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痴儿怨

第八十五章 痴儿怨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刚刚的停顿仿佛只是错觉,周围空气的温度下降得更厉害了。

        许心月可能是身体太虚弱,抵抗能力比较差,很快就不再大喊大叫,缩在电梯角落里哆嗦起来。

        我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感觉手中的雨伞随时都会掉落下去,如果温度继续下降,都不用那鬼物动手,我们三个就会被冻僵。

        血液顺着电梯的墙壁从顶部流淌到底部,我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么低的温度下血液居然能够不结冰。

        就在四面的电梯墙壁都被一道道血液覆盖之时,头顶的节能灯开始闪烁,我扫了一眼操作板,上面的楼层数字已经变成了负十一。

        这栋高层是没有地下室的,要么是操作板坏了,要么我们恐怕已经不在一个正常的空间中了。

        眼看着许心月已经是闭眼的时候多,睁眼的时候少,我心中焦急万分,这样下去怕是要先冻死一个了。

        “你会背经书吗?佛家的经书。”耿耿姐问道,她的上下牙已经开始打架。

        “地藏菩萨本愿经可以吗?”我搞不懂她为什么这样问。

        “太好了,现在就背!”耿耿姐大喜过望。

        我虽然不知道她的用意,但她总不至于坑我,于是我便开始大声背诵地藏菩萨本愿经。

        因为过于寒冷,我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背诵,已经不好使的嘴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诵经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只持续了一会儿,我便感觉身体中产生了一股暖流。

        这股暖流在我的四肢百骸中游走,让我已经发僵的身体得到了喘息。

        我激动之下立即加快了诵经的速度,没多久我的身体就完全暖和了。

        看耿耿姐和许心月的状态,很显然也是受益于经文,至少她们不再缩着脖子了。

        不过我的行为也刺激到了那鬼物,布满血液的墙壁上开始有肉块浮现而出,就好像一点点从电梯上长出来的一样。

        蚯蚓一样的肉芽和血管在肉块上蠕动着,这一幕异常恶心,让我有些心神失守。

        “不要停下来!”耿耿姐当即提醒我,并接过了我手上的雨伞。

        好吧,这句能够引起歧义的话在此时被她说出来我居然升不起一丝邪恶的念头。

        许心月并没有躲避墙上长出来的碎肉,反而用手去摸,我和耿耿姐根本就来不及制止,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胳膊上留下一个大坑的东西,居然没有对许心月造成任何伤害。

        耿耿姐的脸上也出现了惊讶的神色,盯着许心月看。

        眼泪顺着许心月的脸颊流淌,但她浑然不觉,而且居然身体前倾,用侧脸去贴电梯上的碎肉。

        那鬼物应该是受到了刺激,电梯开始剧烈地颤动起来。

        耿耿姐的表情充满了犹豫,估计是在思考要不要现在就动手。

        事实上最理想的情况就是许心月能够感动他,毕竟上兵伐谋,然而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是够呛了。

        情况有变,我也无法继续诵经了,从耿耿姐手中接过雨伞,戒备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突然之间,电梯中的空气回升到了正常温度。

        我骤然松了口气,突然的放松居然让我有种站立不稳的感觉,可想而知我刚才有多紧张。

        电梯上的碎肉开始蠕动起来,渐渐向许心月所在的位置聚拢,一个人形浮现而出。

        他想来就是肖亮了,和我在监控画面中见过的模样相同,不过气质却完全不一样。

        浓稠的黑气不时从他的身体中溢出,那双眼睛更是充满了凶残与暴戾,此时这双眼睛正俯视着靠在他胸口的许心月。

        “你还有脸来见我。”森幽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

        我和耿耿姐都没有轻举妄动,耿耿姐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完全是不敢动了。

        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太强了,就好像是无间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凶恶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他就是凶恶本身。

        不过他能够开口说话就是好事,这证明至少还有沟通的余地,如果根本就没有转机的话,恐怕他已经动手杀人了。

        如此看来他至少还存有一丝理智,不过这仅存的理智也只有许心月能够引导出来了。

        “肖亮!”闭着眼睛的许心月此时才发现情况的变化,看到眼前之人后,她激动得全身都颤抖起来。

        “肖亮,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许心月膝盖一弯就跪了下来,昂头看着肖亮。

        肖亮表情没有丁点变化,那双眼睛中依旧充满了杀气。

        “我们的感情你难道不清楚吗?我从来都没有背叛你……”

