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深仇

第三十五章 深仇

        虽然外面没动静了,但是三个工人却不敢出去,谁知道是不是这些黄皮子设下的圈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三个工人都觉得度日如年,如果平时时间是一条长河,那如今就是一个漏斗,从奔腾不息变成了点滴涓流。

        幸好人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是没有睡意的,三个工人愣是瞪着眼睛守到了天亮。

        即使天亮了他们也没敢出去,直到听见外面有其他工人的声音传来。

        王老板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外面黄皮子的叫声让他彻夜难眠,再加上有三个工人出了事,虽然这事能够用钱摆平,但影响太过恶劣。

        他万万没想到情势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后再次恶化了,那个疯疯癫癫的工人死了。

        这个工人的死状和李三炮一样,尸体被挂在帐篷区不远处的一棵树上。

        王老板觉得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想办法解决,不然另外四个工人性命难保,其他的工人以及自己会不会受到牵连也是未知数。

        王老板是个脑子很活的人,很快就想到了办法,不过这却是一条毒计。

        他叫来几个工人,让这些人下山去购买所需要的东西。

        一上午的时间王老板几乎都在忙着处理李三炮和死去那个工人的事情,昏迷不醒的也被他安排人送下山救治。

        勘探工作有了进展,没想到这山沟中居然真的有矿脉,而且是连绵不绝极为密集的矿脉,如此一来王老板就更不愿意放弃这个地方了。

        三个工人在李三炮和另一个工友接连丧命之后已经肝胆俱裂,和王老板申请辞职。

        王老板拒绝了,他和三个工人说你们已经把黄皮子得罪死了,逃到哪里去也没用,还不如待在这里安全,并且他已经着手解决这件事了。

        三个工人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便答应留下来。

        正午时分,被王老板派下山的工人终于回来了,还带回来了几十只鸡,都是笨鸡,那叫一个肥。

        工人们欢呼雀跃,以为要改善伙食了,但是王老板却说这鸡不是给他们吃的。

        工人们闻言顿时议论纷纷,不吃难道养着?有了这些鸡不是更招黄皮子了?老板是咋想的?

        王老板也不解释,一下午的时间都在和那三个工人鼓捣这几十只鸡。

        时间转眼来到晚上,王老板把三个工人都叫到自己的帐篷里,今晚王老板也不打算睡觉了,成败在此一举。

        大概九十点钟的时候,外面又响起了黄皮子此起彼伏的叫声,伴随而来的还有那些鸡恐惧凄惨的打鸣声。

        可想而知,几十只鸡一定是遭了毒手。

        然而,王老板并没有心疼,嘴角反而浮现出了计谋得逞的笑容。

        大概二十多分钟后,外面没了动静,鸡叫声和黄皮子的叫声都消失了。

        王老板拿上手电,招呼三个工人出去看。

        三个工人都是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愿意出去。

        王老板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他们一顿,说十有八九是没事了。

        工人们这才壮着胆子跟着一起出去了,和王老板一起折腾了一下午的他们自然知道怎么回事。

        四个人来到单独存放鸡的帐篷门口一看,帐篷门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大洞,一看就是野兽干的,帐篷中到处都是飞舞的鸡毛。

        透过这些鸡毛能够看到,几十只鸡无一幸免,都被咬死了,而咬死它们的凶手也倒在了帐篷中,那是大大小小二十多只黄皮子,比较大的那几只都已经生出了许多白毛。

        最大的那只足有小牛犊子那么大,身上已经都是白毛了。

        这只黄皮子还没断气,怨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王老板四人。

        王老板心中一凛,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马德,都要没气了还敢吓唬人。

        心中愤怒,王老板带着三个工人提溜着棒子冲进帐篷,把那只大黄皮子打死了。

        搞定了一切后,王老板叫来所有的工人,把鸡尸和黄皮子的尸体都清到了外面。

        原来王老板和三个工人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在鸡身上下了毒,那些黄皮子为报复而来,怎么会放过这些鸡呢,只要它们咬了鸡就必死无疑。

        这个方法虽然有些狠毒,但无疑是有效的,工人们都对王老板赞不绝口。

        王老板松了口气,这件事总算是解决了。

        由于鸡肉有毒,没办法吃,所以都扔了,至于黄皮子的尸体,都被王老板指挥着工人们扒皮之后挂到了远处的树上。

        这些黄皮子让王老板损失了不少钱,王老板自然不会厚葬它们。

        在这一晚之后三天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怪事发生,山沟也被清理了出来,大型机械运送到位,一个新矿点已经初具雏形。

