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守村人

第九十七章 守村人

        让一个正常人发神经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是什么?答案是让他喝酒。

        无论是谦谦君子,还是窈窕淑女,只要喝多了都会变身。

        这一场酒喝到最后我感觉自己已经不是在和人喝酒了,大表哥酒量不行,是第一个多的,原来这货喝多了会唱神调。

        他这一唱小白就毛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居然变成了狐狸的样子,足有半大小子那么大,身上没有一根杂毛,一双眼睛又大又萌。

        周彤顿时眼睛发光,把小白抱在怀里一通神撸,说什么也不放开了。

        张影一个人坐在那儿又哭又笑,时不时地瞄我一眼,让我感觉她随时都会把我撅吧撅吧嚼咯。

        肥龙搂着我的肩膀和我说着大学时发生的那些事,说人生最美的时光就是上学的时候,只是我们当初不知道。

        我不知道怎么回他,干脆做起了倾听者。

        在大表哥的神调催发下,我的酒劲儿也上来了,到后来意识模糊,隐约记得大表哥的父母把我们陆续抬到了炕上,老两口子还被小白吓得够呛,因为她忘记变回来了。

        也多亏大表哥这个大神儿子给他们常年打预防针,不然说不定就会吓出个好歹来。

        第二天一早,我头昏脑涨地睁开眼,看到一个尖尖的狐狸嘴就在自己眼前,吓得我差点当场去世。

        缓了好半天我才想起来这是我老婆,虽然现了原形,但我还是找到了它和小白相似的地方。

        我戳了戳小白的鼻子,她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并没有醒来。

        至此我终于体会到那些养宠物的人有多舒适了,一时间玩儿心大起,拔下一根头发探入了小白的鼻孔。

        “哟哟哟……”小白哼唧起来,四只爪子胡乱地扒拉着,大尾巴甩来甩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小白就被我弄醒了,我刚要把她拉进怀里,她就变成了人形,一手抵住我的脸,怨气满满地说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捏了捏她的鼻子,“你知不知道昨天差点吓到人家老两口,以后不许随便喝酒了,知道吗?”

        小白别过头去,“你管我!”

        好吧,这傻狐狸还没醒酒呢。

        “咚咚……”敲门声传来。

        “谁啊?”我闪电般用被子把小白蒙住,问道。

        “小秦啊,你和……小白赶紧起来,要吃饭了。”是大表哥的老妈。

        “好咧!”我答应一声,在别人家赖床可太丢人了。

        昨天是被抬回来的,衣服也没脱,我爬出被窝后就把被子叠了起来。

        小白一百个不情愿地起床,蒙叨叨地跟着我出了门。

        一出门我才发现其他人也刚刚起来,都是宿醉的状态。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大表哥揉着脑袋说道。

        “小白妹妹,快变回去再让我抱抱!”周彤好像撸狐狸中毒了,拉着小白央求道。

        小白正好懒得走路,纵身一跃跳到周彤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闭上了眼睛。

        我敏锐地在张影眼中捕捉到了羡慕和厌恶交杂的情绪,果然昨天她是在逢场作戏,她对小白还是悬念颇深的。

        大表哥看了一眼抱着小白的周彤也没说什么,估计已经从父母那里听说了。

        事实上小白就算变成人的样子也不像人,她美得有些不真实,那种不着粉黛却无暇的美是整容技术无法做到的,再加上那仙气飘飘的气质,就像画中人一样。

        也多亏她接受了我的意见,开始穿现代服饰,不然领着她出门危险系数高得吓人。

        早餐吃得是鸡蛋和小米粥,昨晚喝得太多了,油腻的根本吃不下。

        吃过早饭后休息一阵我们便出发了,大表哥开车,因为他让仙家吸走了自己的酒气,别人开的话就是酒驾了。

        我坐在副驾驶,肥龙隔开张影和抱着小白的周彤,一行人赶往了张影的老家。

        张影的家其实并不近,好在没出省,不然我们自驾游就不如坐火车省钱了。

        在车上,我第一次听到了张影的身世,这是一个玄乎而又悲情的故事。

        众所周知,几乎在每一个村子都有一个特殊的人,他们生来就比普通人笨一些,成年之后,他们往往也不会娶妻生子,每天不是在帮这户人家干活儿就是帮那户人家干活儿,闲暇时还会在村子里到处乱转,就和视察一样。

