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武疯子

第四十八章 武疯子

        老板娘终于是缓过神来,衣服都没顾上穿,跑到外屋地拎来一捆麻绳。

        俩人七手八脚地捆着小张,小张自然不会束手就擒,期间不停地挣扎着,舌头伸出来在老板娘的身上猛舔。

        老板娘的眼泪几乎就没止住过,都要哭岔气了,两人最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地将小张五花大绑。

        不过即使如此,小张还在奋力地挪动身体,向着老板娘靠近。

        “这到底是咋的了,咋能这样……”老板娘穿上衣服,缩在炕上的角落中,一边哭一边说道。

        老张喘着粗气,按住小张就是几个大耳刮子。

        然而,小张脸都被打肿了,但是一点别的反应都没有,还是向着老板娘奋力地爬动着。

        “造孽啊!”老张眼睛通红,为了防止力气用尽控制不住小张,他只好把小张栓在了一根柱子上。

        老张不是什么太聪明的人,但是小张这个样子让他想起了二力,尤其是那个眼神,在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老张记忆犹新。

        “这都是报应啊……”老张自言自语道。

        老板娘虽然遭逢大变,身心备受打击,但一丝理智尚存,问老张该怎么办。

        老张几乎要绝望了,他哪里知道怎么办。

        于是,俩人和小张就这么靠了一夜,谁也不敢睡觉,生怕再发生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

        第二天,老张去城里买了一些烧纸,在埋二力的地方烧了,其实他这也就是求个心理安慰罢了,老张自问如果自己是二力,泉下有知,绝对不肯善罢甘休。

        烧了纸回家之后,老张发现小张还是那个状态,没有一点好转,而自己媳妇正给他喂鸡蛋糕呢。

        然而小张根本就不吃,舌头伸出来想要舔老板娘的手。

        老板娘哭得眼睛都肿了,也是没办法,把鸡蛋糕抹在手上,让小张舔着吃,总不能让儿子饿死啊。

        老张坐在门槛子上,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心中思量着该怎么整。

        过了能有一个点的功夫,老张站了起来,说:“你想招给他套上点衣服,我去找人来看看。”

        陆陆续续的,老张找了好几个大神给小张看病,但这些大神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后来老张发现只要她媳妇不出现在小张的视线中,小张是不会发疯的,就坐在那儿不停地淌哈喇子,时不时地傻笑一声。

        老张万般无奈,这样也没办法送回大学,只能送到精神病院去了。

        这几年的时间老张花了不知道多少钱,请名医,请大神,道士,和尚,用尽了办法,但是毫无效果,当然,杀人的事他从来没和别人说过。

        这几年年头不错,但花销也是巨大,不光没剩下啥钱,就连预备给小张结婚买房子的钱都搭进去了。

        正所谓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人们担心鸡蛋打碎,是因为鸡蛋一碎,蛋清和蛋黄就没有了,只剩下鸡蛋壳。但只剩下鸡蛋壳的话,风再大也不怕,吹倒摔碎了不会损失什么。

        财富就像鸡蛋一样易碎,如果人不把财富看得那么重,不对财富患得患失的话,心境自然会平和下来。

        老张不是视金钱如粪土了,而是没钱了,这心情自然就不一样了,他打听了很久,听说小瑶姐本事很大,而小瑶姐又一语道破他害了二力的事,他这才选择坦白从宽。

        老张讲完故事的时候,他和老板娘已经都跪在了小瑶姐面前。

        “姑娘,你要真有本事的话就帮帮我们,救一救我儿子吧,他好了我就去自首。”老张言辞恳切地看着小瑶姐。

        “是啊,姑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行行好吧。”老板娘直磕头。

        我站在一边不知说什么好,这俩人当初做的那事可谓是生孩子没**,可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他们对小张的真情切意我都能感受到。

        小瑶姐的脸上也是写满了纠结,不过最终还是长叹一口气答应了下来。

        虽然平时风风火火的,还有一张刀子嘴,但小瑶姐终究不是一个心狠的人。

        两口子感激涕零,这才双双站了起来。

        “先带我去看看你儿子吧。”小瑶姐对老张说道。

        老张忙嘱咐老板娘打理好这边,便迫不及待地带着我和小瑶姐出发了。

        老张开车在前面引路,小瑶姐载着我跟在后面。

        “小瑶姐你估摸着小张是怎么回事?”我问小瑶姐。

        “这得看到人才能知道,估计是被那个二力缠上了呗。”小瑶姐的心情有些不好。

        我又问小瑶姐怎么解决这件事,但小瑶姐没有回答。

        我讨了个没趣,气氛变得沉默,我只好玩起了手机。

        我也在心中问了黄天林,但没有回答声传来,估计这不靠谱的又没影了。

        车开了很久,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我们这才到了老张口中的精神病院。

        这是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门诊楼看起来和普通的医院没啥区别,但住院处就不一样了,好像个监狱似的。

