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老宅之行

第九十八章 老宅之行

        张影叙述这个故事时表情很平静,而车上的其他人却都沉默了。

        我万万没想到乐观开朗,喝酒喜欢死亡小旋风的张影居然有着如此悲惨的身世,果然一切事物都不能光看表象。

        当年张影的母亲已经死了才生下她,也就是说,张影是一个尸生子。

        所谓尸生子就是已经死去的孕妇生出来的孩子,由于母体已经死亡,所以尸生子从出生开始阴气就会很重,容易招东西,大多命运坎坷。

        周彤和肥龙不了解守村人的概念,大表哥为他们科普了一下,听完后两人都是义愤填膺,说那些村民不知好歹,那几个青年更是该死。

        “那个把你带出村子的老人家呢?”周彤问张影。

        如果不是那位老人,张影应该早就死在那几个青年的家人手中了,可以说他就是张影的救命恩人。

        “他把我送到福利院之后就消失不见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可能已经……”张影没有说下去,但我们却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原本在村里还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屋子,离开了村子就只能流浪了,如今二十多年过去,老人不可能还活着了。

        “唉……”周彤拍了拍张影的手,投过去了同情的目光。

        “你这些年回过村子吗?”肥龙问道。

        张影摇头,“没有,当年那些事我都是在一个小本子上看到的,老人离开之前把本子交给了院长,嘱咐要在我成年之后再给我看,以前我都以为自己是院长捡回来的。”

        车里又是一阵沉默,和张影相比,我们都是幸福的。

        接下来的行程中我们都没有提起这件事,虽然张影一直表现得云淡风轻,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

        人非草木,即使张影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但任谁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居然有这么悲惨的遭遇都不会开心。

        更何况她的父母并不是有意抛弃她的,而是身不由己。

        中午途经一个城区的时候我们下车吃了些东西后继续赶路,下午三点多总算到了地方。

        如张影所说,这里还残留着一些旅游区才有的建筑,不过都已经破烂不堪了,时代发展到现在,农村多数是瓷砖房和彩钢房,砖房都是少数,但这个村子居然还有一些土房。

        不仅如此,这个村子处处透着一股子死寂的气息,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人就算了,连动物都没有。

        “影,你是不是搞错了?这里是荒村吧?”周彤趴在窗户上说道。

        “这村子不对劲儿!”小白和大表哥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无语,二位你们是脑子秀逗了吗?任谁都能看出这儿不正常吧。

        大表哥放慢了车速,问张影:“我们找个地方落脚吧,你家祖宅在哪啊?”

        张影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找找看吧。”

        好在村子并不大,找起来也不至于多困难,我们溜了一圈就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家。

        或许不能称之为人家了,因为这家的两扇朱红大门都已经破烂不堪,院子里面荒草丛生,都快挡住几栋房子了。

        虽然岁月给这个大宅留下了斑驳的痕迹,但是不难看出它曾经的辉煌,在过去那个年代要建起这样的宅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如此一来张影说的那本子上的记载应该是真的,她家祖上是地主,而大宅旁边那个已经倒塌的小土房也是很好的佐证。

        大表哥调整了一下车身的角度,直接开进了院子,荒草从车窗边划过,让我产生了一种身处草原中的错觉。

        车子停下,我们鱼贯而出,我拨弄着前面的杂草,一步一步往前挪动。

        其实在草稞里面行走是很不愉快的事情,因为很可能有科学家都叫不出来名字的虫子爬到身上。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和爷爷一起去地里拔草,坐在地头发呆的我看到有小蜘蛛爬上了自己的胳膊,打掉之后我才发现地上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且还有一个巨大的蜘蛛趴在那里,她的肚子上有小蜘蛛往来穿梭,像蜂窝煤一样。

        当时我吓得头发都站起来了,自那以后,我就有了密集恐惧症,蜘蛛几乎成了我的噩梦,而其他虫子我也怕得厉害,以前那个敢徒手抓爆羊拉子呢我一去不复返。

        周彤张影她们两个也是小心翼翼地行走着,这并不奇怪,毕竟是女孩子,真正让我惊讶的是小白居然也是蹑手蹑脚的。

        狐狸作为一种野生动物,不是应该常年生活在这种环境下吗。

        “她娇生惯养。”黄天林解答了我的疑问。

        肥龙从后备箱取出了两把镰刀,递给我一把。

        我没想到这货居然在车上放这东西,接过来后和他一起收割杂草。

        其他人见有人开路,干脆站在原地等待了。

        我和肥龙忙活儿了半个多小时,累得满头大汗,总算是把杂草收割干净。

        其他人都进了屋子,我和肥龙蹲在门口抽烟,肥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你觉不觉得这里有点怪?”

