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三江行

第四十五章 三江行

        我抱着小白快步跟上,出了大洞一看,外面哪里有什么竹林,到处都是雾蒙蒙的,只有一条羊场小道。

        跟着黄天林跑了一段路,我忽然感觉眼前一阵恍惚,接下来就是天旋地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土坑里,脑袋下面还压着一截黑了吧唧的木头。

        我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已经起了一个老大的包,强撑着站起来,感觉身体虚得要命,一点力气都没有。

        试着呼唤了一下小白和黄天林,确定他们都还在之后我松了口气,扒住土坑的边缘,卖力地往上爬。

        我正手蹬脚刨地发力呢,小瑶姐的大脸忽然出现在我眼前。

        她看起来有些狼狈,马尾辫已经散开,额头前散乱的碎发被汗水打湿,脸色也有些苍白,不过眼中却带着如释重负的喜悦。

        “完犊子玩意儿,这么明显的沟你都能摔进去,还能摔晕,真是废物。”小瑶姐一边拉我一边说道。

        我欲哭无泪,我也不想啊。

        ……

        刘大师被黄天林吸了个魂飞魄散,没人再来捣乱,黄仙庙很快就建成了,王老板的事情告一段落。

        为了表示感谢,王老板很是慷慨地给了小瑶姐一百万。

        卑微的我被这个数字惊呆了,很多人一辈子打工都未必能够赚到这么多钱,不过想一想多少次徘徊在生死之间我便释然了,这是卖命钱。

        小瑶姐分给了我二十万,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我还以为也就是个千八百的,谁知小瑶姐这么大方。

        小瑶姐说我虽然是块朽木,但是挺贴心的,值得培养。

        看着银行卡里面多出的二十万,我蒙叨叨的,忽然觉得这个行业也不错。

        我问小瑶姐周大师的灵魂没了,那身体会怎么样。

        小瑶姐说周大师这种情况和丢了魂儿不一样,七天后身体就会死亡。

        听到这里我心情有些沉重,自己算是间接杀了周大师,不过当时的情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小瑶姐告诉我,将我撞晕的那块黑色木头就是阵眼,是一块百年的槐木,槐木本身就聚阴,又被周大师用特殊的方式祭炼,已经成了法器。

        不过现在周大师挂了,这法器自然就是小瑶姐的了。

        听小瑶姐解释了一番我才知道,在那清风吸干净阴气后,又有好多周大师自己养的鬼冒了出来,小瑶姐被缠住,这才没能来救我。

        对于我们在聚阴阵中发生的事小瑶姐没做什么评价,因为小白提前交代过我,别把我那突然的变化说出去。

        虽然我不认为告诉小瑶姐有什么不妥,但小白毕竟是我的老婆,我只好把这件事埋在心里了。

        返程的路上,小白说我给她吃的东西有点难消化,她需要回山修行一段时间。

        我有些不舍,但也不好强留,于是小白离开了,只剩下黄天林跟着我。

        长途行车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但也要分和谁一起,小瑶姐就没让我感觉到一点无聊,一路上不停地数落我。

        这要是换成别人早就怀疑人生了,不过我这人脸皮厚,左耳进右耳出的,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路程走到一半的时候小瑶姐接了一个电话后改了方向,我问小瑶姐要去哪里,小瑶姐说去三江那边,又有生意了。

        我问能不能先回老家一趟,身上的衣服都要馊了,小瑶姐极度鄙视地说有钱了买新的不就得了,来来回回油钱都够用了,还不够耽误事儿的。

        我一想也对,当真是穷得太久太严重了,这思想怎么都转变不过来。

        三江这个地方我还是很了解的,那里的平原种出了数之不尽的水稻,不知道养育了多少人,可以说是我国最大的粮仓。

        种地是看天吃饭的,年头不好对于农民来说就是一场灾难,难不成有人找小瑶姐帮忙祈雨?我在心中恶意地猜测着。

        一路的高速让我们很快就到了地方,这里的城区和其他地方大不相同,十家店有八家是和农业有关的,农机具、劳保用品、五金商店……

        街边的马路牙子上坐着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这是戳大岗的。

        所谓戳大岗就是等活儿找自己,这些人有的是开插秧机的,有的是挑苗的,有的是补苗的,分工不同,价位也不同。

        三江这边不像我老家那儿,农户种地的规模都很大,一般自己忙不过来,都会雇人,有的电话联系,有时候干脆就来找戳大岗的。

        和工人确定长工短工,谈好价钱,直接五菱宏光拉到自己家大地里去。

        小瑶姐带我转了一圈,找到一家商店,把我们的一身行头都换了,至于换下来的衣服直接被小瑶姐强行扔了垃圾箱。

        搞定这些后小瑶姐又打了个电话,和那人加上微信,开了定位。

        出了城区我们才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有很多土路都是地图上没有的,而且很多时候手机都没有信号,导致地图不能及时更新。