        三米多高的围墙,上面还有铁丝网,里面有穿着白大褂巡逻的人,我们做了好多道手续这才顺利进入,就这里面的人都让我们弃车步行。

        住院处的院子里面设计成了公园的样子,有长椅和健身设施,但因为是夜间一个人都没有。

        老张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进来后就轻车熟路了,还和我们解释一下。

        住院处设计成这个造型也是无奈之举,精神病是学名,土话就是疯子。

        疯子这东西可以粗略分为两类,一种是文疯子,一种是武疯子。

        小张就属于那种文疯子,当然,前提是老板娘不出现在他面前。

        至于武疯子就是那些张牙舞爪,爱动手的,因为疯了之后运动量变大了,他们的身体素质很好,普通人几个都很难摁住他们,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怕疼。

        一些另类的武疯子更是飞檐走壁,一把笤帚疙瘩能耍出独孤九剑的气势,当真是生人勿近。

        我对老张的说法将信将疑,精神病还能捂着过正常人?

        很快,一个精神病人用事实给我上了一课。

        我们跟着老张刚进了大厅,就听到前方传来霹雳扑棱的声音。

        我和小瑶姐对视一眼,都停下了脚步,但见前方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披头散发地跑在前面,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跟在后面追。

        女病人手中提着一个枕头,奔跑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距离我们只有十米。

        老张怪叫一声,猛退两步,退出了大门。

        我和小瑶姐还呆在原地,那女病人已经冲到了近前,根本就没给我俩反应的时间,一枕头就拍了过来。

        枕头是拍向小瑶姐的,我都没来得及帮忙,小瑶姐就被一枕头砸得坐在了地上。

        “抓住她!”被女病人落在后面的女医生声嘶力竭地喊道。

        我看她头发衣服都很乱,估计刚刚和女病人已经大战过了。

        我来不及多想,一个饿虎扑食就朝着女病人去了。

        谁知我太低估她的身手了,她只是一闪身就避开了我,随后一个朝天一字马,光着的脚就砸在了我后背上。

        我直接被砸到了小瑶姐身上,让本来就被一枕头削迷糊的小瑶姐更加懵逼了。

        “来人啊!快抓住她!”医生路过的时候踩到我的小腿,摔了个狗吃屎,趴在地上时还锲而不舍地喊着。

        两个小护士从摔成一团的我们身上跳过去,继续穷追。

        小瑶姐一抹脸上的鹅绒,满脸的茫然,估计是被打傻了。

        我把女医生推到一边,爬起来跟着两个小护士一起追女病人。

        女病人冲出大门后光着脚跑在水泥路上,速度不减,口中激动地发出意味不明的语句。

        周围巡逻的人提着防爆叉跑了过来,开始试图包围女病人。

        但见女病人提着枕头,踏起了凌波微步,也不知道怎么办到的,居然突破了包围圈。

        我停下脚步,心中骇然,如果是我面对这么多拿着防暴钢叉的青壮年,肯定会被擒住。

        越来越多的巡逻人员以及医生护士赶到现场,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这才把女病人顺利擒下。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才知道武疯子有多可怕,如果从这里跑出去,外面的普通人可就遭殃了。

        小瑶姐已经缓过来了,扶着大门一脸敬仰地看着被四个人抬着往屋里送,还在奋力挣扎的女病人。

        看得出来,她虽然会些常人不能的东西,但就身体素质而言,和这女病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姑娘,真是不好意思,你没事吧,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早早就跑路的老张溜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小瑶姐摇了摇头,“问题不大。”

        我帮小瑶姐把粘在头发上的鹅绒摘下来,拉着她让开了大门。

        狗血的是女病人被抬着从我们身边经过的时候居然对着我和小瑶姐笑了,那开心的笑容让我们这两个无辜受害者欲哭无泪啊。

        之前摔在地上的医生连连和我们道歉,说这姑娘原来是一个舞蹈老师,后来被男朋友绿了这才疯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又是一字马又是凌波微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