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阴兵借道

第九十九章 阴兵借道

        老话说得好,别拿豆包不当干粮,别拿村长不当ganbu。

        村长不算是什么官,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却有绝对的权威,而且如果说谁最了解一个村子,那肯定是村长了。

        “村长啊?那就更好了,村长得讲理吧?这宅子是我同学祖上留下来的,你怎么能赶我们走呢?”肥龙笑嘻嘻地说道,但是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村长脸色变得很难看,“行,你们爱干啥干啥。”

        说着村长又要离开,但是大表哥却再次挡在了他面前,“如果不想这村子继续这样下去,那就告诉我们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村长扫了我们一眼,目光中有着一丝不屑。

        我给了小白一个眼神,小白会意,身子一转,变成了狐狸样子,对着村长做出了一个自以为凶狠的表情。

        我忍不住捂脸,感觉和小白相处的日子能写一本家有仙妻傻狐狸了。

        不过即使如此村长还是吓得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停地抽动。

        小白昂了昂头,一副傲娇的样子。

        肥龙上去掐村长的人中,把人家的假牙都掐掉了,可想而知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村长两腿一蹬,睁开了眼睛,看到小白之后差点又吓得晕过去,小白变回人形,一脸的不屑。

        “老人家,现在我们能好好地谈一谈了吗?”大表哥挥了挥手,示意我们不要胡闹。

        “谈!你们想谈什么?”村长彻底被吓到了,时不时瞟到正在舔手指头的小白就会打个哆嗦。

        “好,那咱们进屋谈吧。”大表哥把村长扶了起来。

        “不不不!”村长眼看着大表哥扶着他往院子里走,吓得脸都白了,“去我家说吧。”

        我们互相看了看,没有拒绝,反正人多,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招。

        去他家的路上,这老头一直偷看小白,估计被小白留下心理阴影了。

        村长家是村里为数不多的一个砖房,我们进去后发现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家里的陈设也很简单,标准的农村大龄宅男套装。

        我们各自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村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那大茶缸子的白色内胆都已经变成黑色了。

        “村长,我看你们村子也没多少人了,人都哪去了?”肥龙很是直白地问道。

        “走的走,死的死,唉……”村长长叹了口气。

        众人尽皆沉默,没人安慰他,有道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人做了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然谁还会做好人。

        “这些年村子里面都发生什么了?”大表哥问道。

        虽然张影也和我们说过一些后来发生的事,但太过笼统,不利于我们判断具体情况。

        有道是没有家鬼引不来外鬼,张影既然要出道了,那么和她已经故去的父母不可能没有关系,除非她像我一样,不过我估摸着自己应该是蝎子拉屎毒一份了。

        导致张影暂时无法出道的原因,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和她的父母有关,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地搜寻线索。

        村长的脸皮抽搐了一下,“你们信邪吗?”

        村长没有问我们信不信有鬼,而是问了一句信邪吗?这让我对后来发生的事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村长也确实没有让我失望。

        他端起大茶缸子喝了一口,面露苦涩,“冤孽啊……”

        事实上在张二愣子夫妻头七的那一天就发生了诡异的事情,那天晚上天一黑月亮就长毛了。

        万里无云的夜空中,一轮圆月就好像被蒙上了一层白纱,让人一看心里也会毛毛的。

        村里刚死了这么多人,平时还会坐在路边、门口闲聊到八九点钟的人们也没了兴致,都早早地躺下了。

        村长那时也是村长,而且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一个死去青年的父亲。

        他的大儿子早就对傻妞有想法了,而且这次的事情就是他带头搞出来的。

        如果说村长是一个村的皇帝,那么他儿子就是太子,有太子顶着还有啥害怕的?

        死了儿子的村长很愤怒,但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有一个二儿子,而且二儿子比大儿子要争气,已经结婚了,也悟正业。

        和老婆躺在炕上,村长却是难以入眠,儿子死了,杀儿子的人也死了,虽然刨了坟,也搬空了张二愣子的家,但他还是觉得不解气,他在琢磨怎么把老张家的祖宅划拉到自己手里。

        村里正在搞旅游,作为村里最有权势的人,他的眼光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比的,他知道这年头最值钱的就是地皮了。

