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吃孽

第三十三章 吃孽

        事实上我这也是在影射王老板,我就不信没有他的授意周大师敢这么起刺。

        然而王老板被我刚刚的一番话镇住了,虽然脸色有些不好,但是却不好发作。

        “不好意思周大师,我这个弟弟年少轻狂,不会说话,您绝对不是狗眼看人低。”小瑶姐佯装发怒,又对着周大师一通连消带打。

        周大师气得眼睛都红了,但碍于王老板还在这儿,不能直接发作,在那里憋得直喘粗气。

        王老板终于看不下去这场闹剧了,给周大师使了个眼色,而后转头看向小瑶姐,“田大师,不知道您有何高见?”

        恰逢这个时候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小瑶姐笑了笑,说道:“事出必有因,医者讲究望闻问切,刚刚我弟弟已经看出了王老板遇到的问题源自招惹野仙,不知道王老板能不能详细说一说事情的起因,我知道病因才好对症下药啊。”

        王老板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这才开始讲述,我待着无聊,再加上早已经饥肠辘辘,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王老板是开煤矿的,可是矿脉这东西毕竟有限,一个点采完了就要换另一个,事情就发生在寻找新矿点的时候。

        矿脉多在深山老林之中,虽然如今野生动物日益减少,但在这最北方人迹罕至的山脉中还是很多的。

        先是经历了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风暴,又被现代化工业发展所波及,能够让野仙容身,可以安心修行的地方已经很少了,所以多数未脱去毛甲真身的野仙都躲进了深山老林之中,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成了他们的乐土。

        可能有人会问,那为什么抓弟马立堂口的仙家这么多呢?其实这些仙家多数都是以灵魂或是元神出现在人面前,排除身具剧毒的柳家,其他仙家的真身都不在人类畏惧之列,如果以真身出现,搞不好就会为人所杀。

        那时王老板随同勘探工人一同进了大山,寻找矿脉。

        找矿脉这种事情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但王老板财大气粗啊,干脆开始了拉网式寻找。

        一天晚上王老板一伙人带着空压机等设备来到了一个山沟沟,要说这里的地势是真好,四周山势平坦,山沟中虽然密布着树毛子和塔头,但是却不怎么积水。

        王老板一眼便相中了这块地方,让工人们清理树毛子,然后探一探下面到底有没有矿脉。

        工人们得了指示,在工头李三炮的带领下挥着镰刀快斧就收拾起了树毛子。

        李三炮是个浑人,大名叫什么少有人知道,他这人从小脾气就特,属于那种招猫逗狗型的,路边趴着一条癞皮狗,他路过都要上去捂着捂着。

        要说能成事的人都有一些别人没有的特质,李三炮就具备了这种特质,于是在还是人工采矿的年代,他带着自己的狐朋狗友去王老板手底下铲煤,被王老板赏识提拔,成了一个小头头。

        李三炮和几个手底下的工人一边讲着荤段子一边收拾树毛子,一个工人忽然惊呼了一声,把讲得正来劲儿的李三炮吓了一跳。

        “你小子瞎叫唤什么,看到鬼了?”李三炮没好气地吆喝了一声。

        要说李三炮也是真没顾忌,大晚上在这种地方怎么能提鬼呢?他这话音刚落就有阴风阵阵。

        “头,你看这是什么?”发出声音的那个工人叫李三炮来看。

        李三炮骂骂咧咧地凑了过去,一看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在几个塔头的夹缝中居然堆着一蓬荒草,荒草上还趴着七个小黄皮子。

        这些小黄皮子一看就是没生出来多久,毛还没长齐,滴流圆的小眼珠子看着李三炮等人,吓得瑟瑟发抖。

        “真特么晦气,要是兔子还能改善改善伙食,居然特娘的是几个小黄皮子。”李三炮回过神来骂了一声。

        北方人有不怕邪性捕杀黄皮子的,但多数是为了皮毛,而不是用来吃肉,黄皮子身上的毛可以用来制作毛笔,人们称之为狼毫,其皮的保暖性也堪称上佳。

        我小时候就见过村西头的一个老头套到了黄皮子,剥皮之后将其尸体挂在了小树上,黄皮子没了皮毛之后就像腊肠一样,根本就没啥肉。

        这只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黄皮子体内有臭腺,遇到危险就会喷出臭气,这臭气具有致幻的作用,如果食用黄皮子的肉,自然也会吃下臭腺,后果难料,除非是身体素质极强,且脑子不太灵光的人,否则谁会去尝试这种事情。

        可偏偏有一个工人激了一下李三炮,他说谁也没吃过,说不定这东西好吃呢,这几天在山上,天天泡大碗面,肚子里都淡出鸟来了,咋的,头你不敢吃?

