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马前铺路

第七十六章 马前铺路

        这种悸动从心脏位置开始向全身扩散,他扩散到哪里,哪里就会失去知觉。

        我有些慌了,心中抗拒的同时差点直接站起来。

        “放轻松,别抵抗。”小白的声音传进我的脑海。

        我稳定了一下心绪,小白她总不会坑我。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已经听不见耿耿姐的鼓声了,因为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体上。

        一股寒气已经蔓延到了我全身的每一个位置,我的双手在大腿上不停地摩擦着,双脚脚尖点地,像走路一样运动,但脚跟却怎么都不会落地。

        我不清楚这种情况是怎么出现的,因为我已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只有大脑还听我的使唤。

        没过几分钟的功夫,我脑子也不好使了,只保留着基本的意识。

        “我是胡家胡小白,专为夫君下山来,今日披红我落座,礼数不周多担待。”小白的声音从我口中传出。

        “原来是胡家弟妹,要点啥不?”小瑶姐问道。

        “这不好吧……”我清晰地感受到了小白的害羞情绪。

        “你就是劳动节的媳妇?幸会幸会,我是赵齐天,他最好的哥们。”赵齐天也上来凑热闹,估计是从小瑶姐那里得知的小白身份。

        “你们干什么呢?这么严肃的场合,都给我正经点!弟马没开全身窍,老仙半捆耗心神,速战速决。”耿耿姐呵斥了一声。

        小瑶姐当即结束了闲聊,“老仙在营中是何职位?”

        “我是大报马,还有一位黄家报马在深山古洞中,烦请二位烧香铺路。”小白说道。

        “好,那我就送老仙儿打马归山了。”耿耿姐说道,敲着鼓又唱了起来。

        身体渐渐恢复知觉,我睁眼一看,那三支香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扔在了地上。

        “感觉怎么样,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小瑶姐问道。

        小瑶姐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自己身体冷得厉害,而且好像跑了五公里又做了一百多俯卧撑一样,巨累,脑子像是刚结束了数学考试一样,浑浑噩噩的。

        “必须休息一会儿啊。”我解开腰间缠着的红布,小瑶姐也太实在了,这红布勒得我肚子都两半了。

        “真不知道你这堂子到底是什么路子,窍没串开就落马登科,各排教主也不来。”耿耿姐说道。

        我摊了摊手,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到现在我还懵懵懂懂呢。

        “小秦子,仙家和弟马搞到一起的我不是没见过,但胡家族规极严,我听都没听说过这种事,你居然能娶狐仙,我耿耿佩服你。”耿耿姐兴高采烈地说道。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傻笑,你没听说过的多着呢,我家祖上就有这传统。

        起身在地上溜达了两圈,我发现赵齐天这个负责记录的只写了几个字,大报马胡小白。

        在百度上我看到过别人家的堂单,动辄上百个名字,他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轻松的记录者了。

        休息一阵之后继续敲鼓请仙,不过这次效率却很低,三支香都燃尽了,我还只是不停地哆嗦,根本就没有其他反应。

        耿耿姐有些不耐烦了,在小瑶姐重新帮我点燃三支香后加快了敲鼓的频率,鼓点如同疾风骤雨一般。

        我被这鼓点带动得身体不停地摇晃,幅度惊人,屁股下面的凳子发出凄厉的吱呀声。

        我有些慌了,因为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这么晃下去就算我不摔倒,凳子也要散架了啊。

        “过来帮忙。”我听到了小瑶姐的声音。

        很快,凳子稳了下来,我感觉有两只脚踩在了凳腿上。

        这回我就安心多了,好赖不济不能从凳子上摔下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一股暖流正在缓缓地侵入我的心脏,我想要抵抗,但脑海中出现了一只黄鼠狼撒腿狂奔的场景。

        看来是黄天林,我反应过来后开始配合他占窍。

        脑子里面的画面消失不见,很快我就感觉心脏处传来一下灼痛,让我全身一震。

        “银盔银甲亮银枪,灵山脚下炼阴阳,护持佛法数百载,黄家天林下山岗!”黄天林铿锵有力的声音从我口中传出。

        “老仙,这报马由胡家和黄家担任,就是因为这两族的仙家腿快,您这慢吞吞的能当好报马吗?小女子说话比较直,还请老仙莫要怪罪。”小瑶姐打趣道。

        我在心中大点其头,小瑶姐你说得太对了,这家伙跑得快不快我不知道,但不靠谱的程度绝对到位。

        我感受到了黄天林窘迫的心情,“大妹子,大喜的日子留点面子行不,我这不是道远嘛。”