        可就在第三天晚上,怪事开始接连发生,让以为事情已经解决的王老板感受到了更深的恐惧。

        最开始是挂在树上已经被扒了皮的黄皮子尸体全部消失,但工人们都说自己没动过。

        继而矿里的机械接二连三地发生故障,工人们多有受伤,还残废了好几个。

        后来每到夜里,满山都是黄皮子的叫声,吓得没有一个工人敢在夜里出门,而且山下传来消息,昏迷不醒的那个工人已经死了,他是倒吊而死的。

        最后王老板做了个梦,梦见了一堆黄皮子,其中就包括被他毒死的那些,王老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认出来的,但他可以确定没看错,这些黄皮子都变成了人形,向他索命。

        从那天开始,王老板每天都会做噩梦,噩梦中尽是这些黄皮子,矿上的生意也越来越不顺,工人们受伤的越来越多。

        王老板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这才开始找懂这些的人帮忙。

        听了王老板的讲述,我一个头两个大,这事怎么管?这分明是厕所里打手电,找屎(死)啊!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小瑶姐,她的脸色已经冷得快上霜了,我能够理解她的想法,因为她是出马仙,所供奉的仙家中就包括黄仙。

        寄身于我耳朵中的黄天林和胡小白在王老板讲到李三炮吃小黄皮子的时候就炸毛了,骂声没停过,好在只有我能听见。

        听到王老板下毒毒死那么多黄皮子,还剥皮挂尸的时候,要不是我一再劝阻,黄天林已经出来收拾王老板了。

        坐在我对面的周大师脸色也很不好看,估计这件事他也知道得不是很详细。

        “千百年来碗里羹,怨声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且听屠门夜半声,食肉杀生本就造孽,何况是残忍杀害而又生食幼崽,后来你又杀了那么多修行有成的黄仙,这仇结得太深,恕我无能为力。”小瑶姐说道,直接站了起来,招呼我离开。

        王老板惊愕地看着我们,似乎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我对小瑶姐作出这个决定一点也不意外,换做我是她肯定也是同一个选择。

        就在我们将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王老板叫住了我们,“请留步。”

        小瑶姐冷着脸停下了,但是却没有回头。

        “田大师,我知道这事自己做得不对,无论是修桥还是建庙,我愿意补偿,可是其他的工人是无辜的啊,这样下去还得出多少人命?你们修行之人不是讲究积德行善吗?怎么能见死不救?”王老板的声音中有着一丝后悔与恳求。

        小瑶姐脸皮抽动了几下,眼中流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我也是动摇了,虽然王老板做了生孩子没**的事,但是他刚才的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这件事如果继续发展下去,那些工人肯定都会和黄仙结仇,黄仙找他们的麻烦,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啊,肯定要反抗,如此一来事情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演变成一群人与黄仙不死不休的局面。

        小瑶姐比我聪明,她自然也能够想通其中的问题,犹豫了很久,最终转过身来。

        我叹了口气,也跟着转身,看来这是走不了了,当然,我也很好奇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小瑶姐要怎么去帮忙解决。

        “这个妹子不该帮他的,反正如果我是她的堂仙,肯定不会同意自己的弟马去管这种事。”小白的声音在我耳中响起。

        “我觉得这是积德的事情,各有各的看法吧。”我在心中说道。

        “哼!就算解决了又如何,他们这些人估摸着已经登上我们黄家的黑名单了。”黄天林的语气依旧很不好。

        “这黑名单是搞什么的?”我打了个寒颤,问黄天林。

        黄天林没有回答我,不过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不是什么好事。

        黄家是所有仙家中报复心最强的,这是小瑶姐说的,上了他们的黑名单后果难料啊。

        “田大师,只要你能帮我解决这件事,多少钱都行!”王老板看到小瑶姐回头了,分外激动,直接站了起来。

        “我不是看在钱的份上,只是不想看到更多的人死于非命,你好自为之吧。”小瑶姐根本就没给王老板好脸色。

        我看了一眼周大师,这货低着头,看不清脸色,也不知道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