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再入电梯

第八十四章 再入电梯

        前一种可能性怎么想都很不靠谱,于是我直接给排除了。

        这样一来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可是如果他不是人又会是什么呢?和小白一样的野仙元神,亦或者是个鬼物?

        “小月你不用担心,我们既然来了就一定会尽力帮你的。”我对许心月说道。

        虽然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但这个妹子实在是太惨了,不给她一点信心我真怕我们一离开她就来个割脉啥的。

        “他会怎么样?”许心月担忧地问道。

        我呆了,我连怎么对付那鬼物心里都没数,你问我他最后会怎么样,这我真的很难回答啊。

        耿耿姐见我被问住了,连忙说道:“我们会超度他的,让他下辈子能投胎一个好人家。”

        “那真是太好了!”许心月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我暗暗叹了口气,他已经害了那么多人,怨气比枉死城里面的那些鬼魂还要深数十倍,这样的鬼魂真的还能投胎吗?

        耿耿姐偷偷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多嘴,就算她不说我也不会那么做的,让一个本就绝望的人丧失最后的希冀,这该有多残忍。

        “你吃点东西吧,一会儿我们可能需要你的帮忙。”耿耿姐拍了拍许心月的后背。

        许心月一下子站了起来,“我也能帮上忙吗?我们现在就去吧。”

        耿耿姐连忙拉住了她,“你还是吃点东西好好收拾一下自己吧,你现在的样子他还能认出来吗?”

        我仔细地看了看许心月,不施粉黛的脸上是浓重的黑眼圈,干裂的嘴唇,因为消瘦而显得突出的颧骨……

        如果不是本来长得不错,把自己糟蹋成这样的她像鬼多过像人。

        “好,我这就去!”许心月来到桌旁,抓起一个蛋黄派撕开包装就狼吞虎咽起来。

        可能是吃得太急了,而蛋黄派又那么干,她剧烈地咳嗽起来,耿耿姐拍着她的后背,我瞄到角落里有一瓶矿泉水,连忙取了过来递给她。

        看着她眼泪被呛了出来,我这个已婚人士都有着心疼,真可谓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许心月吃了两个蛋黄派,换了一身衣服,简单地打扮了一下。

        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后,她终于不再像一个女疯子了,美女的头角初显峥嵘。

        “小月,你家里有雨伞吗?”耿耿姐问道。

        “有。”许心月当即拿出了一把长枪形的雨伞。

        “太好了!”耿耿姐看到这雨伞之后大喜过望,接过来之后交给了我。

        “把它撑开。”耿耿姐对我说道。

        我撑开雨伞,这雨伞是黑色的,比普通的雨伞要大上一点点,估计是许心月和那个男孩撒狗粮用的。

        耿耿姐竖起小拇指,我这才发现她小拇指的指甲修剪得像是刀锋一般。

        在自己中指上比划了一阵,耿耿姐叹了口气,对我招了招手,“来,把手伸出来。”

        我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拒绝绝对是没用的,于是只好把手伸了过去。

        耿耿姐毫不客气地在我左手中指上来了一下,我估计她的指甲和刀片都没什么区别了,鲜血直接流淌而出。

        “大姐你这爪子消毒了吗?”耿耿姐下手也太不客气了,我决定吐槽她一下。

        耿耿姐翻了个白眼,没有搭理我,用食指蘸着我的血开始在伞面上写写画画。

        由于这雨伞不透光,我也看不清她在画什么,想来是符箓之类的。

        手指刚被割开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多疼,可随着时间的延长,猫咬一样的感觉让我很难受,而耿耿姐画起来还没完了,一旦那个口子不出血了,她就会挤一挤。

        这直接让我收到了二次伤害,三次伤害……

        伞面的一半还没画完,伤口就再也挤不出来血了。

        “另一只手。”耿耿姐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知道她画这个肯定和对付那鬼物有关,为了安全着想,我忍了!

        两只手的中指都被割了一道口子,循环挤血之后总算是画完了。

        相传在人的身上,中指血和舌尖血是阳气最重的,当然,和心尖血没法比,然而会取心尖血的人几乎没有。

        “好了,干一干就可以了。”耿耿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得出来,画这些东西对她来说也不轻松。

        我将雨伞小心地放在地上,来到正面看了起来。

        密密麻麻的古怪文字,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意义不明的图形,看着像唐卡,但是透着深深的邪气,令人不敢逼视。

        这应该不是符箓,难道是收池人特有的东西?我看了一会儿,感觉头昏脑涨就放弃了。

        “耿耿姐,你画的是什么啊?”反正是自己人,不懂就问。

        “打听那么多干什么,这东西你学也学不会。”耿耿姐说道。

        这我就不服了,我又不是智障儿童,就画个东西我还学不会了?

