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头七

第一百章 头七

        村长已经认为今天自己要死在这里了,万幸那些阴兵只是转头看了过来,并没有进一步动作。

        就在这时,几个村民想要跑,村长连滚带爬地拉住了他们,“不要乱动,跑就死定了。”

        干了这么多年的村长,他太了解村民都是什么脾气了,一个跑肯定都跟着跑,万一刺激到那些阴兵就坏了。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有身份的人提出来的相对靠谱的说法往往能够得到支持,村民们冷静下来,同阴兵对质。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村长都生出了逃走的念头时,那些阴兵终于转身,继续向着西南方前行。

        村长长出了口气,这才发现握着手电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

        “村长,这是咋的了?”有村民战战兢兢地问道。

        “这是阴兵借道。”村长说道。

        村民们基本没人知道什么是阴兵借道,于是村长做出了解释。

        所谓阴兵自然是阴间的士兵(阴兵在阴间和阳间所展现出的外貌并不相同),阴兵是很少甚至说几乎不到阳间来的。

        平时负责勾魂的都是小鬼,往往阴兵出现都伴随着百鬼夜行,因为这种情况单靠鬼差是没办法解决的。

        在过去一场著名的大地震时,就发生了阴兵借道事件,那些阴兵是来维护阴阳秩序的,接引大量死难者前往阴间。

        然而这种可能性是不符合本地情况的,因为这里地广人稀的,一共也没有多少人。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可能会导致阴兵借道的发生,那就是有厉害的鬼物出现,不出动阴兵已经解决不了了。

        听了村长的解释,村民们更害怕了,尤其是那几个青年的家人。

        有道是军与民其乐融融,阴兵虽然是鬼,但至少人家是守规矩的,但鬼物可不一样。

        村子的历史很久了,村民们从来都没听说过周围有啥厉害的妖魔鬼怪,如此想来,导致阴兵借道的元凶很有可能是张二愣子夫妻,且他们二人已经被刨开的坟就在西南方向。

        “村长,能不能是……”有人已经忍不住开口问了。

        “别瞎想!”村长强作镇定,然而心里比谁都慌张。

        没人张罗回家,大伙儿就站着看。

        约摸过了能有五分钟的时间,西南方向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黑色的闪电在夜空中蜿蜒纵横。

        村长说可能有人不信,但那闪电就是黑色的,外表附着一层红光,红光照亮夜空,显得那黑色的闪电更加诡异。

        包括村长在内,所有人都是大气不敢喘,那些阴兵行进的速度变快了,好似对着西南方发起了冲锋一般。

        一时间众人只觉地动山摇,再加上诡异的闪电和震耳的轰鸣,这一切就好像世界末日一般。

        然而,阴兵也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很快在村民们眼前就不再有阴兵经过了。

        西南方向的异象依旧在持续着,村长一颗心都被揪了起来,他生出了一个荒诞的想法,万一阴兵死光了怎么办?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些阴兵是来捉拿张二愣子夫妇的,他不知道这种预感从何而来,但却无比确定,何况今天是那两个人的头七。

        地面的颤动渐渐平息了,但是没有人离开,所有人都被西南方的情况吸引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西南方的动静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

        村长咽了口唾沫,心里像猫抓一样,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邪风骤起,自西南而来,风势很猛,打透了村长的身体,也凉透了他的心。

        他最不想看到的情况似乎已经出现了,这风来得太突然了,而且冰凉刺骨。

        这种凉意和冬天的冷风完全不同,作为一个普通人,村长描述不出到底哪里不一样,不过他坚信自己的感觉。

        “村长,起风了,咱们回去吧。”有人提议道。

        村长刚要答应,毕竟待在这里已经没用,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呜……”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让村长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直接咽了下去。

        “二大爷!快瞅那边!”之前报信的小嘎大叫。

        村长转动僵硬的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朝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西南的河套中有两人正并肩走来,这是一男一女,男者着黑衣,女者着红衣,距离虽远,但面容都能够清晰地看见。

        这两个人正是张二愣子和傻妞,可是此时的两个人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生前呆傻的样子,目光犀利如刀,浑身散发着让人窒息的气场。