        就在他琢磨得起劲儿时,忽然感觉身下的炕在微微颤动。

        “你起秧子了?”村长没好气儿地对着旁边的老婆吼了一嗓子。

        没有回答传来,村长侧头一看,自己老婆正老老实实地躺在那儿呢,不像是装睡。

        村长觉得有些不对劲,就坐了起来,那颤动依然存在。

        村长拉亮灯泡,橙黄色的光芒亮起,照亮了整个屋子。

        他扫了一眼,摆在电视前面的茶缸子都在微微哆嗦。

        村长慌了,不会是地震了吧,虽然他们这儿从来没地震过,但是一切皆有可能啊。

        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他推醒了自己老婆,又跑到另一个屋子叫醒了儿子儿媳,一家人都来到了院子里。

        这个时候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了,但是频率却一直很稳定。

        村长本来拿着大喇叭想要喊一嗓子,让村里人都起来,但出来才发现其他人家也都亮灯了,人都跑到了院子里。

        “村长,是不是要地震了?”邻居站在杖子边问道。

        “不见起(不一定的意思),先别进屋了。”村长拢了拢衣服说道。

        就在这时,一个半大小子连滚带爬地从大门口冲了进来,门栓都被他撞断了。

        “遭瘟了?尥蹶子?”村长没好气儿地骂了一声。

        “二大爷!不好了,快去西头看看!闹鬼了!”来人气喘吁吁地说道。

        村长深吸了口气没有骂人,这小子是紧西头那户人家的小嘎,老爹和他是叔辈亲戚。

        “别扯犊子,哪里来的鬼?”村长佯装镇定,但心中却是慌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张二愣子和傻妞。

        “二大爷!真闹鬼了!快叫人看看去吧!”来人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这下他不信也不行了,拿起大喇叭喊道:“一户人家出一个人,带上家伙事,跟我到村西头去!”

        村长跟着小伙来到大道上时,其他人家也陆续出来人了,手中拿着镰刀、锄头、三股叉、五齿挠子、擀面杖等械斗利器。

        村长打开手电,往村西头晃了晃,但是却什么都没看到。

        村子西头水泥路的尽头是一个十字路口,南边有一个小桥,再向南就是通向城区的路了,而西边和北边延伸出去的都是土路,通往河套。

        村里人有啥事儿了就会在十字路口烧纸,那儿其实是一个挺邪性的地方,大伙晚上都不往那儿去。

        然而人多胆子大,又是村长带头的,谁能不去,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人群很快就汇集到了村长身边,看着自己的虾兵蟹将,村长的胆气壮了起来。

        直到现在那震动依旧存在,且随着靠近村西边,震动变得强烈起来。

        村长不是不害怕张二愣子夫妇变成鬼,但在他眼里,活着的时候都是傻子,死了能有什么能耐。

        眼看着十字路口越来越近,村长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他明明看到那边人影憧憧的,但用手电去照又啥也看不见。

        周围那些原本还在不时闲聊的村民一时间也没了动静,只有稀稀拉拉的脚步声。

        村长脑海中灵光一闪,他似乎知道那震动是什么了,那是整齐的脚步导致的,而脚步的主人就是那些看不清的黑影。

        可是那些人为啥走路没声呢?难不成他们不是人?

        想到这里村长打了个寒颤,但一想自己身边这么多人呢,也不能丢脸啊,只好继续往前走。

        终于来到了十字路口,村长看清了那些黑影的本来面目。

        他们是一群士兵,穿着古代盔甲的士兵,手持尖刀铁盾,身上的盔甲破破烂烂的,裸露在外的皮肤很多地方都露出了骨头,而且他们的眼睛都是绿油油的颜色。

        这些士兵踏着整齐的步伐,自东北而来,往西南而去。

        他们的脚每落在地上一下,地面就会发出震动,但是却没有任何声音。

        虽然距离不近,但村长还是感受到了逼人的寒气,这寒气直透人心,让人毛骨悚然。

        一个从爷爷口中听来的传说浮现在了村长心头,阴兵借道。

        村长以前一直当这只是个传说,是爷爷为了吓唬他讲的故事,可眼前的这一幕不是阴兵借道又能是什么呢?

        其他的村民也都傻了,有的人手里的工具掉在了地上都不自知。

        “二大爷,你看,这不是闹鬼是啥?”那报信的小伙说道。

        村长直接给了他一个大脖溜子,“别吵吵!”

        村长这一声嗓门有点大了,那些行进中的阴兵居然整齐地停下了脚步,一同转身看向这边。

        村长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马德!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