        耿耿姐也看出了我的不服气,笑了笑说道:“让你生孩子你能生出来吗?”

        好吧,这个我确实不能,“不就是画点东西,至于吗?”

        耿耿姐也没解释,摊了摊手不再搭理我。

        后来我和小瑶姐死缠烂打才知道,这特殊的文字和图形和收池人的传承有关,而且不是所有收池人都能用的,必须是具备某种神秘血脉的才可以。

        全国都没几个收池人,而那种血脉更是少得可怜,两者碰到一起的概率可想而知,说全国只有耿耿姐一个人会也不为过。

        至于这东西的威力,小瑶姐没细说,不过从小瑶姐当时的表情推测,威力应该很强就是了。

        许心月被耿耿姐的操作镇住了,脸上的期待之色越来越浓。

        我揉了揉胳膊上的血肉模糊,虽然伤口看起来很狰狞,但实际没有多深,疼是必然的,但是并不影响行动。

        伞面很快就干了,我再次站在了电梯门口,不过这次我这边却多了一个人,许心月。

        她有些紧张,我知道她不是在害怕,而是怕电梯门不会打开。

        还好,这电梯门应该只是在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才不会打开,因为我按下开门键没多久,电梯门就向两边分开了。

        姜涛的告示牌绝对起到了作用,不然电梯不定是在哪一层呢。

        眼看着电梯门已经完全打开,我和耿耿姐还没动,许心月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

        这回就算再害怕我也得进去了,一个人呆在这里在我看来更操蛋,毕竟这里是那男孩的家。

        三人全部进入电梯后,我按了关门键又按了一楼。

        电梯门开始闭合,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觉这电梯门关得很慢,和打开时的速度完全不一样。

        “嗡嗡……”电梯微微颤动着,开始下降。

        有了来时的教训,我和耿耿姐直接打开了手机相机,许心月在知道这样做的原委之后也照做。

        这次那种寒冷的感觉来得很快,而且比之前还要强烈,看起来许心月的出现起到了作用。

        “肖亮是你吗?”许心月激动地喊到。

        这次手机的相机里面也看不到那鬼物的踪迹,这让我有些慌张。

        耿耿姐给我打了个眼色,我心领神会,出发之前她告诉我一旦发现不对,就把伞撑开,罩在我们头顶。

        我握着伞柄的手心已经有些出汗了,我是真的不想紧张,可是想想自己胳膊上的伤口,这鬼物的攻击力也太强了。

        许心月的呼喊声没有得到回应,这让她有些失控,她开始拍打电梯的墙壁,不停地呼喊着男孩的名字。

        我和耿耿姐都没有制止她,她如果能够把那鬼物引出来是最好了。

        周围越来越冷,我感觉自己的血都要凉了,这已经超过冰箱的低温了吧。

        然而我喘气的时候却没有哈气出现,这更加证明了情况的不对。

        腰间传来异动,我低头一看,耿耿姐正用一根手指捅咕我呢。

        我看向耿耿姐,耿耿姐对着一个方向挑了挑眉,眨了下眼睛。

        我秒懂,顺着她的提示看了过去,电梯顶端的缝隙居然开始渗血了。

        我用手机比划了一下,里面和肉眼能够看到的情况是一样的。

        这是什么情况?手机摄像头也不好使了?我吞了口口水,不妙啊,以那个鬼物的尿性,如果看不到那得死得老惨了。

        一旁的耿耿姐看似稳如老狗,其实已经慌得一比,因为她握着鞭子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我越发的慌张了,要知道按照那个鬼物的行事风格,男人是必死无疑的。

        “肖亮,我知道是你来了,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背叛你,我是被害的,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就带我走吧,我死也要和你在一起。”许心月大喊道。

        周围空气的温度剧烈地变化了一下,许心月的这一句明显是被那鬼物听到了,而且起到了作用。

        拼图游戏中有两句歌词唱得好:笑和泪,背靠背站在一起,哦~爱和恨,一回头就看见彼此。

        自古深沉的怨恨无不来自于曾经海枯石烂的爱情,人常说恶鬼无情,然而,恶鬼毕竟也曾是人,无情只是没有遇到能够打动他的事物。

        难道事情有转机?我心中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