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钉头七箭

第八十九章 钉头七箭

        小瑶姐将针刺向赵齐天胸口的红点,但是关心则乱,她居然刺偏了。

        赵齐天眉头一皱,脑袋下意识地抬起,想要去看,但是被耿耿姐按住了,“你小子不要乱动!”

        赵齐天僵硬地躺了回去,我完全能够理解他的心情,明知道别人在操作自己的身体,但是却看不见,这是一种令人很难受的体验,无论这个正在操作的是不是熟人。

        小瑶姐拔出银针,打开了桌上的台灯用以照明,搞得场面就和做手术似的。

        事实上那红点很小,因为赵齐天很白才会看起来显眼,真想要扎中它可不是容易事。

        小瑶姐瞄了半天,这才把银针成功地插入红点内。

        赵齐天瞳孔猛地一缩,这让我觉得被扎这么一下绝对比看起来要疼。

        小瑶姐把针扎进去之后明显松了口气,松开针甩了甩还在哆嗦的手。

        赵齐天的咀嚼肌鼓起,咬牙强忍,额头鬓角都渗出了汗水。

        小瑶姐没敢多歇,掐住银针就开始搅动起来,这下我都看不下去了,因为我能够清晰地看到针在赵齐天的肉下移动。

        赵齐天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胸前也开始渗出汗水。

        小瑶姐搅了一会儿,似乎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手腕一抖,银针又深入了几分,而后倾斜过来。

        小瑶姐手上不停,向下一压,针头挑破了赵齐天的肉,穿了出来。

        小瑶姐又做出一个缝的动作,把红线从红点上穿了过去。

        用两根手指捏住两根红线,小瑶姐开始向上拉。

        这看似很轻的一下直接让赵齐天上半身往起一弹,早在一旁警戒的耿耿姐直接按了下去。

        我盯着红线下方,那里分明什么都没有,但是红线却被抻直了,好像真的拉着什么东西一样。

        小瑶姐这一手当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她见没拉出来,另一只手掐了一个指诀,口中念念有词,手上继续发力。

        红线周围赵齐天的肉都鼓了起来,就好像被人掐住往起薅一样。

        因为过于用力,细如毛发的红线割入了小瑶姐的肉中,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在赵齐天身上。

        这红线比我想象中的结实多了,就算是这样也没有断掉。

        小瑶姐连看都不看自己流血的手一眼,继续发力。

        赵齐天看到了这一幕想要开口制止小瑶姐,但已经疼得说不出来话了。

        我是干着急帮不上忙,耿耿姐也急得额头冒汗。

        “崩!”就在这时,小瑶姐手中的红线突然断掉了,正在发力的她被闪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赵齐天哆嗦了两下长出口气,抹了抹脸上的汗水。

        “该死!”小瑶姐骂了一声,从线团中扯出线头,又要认针。

        “别,别拉了。”赵齐天猛地抓住了小瑶姐还在流血的手,小瑶姐的食指已经被割出了一道看不出多深的伤口,血流不止。

        “瑶瑶,等一等,我看他中的不像是普通的扎小人。”耿耿姐也上来劝说。

        小瑶姐这才冷静了一些,“不是普通的扎小人,那是什么?”

        耿耿姐看了看赵齐天胸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双腿的膝盖后面应该也有,这好像是传说中的钉头七箭书。”

        钉头七箭书?怎么这么耳熟?我回忆了一下就想起来了,这不是封神演义里面陆压散人杀死黑虎玄坛赵公明的法术吗?

        拒封神演义记载,钉头七箭书是一幅书稿,上有符印口诀,以及施法方式:立一营,营内一台,结一草人,人身上书敌人姓名,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脚步罡斗,书符结印,一日三拜,至二十一日之午时,以桃木箭射之,敌人必死。

        中了钉头七箭书的人前面二十天会被拜掉元神,头脑昏沉,每天昏睡,尝闻鼻息之声,但中咒人全然不知道,还会说:“我并不曾睡。”

        到第二十一天午时初刻,取一张桑枝弓、三支桃枝箭,先射左目,再射右目,后射心窝,三箭射中草人,敌人感同身受,无论凡人神仙,皆必死无疑。

        从原著中不难推测出来,首先,中了法术的人会昏昏欲睡,而施咒的条件是施咒者必须见过被咒人。

        在封神演义中钉头七箭书仅出现一次,当时陆压与赵公明见面一次并交手,但陆压被金蛟剪吓跑。

        回营之后陆压就有了治赵公明的方法,由此可见这钉头七箭书也有使用条件,不然陆压完全可以在大营直接扎草人了。

        不过,我想的是难道这传说中的法术真的存在?还被赵齐天遇上了?这个世界有这么倒灶的巧合吗?