        我点头,“是啊,我们来了这么久,居然没人过来问问我们是干什么的。”

        “我不是说这个。”肥龙摇头,“你不觉得好像被人盯着似的吗?”

        我被肥龙的话吓了一跳,忙看了看四周,可是什么都没发现。

        “你结婚后神经了?在这地方别乱说话。”我说道,对肥龙叽咕一下眼睛。

        肥龙一脸的恍然大悟,“欧克!了解!可能是我想多了。”

        靠!我心中暗骂,这货绝对是曲解我的意思了,不过我也懒得去解释,周彤他表哥在这儿呢,有危险个高的顶上,一个死了好几个人的房子不对劲才是正常的。

        “进屋吧。”我踩灭烟头站了起来。

        肥龙连忙跟上,小声问我,“你和张影是不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滚蛋!没有!少打听!”我投以否定三连击。

        肥龙怪笑两声,挑了挑眉,仿佛已经看穿了我一样。

        我撇了撇嘴,你丫就猜去吧,能猜出来我算你牛叉。

        和肥龙一起走进正中央的房子,我闻到了一股霉味,他们几个在地下厚厚的灰尘上留下了脚印。

        根据脚印的数量和深浅程度判断,在我们之前这里并没有来过人。

        房子虽然很大,但根本就没有任何家具,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地上的木板缝隙中甚至都有零星的杂草长了出来,各别位置已经腐朽不堪,一脚踩下去腐烂的木屑和灰尘会一起飘起来。

        一个杯口大小的蜘蛛正吊在房梁上,我警惕地绕了过去。

        转过一个没了门的空洞,我看到了其他人,他们正围着一铺炕沉默地站着。

        这铺炕塌了一半,旁边的墙上还有灰尘都盖不住的血迹,当初的那件事应该就是发生在这里了。

        “里面的人,你们是干什么的!”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声音,嗓音苍老沙哑,发声者已经上了年纪。

        我们当即离开屋子,一起回到了院子里面。

        只见大门口站着一个形销骨立的老头,他拄着拐杖,当看到张影后,他的眼中流露出了深深的惊骇。

        我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张影和故事中的傻妞,也就是她的母亲,这两个人应该长得很像,而眼前的这个老人是认识傻妞的。

        “老人家,您好,我们是陪这户人家的后人来看祖宅的。”大表哥上前沟通。

        “这户人家没有后人,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们村子不欢迎外人!”老人好像受到了刺激,挥起拐杖就要打人。

        大表哥瞬间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发现老人虽然很激动,但是却不敢进院子,而他此时的距离很安全。

        “老大爷,这话说得您自己都不信吧,你看她不觉得有些眼熟吗?”我指了指张影。

        既然他不好好唠嗑,那我也没必要给他留面子了。

        “我不认识她!我什么都不知道!”老人越发激动了,胸口剧烈起伏的同时扯着嘶哑的嗓子喊道。

        有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老人的状态让我怀疑他和当年的事可能有关系。

        “哦,不认识啊,那我给你介绍一下,她叫张影,是张二愣子和傻妞的女儿,那个消失在傻妞尸体中的孩子,您老现在想起来了吗?”我似笑非笑地说道。

        老头后退两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又用屁股往后蹭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认识!”

        周彤见此场景有些不忍心,想要上去扶,但是被肥龙拉住了。

        张影眯着眼睛盯着老头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好半天老头终于爬起来了,也不问我们干什么的了,转身就要离开。

        我一看这不行啊,我们正愁没人入手呢,他就送上门来了,这怎么能放过?

        没等我有动作,大表哥和肥龙已经双双冲出了院子,挡在老头前面。

        两人既不动手也不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村长!”老头色厉内荏地说道。

        好嘛!我心中暗喜,看来我们的运气是真的不错,居然还堵住了一个村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