        许心月一边流泪一边将肖亮死后发生的事情讲述出来,伴随着许心月声泪俱下的哭诉,肖亮的神情终于出现了变化。

        那张鬼气森森的脸庞上渐渐浮现出了错愕的表情,身上的黑气也吞吐不定。

        等到许心月讲述完自己的经历,肖亮身上的黑气已经少了一半。

        “肖亮,我对不起你,也不配再活下去,但是求求你,不要再杀人了,他们都是无辜的……”许心月忽然说道。

        她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修眉刀,趁着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许心月直接举起修眉刀划过自己的颈部。

        大动脉被精准地割开,就好像剧烈摇晃过的可乐罐子开了口子一般,鲜血喷溅而出。

        肖亮因为怨气太重,身躯几乎和实体无异,那血液大半溅在了他的身上。

        “别!”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就要冲上去制止许心月,然而耿耿姐却拦住了我,长叹口气摇了摇头。

        我冷静下来后也意识到许心月没救了,大动脉被割开后失血会非常快,且不说我们现在根本就出不了电梯,就算能出去,送医院也来不及了。

        修眉刀从许心月手中滑落,她的身体一阵摇晃,下巴顺势靠在了肖亮的膝盖上,依旧维持着昂头的姿势。

        被喷了一身鲜血的肖亮彻底愣住了,他身上的黑气消失殆尽,眼神也开始变得清澈。

        他缓缓伸出手,想要去摸许心月的脸颊,但就在这时变故发生了。

        “杀了他们!你难道忘记这个女人都做过些什么了?她是在演戏!”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出现。

        这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就无法辨别方向,而且我们如今身在电梯里面,那声音的主人也不可能在附近。

        “老不死的!你居然敢养痴儿怨,难道不怕五雷轰顶,万劫不复吗?”耿耿姐握着鞭子大声说道。

        后来我问过耿耿姐,什么是痴儿怨,耿耿姐说是因情而死的男女,在头七回魂之时亲眼目睹心爱之人在自己死亡之处背叛,怨气汇集,丧失理智而变成的厉鬼。

        这种厉鬼不可化度,而且极难消灭,每杀一个人都会变强一些,如果杀够一百个人,就会逢人便杀。

        无论痴儿怨出现在哪里,都会是一场灾难,因为在这末法时代,能够对付痴儿怨的人已经少得可怜。

        至于我们还能活着完全是运气使然,许心月一起来了,而且她并没有真正的背叛这段感情,且以死明志,这才消去了肖亮的怨念。

        “肖亮,不要相信他,不要再杀人了,我这就来陪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许心月因为失血过多一张脸已经苍白如纸。

        然而,老头的声音好像有魔力一般,肖亮的身体居然再次有黑气冒出。

        他双手捂住脑袋,脸上出现了极度痛苦的神色。

        “不要……”许心月一把抱住肖亮的双腿。

        “呃啊!”肖亮口中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但身上的黑气却越发得浓郁了。

        “来不及了!”耿耿姐一咬牙,就要挥出手中的鞭子。

        就在这时,一只黑气凝聚而成的鬼手在电梯顶端凭空出现,飞速射向了许心月。

        我见状不妙,抡起手中的雨伞就要去打那鬼手。

        然而我终究是慢了半拍,那鬼手直接洞穿了许心月的胸膛,将许心月的心脏击碎。

        一大口鲜血从许心月的口中涌出,她本就如残灯一般的生命彻底消逝,双眼失去光彩,身体倒在地上。

        “不!”肖亮大叫一声,震得我耳膜生疼。

        鬼手消失不见,眼看着肖亮身上的黑气变得比之前还要浓郁,我一颗心都凉透了,所有努力都白费了,一切回到解放前。

        “该死!”耿耿姐骂了一声,挥起鞭子就抽向了肖亮。

        而这时肖亮正抱着许心月的尸体,对耿耿姐的攻击浑然不觉。

        好机会!我也是心中一动,手中的雨伞像长枪一样刺向了肖亮的脑袋。

        那个老头的声音再没有出现,无人阻拦之下,耿耿姐的鞭子率先抽在了肖亮的身上。

        挨了这一鞭子之后,肖亮身上冒出大量的青烟,他被激怒了,而距离他越来越近的我首当其冲。

        他抬起一只手就要对我发动攻击,虽然不知道他会使用什么手段,但我知道自己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时,许心月的身体忽然一阵模糊,一个有些透明的许心月从身体中分离出来,抓住了肖亮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