        一旦谁家有婚丧嫁娶事宜,他们都会第一个到场,尤其是丧事,还没等事主家报丧他们就会提前到场,就和未卜先知一样。

        他们帮忙都是不需要钱的,管一顿饱饭就行。

        大家一般叫他们二傻子、二愣子之类的诨名,张影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村里的人都叫他张二愣子。

        张二愣子的祖父是本地的地主,后来被打了,家道中落,张二愣子父亲那一代因为遭受白眼,也没什么起色。

        好不容易有了张二愣子,没想到居然是个傻子,在张二愣子五岁那年,他的父母喝农药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自此张二愣子就成了孤儿,幸好还有祖宅,张二愣子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

        从十几岁开始,张二愣子便做起了每个村二傻子都要做的工作。

        还别说,这十年多年村里都是风调雨顺的,没啥大灾大难,就连一次发大水,隔壁村坐炕上能捞鱼了,他们村都没事,那洪水就和长了眼睛似的,绕过了他们村子。

        不过事后有人说发洪水之前,张二愣子一个人在村口坐了三天三夜,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故事到这里可能有些人已经猜出来了,没错,张二愣子就是传说中的守村人。

        守村人前世多为修行人,因为种种原因做了逆天之事,因果往复,功德难偿,轮回转世时自愿三魂去其二,故而生来呆傻。

        想想也是,我少了一魂都比普通人笨许多,少了两个的人不傻才怪。

        因为前世是修行人,故而守村人生来便有神通,镇魑魅魍魉,压天灾人祸,所以有守村人的村子多是风调雨顺,村泰民安。

        然而普通的村民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呢,有些本性不良之人甚至会像小孩子一样每天欺负守村人。

        时间一晃来到了张二愣子十八岁的时候,那年村里来了一个姑娘。

        这姑娘破衣娄嗖的,长得确很漂亮,大家都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得,姑娘进村之后就去了张二愣子家,自此便住在了那儿,大家给她起了个名字,傻妞。

        事实上傻妞也是个守村人,一个守村人就能保村里太平,两个守村人会怎么样呢?

        没人知道答案,但是自从傻妞来了,村里的经济直接上了高速公路,商人来这里投资,这里被搞成了旅游区。

        村民们腰包鼓了起来,有道是饱暖思淫欲,几个有俩钱不知道怎么嘚瑟好的小青年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傻妞身上。

        那是傻妞来到村里的第二年,此时的她已经怀了孩子,这孩子就是张影。

        在一天夜晚,几个青年把张二愣子骗到了村口,还给他留下了两瓶白酒和一袋花生米。

        眼看着张二愣子吃喝起来,几个青年便返回村子溜进了张二愣子家里。

        这时傻妞正挺着大肚子在屋里发呆呢,他们进屋就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傻妞虽傻,但有些道理还是明白的,她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于是奋力地挣扎起来。

        其中一个青年恼羞成怒之下抡起炕头放着的剪子就戳进了傻妞的胸口。

        傻妞没有力气挣扎了,进气儿多出气少地瘫在炕上。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按理说几个青年应该溜走才是,但他们已经丧心病狂了。

        就在他们脱裤子的时候,喝完了酒的张二愣子赶了回来。

        当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没人知道,第二天大家察觉出不对劲的时候只在张二愣子家发现了一堆碎肉。

        而村里的河套多出了一个坟包,人们挖开后发现里面埋着的是张二愣子和傻妞。

        傻妞鼓起来的肚子也瘪了下去,那个孩子不知道哪里去了。

        张二愣子脑门中间插着一把小刀,小刀是木头的,上面还画着一些村民看不懂的符号。

        事出诡异,把坟重新填上之后大家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村里人其实早就看出了苗头,可是没办法说出来。

        没几天张二愣子家的祖宅被搬空了,那个坟包也被人刨了,张二愣子夫妻的尸体让河套的动物吃了个干净。

        大家心里明镜似的,这事就是那几个青年的家人做的,但谁也没说,没人会为了一对傻子夫妻得罪人。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张二愣子的邻居,一个捡破烂的老头在出事的第二天就挂着个小包袱离开了村子。

        老头平时也会出去捡破烂,人们只当他死在外面了。

        从这件事发生后,村里完全是另一幅景象了,旅游区接连出事,村民家家负债,天灾人祸不断,年年一场雹子,别的村都没有,就专砸他们村子。

        那几个青年的家人相继出事,还搞出了老公公和儿媳妇睡觉的丑事。

        有人说是报应,举家搬迁,但这些人只是少数,毕竟故土难离。

        这村子的邪性渐渐传遍了十里八乡,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