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索命

第三十四章 索命

        发现衣角和血迹的工人被这么一吓,酒醒了一半,扯着嗓子招呼几个工友过来看。

        几个工人凑过来一看,还真是李三炮的衣服,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都打了个寒颤。

        原来其他工人都穿的迷彩服,李三炮为了凸显自己的领导身份穿的是蓝色的工作服,这才被一眼认了出来。

        如果周围没有那些血迹,还可以认为是之前干活时刮掉的,可是结合这血迹,所有人都有了不祥的预感。

        几人顺着血迹延伸的方向找了过去,不想这血迹居然一直延伸到了树毛子里面,树毛子上的尖刺把几人刮得都受了伤。

        越是向前越是心惊,因为他们沿途发现了李三炮的衣服裤子,上面都是血迹。

        “黑瞎子吃人扒衣服吗?”有一个工人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他们有些不敢往前走了,天知道前面会有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一个工人忽然大叫了一声。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前方树毛子中隐约有一张脸,仔细一看,居然是李三炮!

        终于是找到了,工人们大喜过望,再找不到他们也不敢往前走了。

        有了目标,他们加快速度,向着那张脸靠近,一边走一边喊着李三炮。

        可越是靠近他们心里越是没底,因为李三炮根本就不吱声,而且怎么看那张脸都有些不对,怎么那么瘪呢?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终于有一个眼尖的工人发现了问题,李三炮的脸上居然没有眼珠子!

        再近一些看,这哪里是李三炮啊,这是一张人皮,人皮不知道是怎么被剥下来的,居然一点缺口都没有。

        这张皮被挂在了树毛子上,随风飘荡,只有被挂住的头部不动,这才被他们看到了。

        几个工人都愣在了原地,吓蒙了,酒意伴随着冷汗排出体外,一个胆子小的只坚持了几秒钟就倒在了地上,口中有绿色的液体流出,苦胆都被吓破了。

        工人们明白这肯定不是人做的,这深山老林的哪里有什么人,而且人能如此完整地剥下人皮吗?再一个,李三炮膀大腰圆的,想制服他可不是容易事。

        可如果不是人的话又会是什么呢?所有人都不敢想下去了。

        他们有心逃走,但是双腿都在哆嗦,而且又有一个晕倒的,也不能就丢在这里啊。

        没人敢靠近那随风摇摆的人皮,几个工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约摸着僵持了能有十分钟,就在这几人快要崩溃时,前面的树毛子中传出响动。

        已经如同惊弓之鸟的几人再次受到了惊吓,但人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是会愤怒的,其中一个工人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管他是什么东西,咱们好几个人怕啥,就算是黑瞎子也能捂着一阵。”

        其他几个工人仅存的勇气都被他调动了起来,一起往声音传来的方向钻去。

        剥开密密麻麻的树毛子,几人来到了一处很小的空地,空地中央有一颗已经发黑的歪脖子枯树,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树。

        在暗沉的月光照射下,工人们看到了让他们肝胆俱裂的一幕。

        一个红彤彤的东西被挂在歪脖子树上,下面还拖拉着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

        仔细一看,这居然是一个人,挂住他的正是他自己的舌头,他的舌头从口中伸出,先是在脖子上绕了一圈,继而缠在了树上。

        此人肚破肠流,分不清是什么脏器,都从腹部耷拉出来在那里晃来晃去,带动着他的身体也在摇晃。

        这人死不瞑目,眼珠上布满了血丝,几乎要夺眶而出,让人能够轻易分辨出他临死前经历了怎样的恐惧与痛苦。

        至于这人为什么红彤彤的,因为他身上已经一寸皮肤都没有了!

        虽然这人已经有些看不出本来面目,但工人们还是认出了他,这正是李三炮!

        即使没了脸皮,但面部棱角是不会变化的,相处了这么久,只要有心怎么会认不出来?