        “不可能!”小瑶姐直接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封神演义只是小说罢了,道家典籍也从没有关于陆压此人和钉头七箭书的记载。”

        耿耿姐摇了摇头,说道:“并非没有钉头七箭书,只不过和封神演义记载的不一样罢了,我倒是知道一些。”

        “此术需要娶一些特定姓氏人家的稻草,以女子经血浸泡稻草,三七日后将稻草晒干,扎成草人,内置敌人生辰八字,外附画像头发指甲,以敌人穿过的衣服做小衣套在草人身上,布五鬼法坛,置草人于其上,每日丑时施法,步罡念咒,焚符结印,以七根寡妇针分扎天灵、四肢、心口、丹田,七七日内此人必死无疑。”

        “而这种诅咒之法,寻常破解方式根本无效,你那拔针之法也不行。”耿耿姐琢磨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耿耿姐所说的这些我简直闻所未闻,然而听起来又不像是现编的。

        这方法听起来就透着一股子阴邪,难不成有人用这招对付赵齐天?

        “这是真的?”小瑶姐也瞪大了眼睛。

        耿耿姐点头,“我师父还活着的时候和我说过,他老人家一般不会骗人,不过具体的咒语、罡步、符纸我都不知道。”

        “可有破解之法?”小瑶姐直接抓住了重点。

        “有,找到施法的人,杀了他。”耿耿姐言简意赅。

        小瑶姐摸出了一卷绷带,我连忙上去帮她包扎。

        “你昨天有没有见过什么人?”小瑶姐看向赵齐天说道。

        赵齐天此时已经缓过来了,但是却被小瑶姐这句话问住了,面露犹豫之色。

        不过看到小瑶姐手上流出的血液已经染红了纱布之后,赵齐天还是说了出来,“我昨天遇到了林倾城。”

        我瞬间就傻眼了,不是吧兄弟,你这也太渣了,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还有这个潜质,你前天晚上刚把小瑶姐糟蹋了一顿,第二天就能去找林倾城那个心机女?

        小瑶姐脸色瞬间冷如寒霜,因为她从我口中听说过赵齐天和林倾城的事。

        这不是我嘴贱,那时候这俩人还没处对象呢,而且在我眼里感情史这东西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谁曾想这个地lei今天炸了。

        “瑶妹你别误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赵齐天又作死地瞄了一笔。

        “小子你真行,我敬你是条汉子。”耿耿姐拍了拍赵齐天的肩膀。

        小瑶姐扫视四周,似乎在找趁手的家伙事,我赶紧给了赵齐天一杵子,示意他快点解释。

        赵齐天也不在床上挺尸了,翻到桌子下面,跪在地上抱住了小瑶姐的双腿,“你听我解释,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和耿耿姐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动,虽然这时候离开现场,让他们两个沟通才是明智的,但小瑶姐是什么脾气,万一真动手就坏菜了。

        “你解释吧,如果你敢骗我,或者这里面有事儿,那明年就让五一给你烧纸,让耿耿给我烧香。”小瑶姐语气平淡地说道。

        我打了个寒颤,这货不像是开玩笑啊,虽然打架她不是赵齐天的对手,但首先我看赵齐天未必会还手,其次小瑶姐也不是一个普通人。

        赵齐天并没有因为小瑶姐的人身威胁怂下来,有条不紊地辩解起来。

        昨天离开之后赵齐天并没有在家养精蓄锐,因为他还有生意上的事要忙,一下午的时间他都在打理公司的事,结果晚上回家就遇到了林倾城。

        没错,林倾城居然溜进了赵齐天的家里,鬼知道她是怎么进去的,反正赵齐天不知道。

        一时的善良让赵齐天并没有报j,只是想把林倾城赶出去。

        林倾城很激动,她也不知道怎么晓得了赵齐天和小瑶姐的事,非让赵齐天放弃小瑶姐和她重归于好。

        然而且不说赵齐天和小瑶姐正处于热恋期,就算没有小瑶姐,赵齐天都不会吃回头草,于是,赵齐天拒绝了。

        林倾城发疯似的在赵齐天家里打砸了一通,在被赵齐天推出门去的时候还扬言要赵齐天好看。

        赵齐天没当回事,在他眼里林倾城这种傍大款的女人和他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要说他想弄死林倾城倒是有一百种方法。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赵齐天还是让自己的保镖加强防范,没错,这小子已经有保镖了。

        就这样,第二天起来赵齐天就变成这样了,而他也没往林倾城那里想,毕竟林倾城在他眼里只是个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