        这一句话可说坏了,李三炮当时就火了,给了那小子一脚,“特么的,还有我李三炮不敢吃的东西,都说啥玩意都是越小肉越嫩,今天老子给你们来个黄皮子刺身。”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血腥了,毛都没长齐的小黄皮子怎么可能在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手下逃生呢,尽数被生擒。

        这些小黄皮子也就人的巴掌大小,在被捉的时候受惊过度,也喷出了一些毒气,但是因为体型原因,根本就不当事,被几个工人用手一扇就散在了空气中。

        擒住了小黄皮子,李三炮一个接着一个的用手捏死,那些小黄皮子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肠子都被捏出来了。

        鲜血和惨叫声让李三炮更加激动了,将捏出来的的肠子扯断,用小刀剥去皮毛,蘸着大酱就实操了自己说的刺身吃法。

        其他几个工人都被这一连串的血腥场景惊呆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正在撕扯咀嚼生肉的李三炮。

        王老板老远就看到这几个家伙半天不干活,就过来看,一看到这一幕把李三炮一顿臭骂。

        李三炮何人啊,根本就没在乎老板说的那些东西,在那吃得起劲儿。

        王老板看说不听他,也不生那闲气,回到山头搭好的帐篷躺着去了。

        李三炮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口味重,生吃了一个小黄皮子后又开始吃第二个,还直说好吃。

        其他几个工人都没吃过这东西,更别说尝试这种重口味吃法了,看李三炮吃得这么起劲儿,就问是不是真好吃。

        李三炮吃得满嘴血,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好吃。

        几个工人知道李三炮不能骗他们,如果不好吃李三炮也不能吃第二个,而且还这么一副生怕别人和他抢的架势。

        于是,几人把剩下的小黄皮子分吧分吧一人一个,蘸着大酱吃了。

        等他们吃完,地上只剩内脏骨头和皮毛。

        李三炮舔了舔嘴唇上的血,意犹未尽地说没想到小黄皮子这么好吃,以后得多整点。

        几个工人纷纷表示赞同,都说好吃。

        天色越来越晚了,也不能再干活,几人在李三炮的带领下回到山头的工人帐篷。

        到了饭点,依旧是泡大碗面,几人都吃不下去了,觉得手里的大碗面像屎一样难吃。

        天气炎热难以入睡,几人就喝着小烧在帐篷里开起了拖拉机。

        这是东北的一种玩法,类似于炸金花,输赢很大,不过这几个工人都是万八千一个月,李三炮这个头头更是按年薪算的,根本就不在乎。

        酒越喝越多,钱越耍越冲,一伙人来了状态,在帐篷里吆五喝六的,很快把其他人也吸引了过来。

        玩着玩着李三炮出去放水,他今天运气特别好,赢了好几万,可谓是春风得意。

        然而,李三炮这一去就是一个多小时,终于一个不喝酒的工人发现了问题,说头是不是让鬼娘们迷住了,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

        众人哄笑,但是担心出事,都跑出去看。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只要不抬头,遍地是茅楼,何况还是在大山里,放个水也就是在帐篷边上呗,山里蚊子厚,又是晚上,谁闲得没事跑出去老远?

        可是一伙人把几个帐篷旁边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李三炮,心中慌神的同时他们扩大了寻找范围。

        要知道这里的深山老林可不光有小动物,还有黑瞎子。

        黑瞎子的战斗力可不是说笑的,那大巴掌拍下来就是肚破肠流的结局。

        早些年间这边的人靠山吃山时不知道被黑瞎子弄死了多少,死相都是极其惨烈。

        不知道是虫子还是动物的叫声在周围回荡,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工人们都有着毛毛愣愣的。

        和李三炮比较要好的几个工人都没少喝,此时酒劲上头,被潮热的夜风一吹就更迷糊了,成帮结伙地走出了二里多地。

        周围的环境渐渐开始变得眼熟,他们这才发现居然来到了之前砍树毛子的山沟里。

        比人还高的树毛子在手电光照射下影影绰绰的,其中有着不少绿油油的光团,好使鬼火,飘来荡去。

        所有人都以为是自己喝多了眼花,也没在乎,就在这里转悠起来,很快,一个工人因为脚下不稳摔了个大马趴,恰好发现一块挂在树毛子上的衣角,正是李三炮的,周围还有稀稀拉拉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