        “弟马开虎口放龙声,只有两位仙家落马来登城,有道是好虎一个能拦路,耗子一窝全喂猫,咱们人少但是规矩不能少,今后二位老仙可要护持弟马周全。”耿耿姐似乎看出黄天林不靠谱了,开始用话圈并他。

        “帮兵放心,这是我妹夫,我肯定照顾他明白的,没啥事我要下去了,他窍没开全,这么捆着对他不好。”黄天林大大咧咧地说道。

        耿耿姐貌似彻底被搞无语了,话都没说,直接就开始敲鼓送仙。

        就在耿耿姐的送仙词到了尾声,黄天林也退出了我的身体时,一股气流从头顶直接冲进了我的身体。

        这气流虽然气势很猛,但是却没让我感觉到难受,相反,它带着盎然的生机,不过,我在这生机中感受到了一丝死气。

        原本已经开始恢复知觉的身体再次失控,不过这次我却没哆嗦,而是腰板瞬间拔得溜直,就好像穿了背背佳一样。

        这气流的出现让我紧张起来,不过我却没有抵抗,因为我在其中感受到了一丝熟悉。

        耿耿姐的唱词戛然而止,小瑶姐也发出了惊呼声,似乎都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何方神圣,为何擅闯营盘?”耿耿姐娇柔的声音中充满了杀气。

        “小姑娘莫要发火,我无恶意,老头子我是奉地藏王菩萨法旨来保护善男子的,今日你们立仙堂,我也想讨个位置,也好有个地方安身。”柳老爷子的声音出现。

        我就说这气息怎么如此熟悉,原来是在血河边莫名失踪的柳老爷子。

        “瑶瑶,你知道这事儿吗?”耿耿姐被搞蒙了,不过语气也是缓和了下来。

        小瑶姐没吱声,估计是摇头了。

        “老仙,这仙堂有多少仙家,各司什么职位,都是定好的,帮兵我也不好擅作主张啊。”耿耿姐委婉地说道。

        “无妨,小姑娘无需为难,此事让他自己做决定就好。”柳老爷子也很好说话。

        “如此就多谢老仙家了,还不知老仙家高姓大名,是哪一族的仙家?”耿耿姐问道。

        “吾名柳之源,是老柳家的,哈哈,老夫去也。”柳老爷子说罢就从我身体中撤了出去,当真来去如风。

        我揉了揉脸,这搬杆子的活儿真不是人干的,也不知道小瑶姐那小身板是怎么挺住的。

        “小秦子,不请自来的那位老仙你认识?”耿耿姐问我。

        我简单地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和耿耿姐叙述了一下,听得耿耿姐目瞪口呆。

        “既然如此,这老爷子属于外五行的仙家,也不知道你堂口的掌堂教主能不能收他。”耿耿姐托着下巴说道。

        “堂子是我的,我说了算,老爷子能来我堂口坐镇,是我的荣幸,岂有拒之门外的道理,收了。”我连忙说道。

        掌堂教主?开什么玩笑,我见都没见过,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心思,现在我已经不是小白人了,这方面的事情我也懂点。

        人家出马立堂都是要问仙的,内容包括和弟子是什么缘分,是恩仙还是仇仙,保家还是看病,如果看病的话堂口的主要本事是什么,风水还是算卦……

        而我呢,莫名其妙就出来一个堂子。最重要的是无论出马还是出道,都得有家鬼引路,也就是堂子上要有自己本家的清风烟魂,这个我也没有。

        小白这个从小就在我身边,来路不明的未婚妻我就不说了,已经娶了人家,我总不能拔吊无情,除了小白,黄天林这个大舅哥我都不知道是从哪论的。

        如果非要说我和仙家的关系,那么近则追溯到我姑奶那里,远点的话就是我曾祖父与狐仙结怨,这么看来保不齐我这堂子就是仇仙来的。

        至于柳老爷子呢,人家在枉死城救了我一命就不说了,他可是地藏王菩萨派来保护我的,我不信谁也不能不信地藏王菩萨啊。

        所以就算那名不见经传的掌堂教主不同意,我也要力争把柳老爷子留下来。

        “你确定吗?”耿耿姐向我确认,还看了一眼小瑶姐。

        小瑶姐别过头去,“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他堂子的事不该我管,我也管不了,顺其自然吧。”

        “那好吧,我耿耿七岁提神鼓,这么多年不知道经手了多少堂子,你这个绝对是最野的,一个仙家一个令,我真想看看你这堂子出全了是个什么光景。”耿耿姐拍了拍我的肩膀,强忍着笑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