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出道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撬行

第三十二章 撬行

        小瑶姐自然是注意到了我的表情,骄傲地挑起了下巴,“你以为当大神坐那摇头晃脑就行了?那不是大神,那是精神病,咱们这一行的名声都被这些人给败坏了。”

        对于小瑶姐的说法我深表赞同,我就遇到过骗人的大神,那个被吓尿的刘大师就是此中翘楚。

        “唉~抹角之年,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人们之间彼此的信任荡然无存,而就在这个时候先生不如狗,大神满地走,先生学了一点阴阳五行的皮毛就敢给人算卦,大神出了堂子就敢给人看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咱们这一行的名声是越来越臭了。”

        小瑶姐对如今的形势做出了严正的批判,并表达了自己深深的不满。

        我在一边搭不上话,对于我一个还没有入行的小白来说,这些事还轮不到我来批判。

        “将来你可别乱攀缘,该管的管,不该管的就当没看见,积累功德固然是好事,但要是整炸约了对你的修行和名声都不好。”小瑶姐对我叮嘱道。

        “我时时需要小瑶姐的督促。”我拍了一记马屁。

        “可别的,我只是你的领路人,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可能以后你还会遇到其他师傅,也可能你要一个人摸索下去,这都不一定,记住永远不要依赖别人。”小瑶姐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点了点头,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的道理我怎么会不懂呢。

        一路上小瑶姐再没和我讲过有关玄学的知识,而是传授了我一些做人的道理,什么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三人行必有我师……

        我越发对小瑶姐刮目相看了,她这个初中没上完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所积累下的经验,完全不是我这个刚出校门的小白能比的。

        我们是第二天上午到达目的地的,这一路上我可谓大饱眼福,不是因为与美女同行,而是看到了祖国的大好河山。

        小瑶姐的心情也很好,完全没有开长途车的疲惫,当然,我觉得这和我们前一天晚上在服务区休息了一晚有关。

        作为祖国的最北边,这里虽然已经被升级成了市,但实际就是一个小县城,而且还没我老家地方大,站在这边就能望到那边。

        不过这里西南北三年环山,东边有一条大河,依山傍水,路边有很多摆摊卖蓝莓和蒲扇一般大的灵芝的,可谓是物华天宝,再配上大街上的漂亮妹子,也当得起人杰地灵。

        相信如果不是客户来接我们,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小瑶姐肯定要好好地逛一逛。

        雇主是一个光头锃亮,略显富态的中年人,一身休闲装完全掩盖不住那种有钱人的夺人气势。

        他一看到我们两个都这么年轻,眼中闪过了一丝怀疑,被我清晰地捕捉到了,也不知道小瑶姐看没看见。

        “哟!您就是田师傅吧。”那人热情地上来和小瑶姐握手。

        “王老板您好。”小瑶姐脸上挂着笑容。

        我见他和小瑶姐握完了手,便也伸出了手,没想到人家压根没鸟我,我只好尴尬地收了回来。

        “带了个徒弟。”田诗瑶自然看到了这一幕,抛给我一个歉意的眼神。

        王老板瞟了我一眼,很不诚实地说了一句年轻有为,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影射小瑶姐太年轻。

        娘的!不就是有两个臭钱吗?你再有钱还不是得向我们这些人求助?

        被鄙视了的我仇富心理爆发了,不过这些话我没说出来,要不我们估计立刻就可以返程了。

        王老板是开车来的,然而我们也有车,于是他开车在前面引路,我和小瑶姐跟在后面。

        “小瑶姐,这个胖子有点看不起人啊。”我对小瑶姐说道。

        “正常,看来这单买卖不好做啊,我也是别人给介绍的,这个王老板是开煤矿的,老有钱了。”小瑶姐说道。

        “他说没说找你来看什么事?”我问道。

        小瑶姐摇了摇头,“这也是考我本事呢,一会儿我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估计咱们下午就要回家了。”

        “那小瑶姐你看出什么了吗?”我问道。

        虽然我巴不得现在就回去,我可不愿意帮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不过这是小瑶姐的生意,我也不敢乱来。

        “没有,我相术不太精,也没请老仙上身看。”小瑶姐摇了摇头。

        我暗暗琢磨起来,像王老板那种身份的人能找大神,那肯定是碰到极其邪性的事了。

        “五一,那个王老板头上乌云盖顶,是惹到野仙了,如果不是他这人命里的贵气还没用尽,估计已经到酆都城报道去了,不过就算如此,他最近也肯定是寝食不安,噩梦缠身。”黄天林的声音在我耳中响起。

        “嗯,跟我没啥关系。”我说道。

        “你说啥呢!咋就和你没关系了?”小瑶姐给了我一个脑瓜崩。

        “不是不是,我和我报马说话呢。”我很是无辜地说道。

        “卧槽,大哥你脑抽吧,你在心里和我们沟通就行,不用说出来的。”黄天林都惊了。

        “小白,小白,能听到我说话吗?”我在心中喊道。

        “滚~”小白嫌弃的声音在我耳中响起。

        小瑶姐也是给了我一个白眼,“你是想变成大街上那些自言自语的精神病吗?”

