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祭亡人

第一百零二章 祭亡人

        我和大表哥拉开距离,同肥龙之间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那野鸡落地之后就开始撒腿狂奔,我能清楚地看到它带动荒草不停地摇摆。

        事实上野鸡这东西跑得贼快,想要抓住需要良好的体力,而我们这些吃饱了没事做的人无疑是很好的选手。

        经过一番惨烈的追逐,那只肥硕的野鸡终于被肥龙拿下了。

        它这个田野中的飞龙终究是败给了肥龙这个自称玉面小飞龙的男人,可以说是命中注定。

        这只野鸡长得如此胖,且腿上还有一个布条,想必是谁家养殖场跑出来的,这再好不过了,如果是野生的,那我们只能放掉,毕竟这东西已经被列为保护动物了。

        由于我们三个在前面追逐,张影等人也自然而然地加快了脚步。

        汇合之后看到肥龙手中的野鸡,周彤兴高采烈地说晚上让我们尝尝她的手艺。

        “快到了。”村长环视四周后说道。

        这是老农民才有的本领,虽然周围都是荒草,但他还是能够做出判断,他所依照的是目的地同远方标志性物体,比如山峰和大树之间的角度与距离。

        果然,又走了十多分钟后,我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坟包,其周围还堆了防止土壤流失的砖块。

        在坟包前方竖着一块石碑,上书张二愣子和傻妞二人的名字。

        村长看起来很久没有来过了,因为这里杂草丛生,就连坟包上都长草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敢来。

        张影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开始磕头,我们也是跟着三鞠躬。

        今天是没有风的,但一股旋风却凭空出现,围着张影打起转来。

        我忙在心里问黄天林是不是有鬼,然而黄天林却给了我否定的答案。

        这让我惊奇不已,如果不是鬼的话,那这个旋风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呢?

        除了张影之外,所有人都退后了几步,村长则是也跪了下来,不停地磕头,口中念念叨叨地说着我听不清的话语。

        我嗤之以鼻,这种级别的仇恨岂是你磕头就能解决的?

        而且刚才也没见你多真诚,被吓到之后才这样,两个字形容,做作。

        那旋风持续了很久才消失不见,而跪着的张影已经泪流满面。

        周彤上前扶起她,小声地安慰着。

        在张影被哄好之后,我们一同清理了坟包周围的荒草,而张影则是一个人收拾干净了坟包上的。

        大表哥提议明天带着烧纸和贡品再来祭拜,张影点头,于是我们踏上了归途。

        我和大表哥走在最后,此时已经是日渐西沉,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觉背后凉嗖嗖的,而且好像被人盯着似的。

        下意识地回头好几次,可是我什么都没看到,和心中的黄天林确认,他也说我们身后并没有跟着东西。

        这让我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大表哥和我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不过人家比较淡定,并没有像我一样不停地回头。

        村长也不知道是被吓坏了还是怎的,速度比来的时候快了许多,两条腿紧着捯饬。

        “大哥你看出啥来了?”我小声问道。

        大表哥摇头,说道:“等明天小影祭拜之后给她搬杆子吧,看看能不能把她的父母请上来。”

        “如果她的父母在地府,恐怕已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了吧?”我把声音压得更低了。

        这是实话,他们二人干掉了地府那么多阴兵,地府要是能让他们逍遥法外就是怪事了。

        “阴间和你想得不一样,下面大着呢,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归地府管辖。”大表哥说道。

        我恍然大悟,如此说来张影的父母还真有可能在下面待着。

        至于他们还留在阳间的可能性很低,不然的话村长不可能还活着,而且从村西头那件事结束后,就再没有人见过他们了。

        我看着前面的张影,心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搬杆子把她的父母给搬上来了,那么是让他们上堂子吗?

        可是无论是出道仙还是出马仙,堂口都是要在三界备案的,他的父母可是在逃人员,让他们上堂子岂不是自投罗网?

