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被发现了

第九十一章 被发现了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进去,但我还是轻手轻脚的,尽量不发出一点动静。

        有道是做贼心虚,这个成语就很好地形容了我如今的心态。

        进屋之后我扫视了一下前方,一楼客厅的装饰,和住宅楼的装修风格没啥不一样的。

        一楼还有一个卫生间和一个厨房,门都开着,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也没有人。

        我松了口气,慢慢地关上了大门,在门完全关闭的那一刻,我居然有些心慌。

        不就是个林倾城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我就给她来一个庐山升龙霸,只要打中了,她话都说不出来,还施什么法?我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运动鞋踩在瓷砖地面上没有一点声音,我走得很慢,高抬腿轻落步,半天才移动一下。

        这样的行进方式让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我又不敢大口喘气,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自己搞得满身大汗。

        来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口,我靠在墙壁上开始调整呼吸节奏。

        马德!小偷这活儿真不是人能干的,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我心中暗想。

        过了一会儿,虽然身上的汗还没干,但呼吸节奏已经恢复正常了,我开始爬楼梯。

        就工作难度而言,不发出声音的话,爬楼梯远比在平地上行走要简单,至少不用因为掂脚还要控制身体平衡。

        转过楼梯转角后我就已经能够看到二楼的场景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卧室,装修风格明显的偏女性化,床上被子和玩偶乱糟糟地堆在一起。

        除了主卧之外,二楼还有一个小卧室,这两个房间都没有人。

        我顿时放松了下来,林倾城不在家,这无疑是大好事,至于她为啥出去不锁门,我根本懒得去想,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

        我快速在二楼搜寻了一番,主要检查的对象就是那几个大柜子,因为按照耿耿姐的描述,这钉头七箭书是需要法坛的。

        很快几个柜子就都被我翻遍了,然而我却没有找到任何与玄学有关的东西,只看到了一堆散发着体味的衣服。

        “小瑶姐,我没找到法坛。”我取出手机给小瑶姐发了一条消息。

        “不可能,再好好找找,我在外面给你放风。”小瑶姐秒回。

        你丫一定是在玩手机,一定是!我在心中大叫。

        本来我想说已经确定屋里没人,让她和我一起进来找的,她直接就把话头堵死了。

        收起手机,我向一楼走去,一楼的柜子也不少,而且我还没翻找过。

        已经确认屋里没人的我彻底没了顾忌,大手大脚地翻找起来。

        一楼客厅的柜子中多是一些杂物,而厨房中的又全是碗筷,我同样没找到任何线索。

        难道这屋子还有地下室?我开始琢磨脚下的地面。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瓷砖,除非林倾城是特工零零七,搞出了机关之类的东西,不然这屋子绝对是没有地下室的。

        忽然,在目光扫过卫生间时我脑中灵光一闪。

        并不是说我觉得法坛藏在了卫生间里,那里面除了洗手台、洗衣机、马桶,以及一个女孩子用来洗屁股的盆之外就没其他东西了。

        我觉得异常的是卫生间的位置,事实上卫生间设置在这里是完全没问题的,符合住宅装修的逻辑。

        但是一楼和二楼的空间应该是一样大的,然而二楼本该是卫生间所在的位置却什么都没有。

        是的,我刚刚在二楼翻找的时候就发现有些不对了,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现在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少了空间。

        二楼在纵向上应该和一楼的卫生间对应的位置什么都没有,或者说,有一个大概十平方米的空间被藏起来了。

        心中有了计较,我当即风风火火地跑到了二楼,与卫生间相对应的是那个次卧。

        刚才进入这次卧的时候我便觉得不对劲,这个卧室的空间也太小了,就连一个标准的双人床都够呛能放下,且这里真的就没有床。

        我盯着正对次卧门的那面墙上的立柜琢磨了起来,刚刚翻找的时候我已经确认过了,立柜后面的挡板是被铆合上去的实木,不存在有暗门的可能性,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

