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还阳

第七十一章 还阳

        “我不去!”我扯着嗓子大喊。

        沈红蝶生动地向我说明了什么叫做胳膊拧不过大腿,她拉着我只是向前迈了一步,我们就到了一座城池下。

        到了这里,城池中的惨叫声几乎震耳欲聋,我有些腿软,看到城门口站着的两个阴差后我更是直打哆嗦。

        这两位绝对不是人类,青面獠牙的,很像是传说中的夜叉。

        “小蝶,刚你为什么不用这招,我们走了那么远。”我有些无语,你坑我的的时候是托马斯螺旋量子炮,干正事的时候就变成标枪了。

        “你脑残吗?在菩萨的地盘用法术?”沈红蝶给了我一个白眼,拉着我向城门走了过去。

        两个阴差对着沈红蝶一鞠躬,打开了城门。

        我没有透过城门看到里面的场景,因为那里只有一片漆黑,就好像一团墨水漂浮起来了一样。

        沈红蝶拉着我向城门走去,我看着那无尽的漆黑,发自灵魂的恐惧让我直接瘫倒在地。

        我的怂样丝毫没有打消沈红蝶带我观光的心思,她直接将我拖进了黑暗中。

        我感觉自己似乎穿过了一团泥巴,如蛆附骨的寒冷几乎将我冻僵,视线一阵恍惚后,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广阔的空间。

        这里的天空是红色的,血的颜色,空气中也尽是血腥味,大地也是血红色的,不知道是不是鲜血染红的。

        一团团业火即使没有燃料也在熊熊燃烧,在我视线所能及处,到处都是酷刑的现场直播。

        在这里无论男女,皆不着寸缕。

        有的鬼魂被缚于铜柱之上,有恶鬼手持铁钳,夹住鬼魂的舌头,向外慢慢拖拽,直到拉断,可是舌头断掉之后鬼魂的口中又会重新长出一条,恶鬼继续重复之前的操作。

        有的鬼魂舌头通过铁环铁链被连接在耕犁之上,鬼魂用舌头拖拽耕犁,有恶鬼手持长鞭,一旦恶鬼停下,鞭子就会抽来,直到鬼魂拉断舌头为止,而舌头断掉又会重生,循环往复。

        有的鬼魂舌头被吊在架子上,恶鬼手持绳子,一点点的向上拉,直到鬼魂的舌头被拉断……

        我从来都没想到舌头还能玩出这么多花样,那些鬼魂因为舌头被拉出来,不能发出大叫声,但光是那呜咽之声就已经震天动地。

        我只看了一会儿,就感觉自己的舌头仿佛也被拉出来了一般,都不听使唤了,他们的痛苦可想而知。

        “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拔舌地狱以人间三千七百五十年为一日,三十日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年,罪鬼须于此狱服刑一万年,即人间一百三十五亿年。”

        “记住,是油嘴滑舌、说谎骗人哦。”沈红蝶拖着我到处观看,还给我讲解了一番,尤其强调了其中两种罪名。

        我嘴角抽了抽,她是在暗示刚刚我骗她的事情吗?

        那些正在行刑的恶鬼见到沈红蝶都很畏惧,看向我的眼神则是带着好奇。

        有一个穿着盔甲的恶鬼看起来是个小头目,听到沈红蝶这么说之后讨好道:“公主,这个小鬼是骗了你吗?要不要我……”

        说着,恶鬼朝我扬了扬手中的铁钳,目露凶光。

        我头皮发麻,但还是捕捉到了一丝不对,公主?他叫沈红蝶公主,难道沈红蝶是地府某位大佬的姐妹或者女儿?

        是东狱大帝还是酆都大帝?亦或者是十殿阎罗?我的脑补能力还是很强的,在心中不停地琢磨着。

        沈红蝶原本一脸玩味的表情瞬间变得冰冷,扫了一眼那个恶鬼说道:“你话很多吗?”

        恶鬼身体一僵,下一刻居然直接跪下了,不停地磕头,“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我心中暗笑,苟日德,让你拍马屁,让你吓唬小爷,拍马腿上了吧。

        沈红蝶似乎很不愿意搭理那个恶鬼,口中吐出一个字,“滚!”