        他们虽然是在走路,但速度奇快,每迈出一步就是十多米的距离。

        这是违背常理的,不过就算没有这一幕,村民们也能够确定他们不是人了,因为他们早在七天前就已经死了。

        村长吓得后退了一步,想要逃走,但身体好像中风了一样,根本就动不了,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情况。

        “我二人护村里平安,旺村中气运,而你们是怎么报答我的?欺我,辱我妻子,害我女儿,夺我遗产,坏我坟茔……”

        森幽的声音传来,像那阴风一样,灌入了每一个村民的心中,令他们毛骨悚然。

        “今日纵是舍了几世修行,堕入无间地狱,我也要让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人知道什么是天道循环,因果承负。”

        张二愣子说罢,抬起一只手来,与此同时,天空中一只青红交杂,足有百米方圆的巨大手掌出现,向着村民们拍了过来。

        或许村民中有无辜的人,但怨气渗入张二愣子的灵魂,这些已经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了。

        修行人是执着的,因为修行是一件开始时摸不到门,进门之后很难走到终点的事,这直接决定了修行人的行事风格,他们若认定了一件事,那么无论如何都是要去做的。

        张二愣子前世便修行有成,又能选择在这一世成为守村人,可想而知他是一个正知、正信、正行的大毅力善行之人。

        然而,往往这样的人走偏之后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他曾经有多善良,就能变得有多邪恶。

        当他抛下既往坚持的信念,被仇恨左右道心,那便是一场浩劫,之前的那些阴兵都没能阻止他便可见一般。

        眼看着那巨大的手掌落了下来,村长在极度的恐惧中生出了悔意。

        他相信其他的村民也是一样的想法,他们不知道张二愣子和傻妞为村子做过什么,但伤害这两个人的事情却是他们亲手一件一件做出来的。

        就在这青色的巨手将要拍在一众村民身上时,一道血红的光芒突然出现,直射到青色手掌下面。

        红光一转,化成了一个身着黑红色长裙的女子,女子背对着村民们,没人能够看清她的样子。

        她只是抬起一只手,向上一撑,那青色的巨手便咔嚓一声碎成了点点白光。

        女子云袖一甩,村长看到自己身边的村民们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自己也是头昏脑涨。

        他能够记住最后的画面就是女子飘向了张二愣子夫妇,后来他也两眼一黑倒了下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村长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炕上,老婆坐在旁边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村长揉了揉脑袋,坐起身来,昨晚发生的事情渐渐浮现在了脑海中。

        他忙问老婆后来怎么样了,如果死了那么多人,那么他这个村长也就不用当下去了,不吃花生米就算烧高香。

        村长的老婆说当时大伙都在家里等着,眼看着又是打闪又是那快遮住天的大手,根本就没人敢出门。

        直到后来,半天没了动静,他们才三三两两地往村西头走,到了地方发现所有人都晕倒在了地上,好在人都活着,于是他们各抬各家人,都给抬了回来。

        村长长出了口气,但是依旧心有余悸,他知道半个村的人都被那红裙女人救下来了,但他不敢就此放心,因为他不知道张二愣子夫妇还会不会回来找麻烦。

        虽然精神上受到了巨大冲击,但身体没啥问题,村长吃了点东西后就急匆匆地出门了,他挨家挨户地走访,动员村民们凑钱请僧人做法会,并叮嘱一定不要把这事说出去,村里现在可是旅游区,万一这事传出去了谁还敢来,耕地都被搞成景点,没人来旅游就只能喝西北风。

        村民们知道利害轻重,家家户户都出了钱,尤其是那几个青年的家人,都拿了双份的钱。

        本来他们还琢磨着找机会点了张二愣子的祖宅,可是这回谁也不敢有这个想法了,就连村长都打消了据为己有的念头。

        钱筹上来了,村长火急火燎地请来了附近最大寺庙的方丈,开办法会,不过对外只是宣称祈福。

        法会办得很顺利,村里人斋戒了三天,村长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些。

        不过在送方丈和一众僧人离开的时候,方丈却给村长留下了一句话,“善恶循环,因果昭昭,躲得了一时杀劫,然苍天有眼,报应不爽,好自为之。”

        村长愣了半天,追上方丈想要问问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方丈却什么也不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