        我和小瑶姐晃悠了好几个小时,最终迷路了,小瑶姐气得直骂,因为她的爱车已经糊了一层的泥巴。

        无奈之下,我们由找路改成了找信号,联系上雇主后,几经周折这才被雇主领回了他家的大地。

        在一望无际的稻田包围中,有木板和塑料布搭起来的几个破房子,大车小车一大堆。

        我们来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一女两男正在地里干活儿。

        从行为判断,那女的应该是老板娘,因为她主要负责指挥。

        这个季节还在干活的基本就是长工了,看看进出水什么的,因为插秧和补苗都已经结束了。

        那女人看到有两辆车回来,扔下两个长工顺着池埂子往回走。

        我和小瑶姐下车,雇主邀请我们进屋坐。

        我和小瑶姐跟在雇主身后,雇主一撩门帘子,也就是一块塑料布,大量的灰尘飘散在了空中,引的小瑶姐直皱眉。

        进屋一看,屋里只有一个锅台和一铺炕,中间用塑料布象征性地隔开。

        地上没有砖石,是被踩实诚的土,螺丝,镰刀头,扁担……各种各样的工具杂乱地分布在各个地方。

        整个屋子只有铺着炕席的炕算是干净点,小瑶姐坐到炕头,看向雇主。

        就在这时,老板娘进屋了,虽然风吹日晒让她的脸显得有些黑,但无法否认,她很漂亮,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那种漂亮,身材也不走样。

        “哎呀,真不好意是,咱们这边条件都是这样,委屈你们了,我给你们烧点开水。”老板娘显得很热情。

        雇主挠了挠头,脸上挂着农民专属的朴实笑容,“姑娘,您看咱们是怎么个看法,要不要八字啥的?”

        虽然雇主和老板娘看起来都很热情,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怎么说呢,感觉他们的笑容都有些假。

        小瑶姐摇了摇头,“不用八字,你有事就直接说。”

        雇主闻言有些发愣,脸上带着为难的神色,作为半个行里人,我当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一般大神给人看病瞧事,都是来者先报上八字,这也是对大神的一种考验,如果大神从八字中什么都看不出来,那事主肯定不会相信了。

        小瑶姐人精一样,怎么会想不通这个,白眼一翻,说道:“啥时候杀的人,怎么杀的,你都找我来了,还有啥不能说的。”

        雇主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与此同时,外边的厨房也传来了咣当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落。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卧槽!这看起来憨厚的家伙居然是个杀人犯!

        沉默,冗长的沉默,雇主脸上的表情一直都在变化,就好像唱戏一样。

        我后背已经完全被冷汗打湿了,心中琢磨着如果雇主杀人灭口应该咋办。

        如果单单对付他一个人,我还是有点把握的,虽然他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但我也不是吃素的。

        不过我身边还有个小瑶姐,如果老板娘喊来外面的两个长工,那我就没把握带着小瑶姐全身而退了。

        小瑶姐这货也不知道咋想的,翘着二郎腿,淡定地盯着雇主。

        约摸过了五分钟的时间,雇主终于开口了,“我不是故意的,当时只是想黑他点钱,没想到……”

        雇主姓张,我们姑且称呼他老张,老张的父亲就是三江本地人,有不少地,没读过啥书的老张自然而然地接手了祖产,并因为有些积蓄,娶到了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也就是老板娘。

        种地这是一门玄学,年底能打多少粮没人敢保证,虽然三江平原少有天灾,但少有不是没有。

        一旦遇到真正的天灾,地越多损失越大,直能赔得你哭爹喊娘。

        在几年前,这里遭遇了一场罕见的大灾,事实上因为地理位置原因,这里的水稻既不怕旱,也不怕涝,但那年下了雹子,比芸豆还大的雹子。

        稻苗哪里经得起这样大的雹子打砸,已经结穗的稻苗几乎全被砸断,而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重新播种了,可以预见,这几乎是颗粒无收的一年。

        老张和老板娘痛心疾首,心疼庄稼的同时起了歪心眼,把主意打到了他家长工的头上,毕竟长工一年的工资是非常可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