        李三炮死了,死得如此惨烈,这个死法让工人们想起了他们吃掉的小黄皮子。

        人的联想能力是很强的,尤其是在这种受到强烈惊吓的时候。

        难不成这是黄皮子的报复?想到这里,一个工人直接崩溃了,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一伙人跑出来这么久还不回去,其他人自然不能放心,王老板终于是带着一众工人顺着手电光找过来了。

        王老板的脸色非常难看,因为走在他身边的工人手中正捧着李三炮的人皮。

        看到李三炮面目全非的尸体后,王老板吓得脸都白了,全身控制不住地哆嗦。

        土生土长在最北方,从小听着大山中神异的故事长大,再想起白天李三炮吃黄皮子的场景,王老板推测出了很多种李三炮的死因,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黄皮子的报复。

        可他是老板,谁乱了他都不能乱,要不这深山老林的,要是有工人受惊了到处乱跑这还了得?死了一个李三炮已经够他麻烦的了,路上还捡到一个昏过去的,他不能再让事情恶化下去了。

        王老板强装镇定地指挥着工人们把李三炮从树上取了下来,把他伸出来老长的舌头塞回口中,又把肠子和其他内脏胡乱填回腹部,同那张人皮一起装到了麻袋里。

        为了安抚人心,王老板说李三炮是遇到黑瞎子了,可是王老板话音刚落,周围就响起此起彼伏的动物叫声,正是黄皮子的声音,有眼尖的工人还看到有几个黄皮子在附近窜了过去。

        王老板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想了,安抚了一下一众工人,王老板带着工人们抬着已经死了的李三炮,还有昏倒的那个以及一直哭唧尿嚎的那个回了帐篷。

        其实李三炮和五个工人吃黄皮子刺身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因为之前耍钱的时候他们把这事当光荣历史讲了,因此一路上所有的工人都在议论纷纷,还清醒着的吃了小黄皮子的那三个工人都被吓得面如土色。

        回到帐篷区,安抚工人们各自休息后,王老板找来了三个还清醒着的工人,和他们说你们这群王八犊子什么都吃,这回好了,一死一疯一傻。

        三个工人都吓坏了,求王老板救命,可王老板虽然有钱,但也是个凡人啊。

        不过王老板能够干成这么大的事业终究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他脑子活啊,他给这三个工人出了个主意,让他们晚上别都睡觉,轮流守夜,这样黄皮子就算来了也不好下手。

        至于这件事怎么解决,只能明天天亮了再想办法,三个人出了事,王老板也是焦头烂额。

        三个工人采纳了王老板的意见,回到帐篷中就瞪着眼睛盯着帐篷门。

        屋子里空了一张床,因为李三炮死了,尸体暂时被放在帐篷区不远的地方,明天才能送下山,吓晕的那哥们依旧不省人事,嚎啕大哭的那个还在哭。

        出了这样的事,帐篷中又是这个情况,三个工人哪里还敢睡觉啊,都是眼巴巴地盯着帐篷门。

        好在折腾了半宿,此时已经将近一点了,再过几个小时就能亮天,他们觉得亮天就能安全,所以都咬牙坚持着。

        大概一点十五左右,帐篷外面传来了尖锐的动物叫声,好像松鼠一样,而且三个工人从这声音中听到了深深的怨毒与憎恨。

        他们已经知道是黄皮子寻仇来了,可谁也不敢出去,李三炮都死得那么惨了,谁会给自己找不自在?

        外面的黄皮子似乎知道里面的人打算赖着不出来了,换了一种叫法,那叫声似有勾魂夺魄的作用,让三个工人一阵阵的精神恍惚。

        三个工人情知出去就是死路一条,实在挺不住了就咬自己的舌头。

        可是他们清醒着的还好说,旁边还有一个疯癫的呢。

        那个一直在哭的工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不哭了,脸上换上了一副傻笑的表情,一步一步地向着门口走去,他的动作很奇怪,就好像提线木偶一般。

        三个工人虽然都吓傻了,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工友死在眼前啊,于是互相商量了一下之后一起冲了上去,七手八脚地拉扯那个疯了的工人。

        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那疯子虽然动作缓慢,但是力气却大得惊人,三个人拉他一个都拉不住,反而被他带着向帐篷门靠近。

        眼看着帐篷门越来越近,三个工人感觉自己正在靠近死亡的红线,他们陆续放开了手,有道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他们觉得自己也尽力了,实在救不下来就只能放弃了。

        疯子慢悠悠地走出了帐篷门,三个工人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了,不过黄皮子的叫声却更加响亮了,好似在奸诈的笑,又好像是在愤怒地咆哮。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外面响起了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

        其实那天晚上几乎没人睡着,黄皮子一直叫唤,谁能睡着啊,这声尖叫自然也被人听到了,可是没有一个人出去看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下管闲事的都是傻子。

        尖叫声响起没多久,外面渐渐没了动静,似乎那些黄皮子已经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