        ……

        王老板的车停在了一家一眼看过去就很高档的饭店门口,我和小瑶姐也停好车走了下来。

        “请!”王老板让了一下我们,随后自己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靠!我在心中骂了一声,一边的小瑶姐也是皱了皱眉。

        一路上遇到的服务员都热情地和王老板打着招呼,我这一看他是常来啊。

        我们一路走进了一个包厢,让我没想到的是包厢中居然还有一个人,而且是我们的同行。

        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这货穿着一身居士服,还挎着一个画着阴阳鱼的布包,这我要是再看不出来就是智力问题了。

        此人是个男的,尖嘴猴腮,看起来三十多岁,留着山羊胡。

        不得不承认,和风尘仆仆,还背着逗比的皮卡丘书包的小瑶姐一比,他更像是一个高人。

        小瑶姐看到这人后脸色变得很难看,我完全能够理解她的心情,王老板这是摆明了不相信她,这才请了两个人。

        那个山羊胡中年人看到我们后也是脸色一变,不过他却是变成了一副不屑的表情,估计是早就知道王老板找了别人,一看到我们这么年轻便看不起人。

        “这位是田诗瑶田大师。”王老板为山羊胡中年人介绍了一下小瑶姐,至于我直接被无视了。

        “您好。”小瑶姐伸出了手,脸上露出我都觉得很假的笑容。

        “这位是周宝周大师。”王老板又为小瑶姐介绍了一下山羊胡中年人。

        不想这个周大师根本就没和小瑶姐握手,只是点了点头。

        小瑶姐冷哼了一声,也不装友好了,面子是相互给的,这人目中无人,再把他当回事就成傻叉了。

        王老板干笑两声,“各位坐,坐。”

        王老板坐在主位上,我挨着小瑶姐,那个周大师坐在对面。

        小瑶姐和那个周大师都没给对方好脸色,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非常明显了。

        “田大师,这位周大师是鄙**子请来的,我知道的时候您已经在路上了,真是不好意思啊。”王老板找了一个我都不相信的借口。

        小瑶姐很飒地摆了摆手,“无妨,王老板是事主,请谁都可以,天下医生千千万,能看好病的才是好医生。”

        “说得好!”周大师拍着巴掌,“这位小田大师,不知你是否看出王老板遇到什么麻烦了?”

        好好的田大师被他加了一个小字,谁都知道他是故意的,而且这个问题由他问出来很不合适,可王老板却没有表示,而是看向了小瑶姐。

        卧槽!这是合伙给小瑶姐下马威啊!

        我能够看到小瑶姐的眼角都颤抖了一下,估计是气得够呛。

        至此我终于忍不住了,“区区这种小事就不用我姐出马了,王老板,你头上乌云盖顶,已经大难临头,不知道你是不是最近寝食不安啊?”我说着看向了王老板。

        所有人都没料到我会突然说话,包括小瑶姐,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不过既然我已经开口了,她也不能拆台啊,只好静观其变了。

        王老板被我不算客气的说辞搞得眉头皱起,不过却没有翻脸。

        周大师有些吃惊地看着我,我冷笑,继续说道:“要不是王老板你祖上有福德庇佑,再加上你八字占得好,命里贵气足,恐怕已经有性命之忧,不过王老板觉得凭借自己的贵气能抗住那些野仙多久呢?”

        “小伙子你会不会说话?”周大师跳了起来。

        王老板对着周大师摆了摆手,看向我和小瑶姐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

        “既然如此,小师傅你可有什么建议?”王老板脸上不见喜怒。

        “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白人怎么会知道呢,这得问我姐,我就是看不惯某些人眼高于顶,这才口不择言,还望王老板见谅。”我说着对周大师一挑眉。

        正在摸自己山羊胡的周大师手一哆嗦,拔掉了自己好几根胡子,愤怒地瞪着我。