        想了半天琢磨不透我干脆放弃了,反正有大表哥在呢,这事就让他处理吧。

        和我预估得差不多,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我们才刚能看见村子的灯火。

        这绝对是我见过最荒凉的村子,那稀稀拉拉的灯光就和鬼火一样。

        天黑了,蚊虫更多,周围尽是奇怪的叫声,大表哥都有些紧张了。

        河套中存在的危险可不仅仅只有魑魅魍魉,还有毒虫猛兽。

        为了安全起见,所有人都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了,受到灯光的吸引,扑了蛾子和蚊子把我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每向前走一步,脸上都会撞到许多飞虫。

        我一只手拿着手机照明,另一只手不停地在面前挥舞,至于身体的其他位置我已经懒得去管了。

        扑了蛾子的身上有一种奇怪的粉末,沾到皮肤上会很痒,如果还对这东西过敏的话甚至会烂掉。

        紧赶慢赶地终于进了村子,我们几乎要崩溃了。

        肥龙手中的野鸡本来还一直扑腾,但此时已经奄奄一息,因为肥龙用他抡飞虫来着。

        天这么晚了,我们已经不打算赶往附近的县城,村长说村里有一个招待所,我们决定在那里对付一晚。

        招待所距离村长家并不远,我们进去后才发现里面只有几铺床和塑封着的被子,衣柜啥的都没有。

        幸好一次性的锅碗瓢盆和各种未开封的调料俱全,还有一个大铁锅,不然我们的炖鸡就吹了。

        村长心知我们不可能留他吃饭,给我们留下一些干蘑菇和大米,自顾自地打了个招呼之后就离开了。

        村里没有商店,但肥龙的后备箱里面还有一箱啤酒,聊胜于无,明天要去祭拜张影的父母,本来也不应该喝太多。

        我和大表哥从院子往屋里翻腾柴火,肥龙杀鸡,张影和周彤烧开水,小白收拾房间,所有人都忙活开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野鸡已经被周彤清理干净,我们围着灶台看她烹饪,周彤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很快便把我们都逐出了厨房,让我们等吃饭。

        一会儿的功夫,浓郁的香气就从厨房飘了出来,下午走了那么远的路,大家已经是前胸贴后背,让这香气折磨得坐立不安。

        “咳咳……”大表哥咳嗽两声,缓解了一下躁动的气氛,“那个啥,阿龙啊,你去告诉小彤把锅盖盖严实点。”

        肥龙脸皮抽动了两下,磨磨蹭蹭地去了。

        这货一进厨房就没出来,让我怀疑他在里面吃小灶呢,不过这么短的时间鸡肉应该还没熟。

        众人闲聊一阵后肥龙和周彤终于一人端着饭盆一人端着鸡肉出来了,“干饭了!干饭了!”周彤吆喝道。

        腾出一张床做桌子,两个大盆放下来之后六双筷子就伸了过去。

        在我苦口婆心的思想教育下,小白总算是没有一口将鸡肉全部吃掉,不然她挨揍我都不带拉着的。

        周彤的厨艺还是不错的,起码比耿耿姐好上n倍,蘑菇都炖进去了鸡味儿,一大盆被一点不剩地吃光,就连汤都被泡饭了。

        餐具都是一次性的,也不用收拾,简单地刷了一下锅后所有人都躺在床上晾肚皮了。

        我不停地挠着身上的大包,今天一天被咬的次数都赶上前半年所有的加一起多了,而且还有被攻击两次的地方,痒得厉害。

        之前饿急眼了注意力不在这上面,如今是越挠越痒。

        其他人的状况和我差不多,只有小白幸免于难。

        “马德!明天我要买一箱杀虫剂,边走边喷!”肥龙骂骂咧咧地说道。

        大表哥关上了灯,说道:“都早点睡,阿龙小彤你们两个明天去城里买烧纸和贡品,起来就去,咱们早办完早回去。”

        肥龙和周彤答应了一声,不再发言。

        由于少了一铺床,所以小白变成原形和我睡在一起,周彤还想和我抢,但是被我果断地拒绝了,丫的,老子的老婆哪能让你一直抱,虽然你是个娘们。

        把痒得厉害的地方全部挠破皮,总算是舒服了一些,我把小白往外推了推,这货一身的毛,夏天抱着热死人。

        大伙也都陆续没了动静,睡意袭来,我的意识渐渐变得混沌了。

        这是一种诡异的状态,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经历过,你觉得自己已经睡着了,但意识却保持着一丝清醒,也能感受到周围的情况。

        我便是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就连小白时不时地动一下耳朵都能察觉到。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动静,根据位置判断,发出声音的是张影。

        她下了床,蹑手蹑脚地走向了门口。

        难不成是要出去上厕所?我猜想着。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还是没回来,我不由得担心了,这个村子怪邪性的,她可别出什么事。

        想到这里,我就睁开了眼睛,虽然没有进入深睡状态,但我却感觉神清气爽,就好像睡饱了一样。

        小心地下了床,但还是吵到了小白,还好她只是缩了缩身子,没有下一步的反应。

        我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