        恶鬼如蒙大赦,居然真的就双手抱头,一溜烟地向着远处滚去。

        “公主大人,不知你……”我刚想问问她是哪位大佬的亲戚,就被沈红蝶在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一下。

        “怎么,你也想滚?还是说你想就在这里抻抻舌头?”沈红蝶似乎真的生气了。

        我忙满脸堆笑,哈巴狗一样点头哈腰地说道:“不不不,我不问了,不问了。”

        “哼!无趣。”沈红蝶失去了兴趣,单手掐诀。

        我眼前一阵恍惚,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城门口。

        两个鬼差再次对着沈红蝶一鞠躬,还是这两个货聪明,知道言多必失。

        “小蝶啊,你看咱们看也看了,是不是该办正事了?”我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她一时兴起再拉着我到别的地狱去看看。

        “算了,这些地狱里面的刑罚都是小儿科,等你真的死了,我亲自伺候你。”沈红蝶点头。

        我险些原地摔倒,伺候?这两个字在这句话中代表的意思恐怕和它们原本代表的含义不一样吧。

        “姑奶奶!您就是我亲姑奶奶!我做错啥了您告诉我,别这样行不,我害怕,您不知道我这人,要是不告诉我这辈子我都得睡不着觉。”我直接给跪了,抱着沈红蝶的大腿哭诉。

        脖领一紧,我直接被她提了起来,“我就不告诉你,你自己想去,我可不是吓唬你,我要说亲自收拾你,阎君都不会让你投胎,你就好好等着吧。”

        沈红蝶一脸恶狠狠的表情,绝美的一张脸几乎要贴在我的脸上,但是我真的无能欣赏了,现在我就觉得她是一个女魔头。

        不等我再满地打滚求放过,沈红蝶随手一丢,我顿觉天旋地转,好像被扔进了洗衣机一样,眼睛什么都看不清了。

        “咚!”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终于落地了,摔得浑身生疼。

        “什么人!胆敢擅闯阎罗殿?”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面大斧和一把叉子正指着自己,它们的主人是两个体型壮硕,身着精致盔甲的大汉,一者青面牛头,一者红面马头。

        牛头马面!居然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目光穿过两人之间的空隙,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宫殿。

        宫殿整体都是黑色的,上面雕刻着古怪的文字和意味不明的浮雕,宫殿大门的上方有一块牌匾,上书第五阎罗天子殿!

        沈红蝶这一扔居然直接给我扔到地方了,不过似乎我是被人给误会了。

        “牛哥马哥别误会!我好人!大大的好人!”情急之下我已经口不择言了。

        这两位可是地府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十大阴帅之二,十殿阎罗之下就是他们了,如果十殿阎罗是经理,那他们就是高管。

        两位阴帅被我不着调的话语搞蒙了,但好歹是把那两把吓人的兵器收回去了。

        牛头说道:“你起来说话。”

        我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掸了掸并不存在的灰尘。

        “你是什么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马面问道。

        “是这样,二位,我是从阴山圣地过来的,菩萨让我来这里还阳。”我尽量用简洁的话语表明来意。

        牛头马面对视一眼,脸上出现恍然的神色,牛头道:“原来如此,你是秦五一?”

        我不知道他们为啥知道我的名字,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是我是我!”

        “进去吧,大王和一个姑娘在里面等你很久了?”马面说道。

        两人一同让开了道路,我虽然有诸多不解,但还是快步走了进去。

        阎罗殿很大,但却一个人,或者说一个鬼都没有,安静得异常。

        我打量着这个曾经我认为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地方,无数纯黑色的蟠龙石柱前方有向上的台阶,台阶之上是广阔的平台。

        平台上只有一个巨大的案桌,案桌后是一张龙椅,龙椅上并没有坐人,但在龙椅旁边站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她一身火红的女性铠甲,护胸衬托着那傲人的资本,她额头上有着一个红色的莲花印记。

        漂亮的脸蛋带着出尘的气质,马尾辫垂到肩膀的高度,此时她也看向了我。

        与她目光相对的瞬间,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小瑶姐!居然是小瑶姐!

        我快步朝着前方跑去,小瑶姐也迎了过来,大殿中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并没有看到阎罗王。

        ……

        小瑶姐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啊,你小子要急死我是不,为了你我差点和阎罗王吵起来。”

        我感动得不行,一把抱住小瑶姐,“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再也回不去了……”

        小瑶姐拍了拍我的后背,然后把我推开,“行了,要腻歪回去再腻歪,别在这儿丢人。”

        我再次环视大殿,“小瑶姐,阎王爷呢?我们怎么回去啊?”

        “刚才小鬼禀报说有人来拜见,阎罗王去处理了,你跟我走就行,回去后我打表文和人家打招呼。”小瑶姐说道,拉着我向大殿的角落走去。

        离近了之后我才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小门。

        “过去阎罗王常放冤屈鬼魂还阳昭雪,这就是一条还阳的通道。”小瑶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