        我扳住立柜的侧面向外拉,没用多大的力气就把立柜拉了出来,果然,这立柜下面有滑轮。

        在立柜和墙壁中间有一个小门,按理说藏在家具后面,这扇门应该落满灰尘才是,可是它却一尘不染,可见林倾城还是经常进去的。

        我按下门把手,朝着里面一推,门打开了。

        里面漆黑一片,我没有贸然进去,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朝着里面扫了扫。

        果然,里面是很小的一个房间,没有窗户,也没有贴瓷砖,就像是没有装修过的毛坯一样,在这个房间的正中央是一个供台。

        供台上有五个神像,这五个神像面孔狰狞,一者青色持令,一者黄色捧珠,一者白色擎锤,一者黑色执狼牙棒,一者赤色挺叉,正合五行颜色,想必就是五鬼了。

        在五鬼前方有一草人,身穿布衣,脸上贴着赵齐天的大头贴,四肢、头部、胸口、腹部都插着一根针。

        在草人前方还摆着一口香炉,供台上另有符纸、小旙、烛台等物,虽为供台但是却邪气森然。

        我想用手机问一下小瑶姐该怎么处理,但尴尬的是在这屋子里手机没有信号,为了保险起见我干脆将草人从供台上取了下来,而后一个扫堂腿直接放倒了供台。

        丫的!草人没了看你怎么做法!我心中如是想着,手握稻草人退出了小屋。

        回到次卧后我顺手就把柜子推了回去,柜子旁边挂着一个布袋,我将其摘下用来装稻草人,毕竟这稻草人身上有针,我怕一不注意扎到自己。

        打包好稻草人后我准备尽快离开,然而,刚刚回到主卧我就遇到了迎面走来的林倾城。

        她与上次见面时的变化不大,脸上挂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手中握着一把黑不溜秋的小刀,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

        我靠!我当场愣住了,心中把小瑶姐骂了个狗血淋头,你不是说在外面给我放哨吗?人都回来了你居然不通知我,这下可好,被当场抓住了。

        我下意识地把装着稻草人的口袋藏到了身后,一脸尴尬的笑容,“哟,这不是倾城吗?”

        林倾城也不靠近我,刮了刮那把黑色小刀的刀刃,模仿我的语气说道:“哟,这不是劳动节吗?”

        我狂汗,你丫有病吧,学我说话干什么?

        可事实是我潜入她家偷东西,然后被抓了个正着,在气势上我就弱了许多。

        “那个……最近生活比较困难,如你所见,我改行做小偷了。”我紧张之下开始顺口胡诌,都已经这样了,脸要不要无所谓了。

        “哦?是吗?”林倾城一脸玩味地看着我。

        “咳咳……我不知道这是你家。”我继续扯皮,心中思考应该怎么办。

        “那么,你到底偷了什么东西呢?”林倾城伸出一只手,示意我把东西交出来。

        我咬了咬牙,说道:“林倾城!大家同学一场,奶奶不成爷爷在,赵齐天当初也待你不薄,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林倾城见我不演了,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与怨毒。

        “我给过他机会了,是他自己不珍惜,这就怪不得我了。”

        我被她搞得愣住了,这特么是什么强盗逻辑,你渣了赵齐天,又去做表子,然后你想回头了赵齐天就要答应,不答应就是不珍惜你给的机会?

        你把自己当什么了?你是太阳啊,八大行星都得围着你转?

        “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这个狗p逻辑你自己都认不下吧?”被激怒的我毫不客气地说道。

        林倾城撇了撇嘴,“秦五一,我懒得和你多说,把东西交出来,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我可以只杀死你的肉体,不然的话,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死了之后魂魄也要日夜饱受煎熬,不要试图反抗,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卧槽!你是不吹牛笔不舒服斯基还是不装叉不得劲儿娇娃,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一边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一边双腿蓄力。

        话音刚落,我就全力发出了一记侧踹,直奔林倾城的小腹。

        泥煤的!让你装,我倒要试试你这横看竖看都不超过一百斤的小身板能不能接下我这一脚。

        我这突然的袭击让林倾城十分诧异,但她却并不慌乱,也没有做出任何躲闪的动作,任由我这一脚踹在了她的身上。

        没有触感!我的小腿直接从她的身上穿了过去,而我则是因为用力过猛,身体失去平衡,倒向前方。

        幻影?我心下骇然,腰眼和锁骨一同发力,利用每一个能够活动的关节进行缓冲。

        林倾城已经扬起了手中的黑色小刀,如果维持这个状态摔过去,无法反击的我必定会挨一刀。

        那把刀一看就很邪性,鬼知道被捅一下会怎么样,而且就算是一把普通的刀我也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