应该是出发去买东西了。

        我揉了揉脑袋,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退。

        我看向张影,她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呢,这让我整个人都蒙圈了。

        什么情况?难道是她爹把我放倒后她把我弄了回来?可是这也不科学啊,就她那小身板怎么可能把我从老宅弄到这里,然后放在床上又不惊动其他人。

        就算她的父母帮忙也不可能不被发现,毕竟大表哥和小白都在屋子里。

        如今大家还都好好地睡着呢,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啥也没发生。

        思来想去,我有种脑子都要炸开的感觉,昨天晚上在我被拍晕后都发生什么了?

        “黄哥?”我在心里呼唤了一声。

        没反应,我继续呼唤,过了好半天他才回话,“大早上的,干der啊!”

        我嘴角一抽,“你昨晚干啥去了?”

        “我昨晚一直和你在一起啊,别说,那野鸡真好吃。”黄天林语气中带着意犹未尽的意思。

        “和我在一起?那我干啥去了?”我蒙了,要不是这货昨天没喝酒,我都要怀疑他是在说醉话了。

        “五一你睡眯瞪了?你昨晚不是一直躺在这儿睡觉吗?”黄天林诧异地说道。

        我傻眼了,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骗我,那么他说的就是真的了?

        可是这样的话难不成我昨晚是在做梦?有这样真实的梦吗?而且尚未消去的眩晕感告诉我那不可能是一个梦。

        事情越发扑朔迷离了,我靠在床头上揉着太阳穴,琢磨要不要一会儿问问张影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想法虽然诱人,但颇为不靠谱,我偷听被人家发现了,就算张影真的知情恐怕也不会告诉我吧?

        我的一番动作吵醒了小白,她龇牙咧嘴地对我施展了九阴白骨爪,霹雳扑通的声音让其他人也醒了过来。

        我一边招架因为起床气暴走的小白一边偷偷观察张影,她完全是一副睡了一夜,精神饱满的样子,且她还看了我一眼,目光平静,没有任何波澜。

        叹了口气,无奈地从床上下来,我有些纠结这件事自己要不要继续掺和了,照这么发展下去保不齐就要把自己搭进去。

        “破床死硬!”大表哥卷起被子骂骂咧咧地说道。

        “我去把昨晚剩下的米饭加点水热一下,咱们喝点粥得了。”张影说道,自顾自地走向了厨房。

        没一会儿厨房就响起了烹饪的声音,我凑到正在院里蹲在水龙头旁洗脸的大表哥身边,小声问道:“你昨晚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

        大表哥带着一脸的水转头看向了我,“没有啊,能有啥动静,有动静我的报马就叫醒我了。”

        我没再说下去,大表哥把我接下来想问的都直接说出来了。

        吃完饭的时候我还试探了一下张影,说晚上搞不好村长来听过墙根,然而她只是说昨晚所有人都睡得很早,就算真的偷听也没啥。

        她说话的时候神色很正常,我只能认为她不知情了,除非她是演技超过小瑶姐的影后,可是大学处了四年对象,我实在是没发现她有这个天赋。

        我们刚刚吃完肥龙和周彤就回来了,烧纸元宝倒是没买多少,水果买了一堆,还有一只烧鸡,一个猪头,一连松花蛋,一条熟鱼,以及香烛。

        大表哥掐指算了算,说等过一个小时再出发,赶吉时祭祀。

        这种问题大表哥可谓是权威,没人提出不同的意见。

        周彤还买了一堆零食,大伙干脆吃着零食等候。

        昨天来回走了一遭,我们不仅记住了方向,还踩倒了一溜杂草,所以今天也不准备叫村长一起去了。

        “五一,你最近有没有感觉自己不对劲儿?”心中的黄天林忽然问道。

        “啊?没有啊。”我回道。

        “你的魂魄好像受损了,不过并不严重。”黄天林说道。

        他这一句话像闪电一样劈进了我的脑海,原来如此,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是我的一个梦,也不是我去了那个老宅,而是我灵魂出窍去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黄天林、小白以及大表哥的报马都没发现我的灵魂离开,但只有这一种可能性了。

        既然如此,那么张影还真的知道真相,她是在给我演戏。

        相识一场,她没让父母给我打个魂飞魄散情有可原,把我带回来也可以说是顺手而为,但她为什么要隐瞒这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